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是四月一日,西方的愚人节。上午十点整,东城区按市里的要求,召开全区干部大会。

    因为有市委领导要来参加大会,马建国志高气扬地领着区里领导在大礼堂门口等候,马卫东扫一眼马建国,嘴角玩味地翘起,脸上却是遮掩不住的喜气。

    快十点时,市里的车队来了,一溜就是四辆车停在大礼堂门口。打头的车门打开,李国良率先走了下来。

    等第二辆车里的领导都下了车,马建国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市纪委刘书记都来了,组织部也来了一个副部长,这么大的阵势?

    咦!李晓也从第三辆车里下来,和一个年轻的人说笑着走到市里领导身后。

    马建国心中一惊,忙笑着上前准备握手,李国良冷着脸大手一挥,制止了马建国的热情。

    “俗礼就免了,这次市里领导来的多,你们难免准备不足,我在这等五分钟,马上去重新安排主席台。李晓和龚鹏同志在主席台也要有座位,会议由马卫东同志主持。”

    马建国心里感觉很不好,李国良的吩咐也不敢违逆,强装着笑脸安排人去准备主席台。

    大礼堂里的大小领导有五百多人,听到外面小车一阵乱响,大家立即停止了交头接耳,眼盯着门口。却是两个区委办的人先跑了进来,在主席台上一阵忙乱,原来只有一排的桌子,被加成两排,领导铭牌也重新调了位置,第一排两边边的位置却空着。

    在台下第一排就坐的都是乡镇和各街道办的一把手,都是很敏感的人,不由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情况?

    不等大家想明白,马卫东先走了进来,来到旁边的发言席,拍了拍话筒:“现在,请大家热烈鼓掌欢迎市里领导参加大会。”

    在整齐热烈地掌声中,马建国陪着李国良和刘书记,一群领导鱼贯而入,走向主席台就坐。

    看着市里平时不多见的大员严肃地坐下,大礼堂内的掌声自动熄了,会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看到主席台第一排两侧,李晓和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平静地端坐着,台下的人心中八卦之心大起,凝声盯着,都预感到区里有大事要发生。

    马卫东回坐在第一排主持会议,简单介绍了参会的两位重量级领导,然后请纪委刘书记宣布决定。

    刘书记威严地往下扫了一眼,打开手里的文件不看,却是临场发言:“经市纪委调查,东城区区长助理李晓同志的违纪问题,是子无虚有。我代表市纪委宣布,李晓同志是清白的。”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贾为民是那一位啊?”

    正在台下就坐的贾大秘差点吓死,颤抖着站起来。刘书记手指向他:“就是你啊?好大的胆子,你诬告李晓并串通纪委的堂兄贾为国,花钱作假证,现在,你被纪委‘双指’了,带下去!”

    真是太意外了,台下吃瓜群众都盯着贾为民。昔日鼻孔朝天的贾大秘此时跌坐在椅子上,哀求的眼神看向马建国。

    马建国脸色苍白,低下头躲避台下着贾为民的目光。很快大门口进来三个人,把贾为民搀扶了出去。

    经过这么喜剧化的一幕,会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不知刘书记的手会不会指向自己。还好,刘书记对马卫东点点头结束了讲话。

    接着组织部副部长推了推眼镜,打开了文件。大家的心猛地抽紧了,这是要宣布人事了,臆想着会不会有大奖砸中自己。可惜,在慢条斯理的声音中,区纪委书记和政府的一位常委被免去本职,另有任用。

    终于戏肉来了,念完免职的人,新任职的幸运儿名字也传入大家耳中。

    “龚鹏同志任东城区区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

    “李晓同志任区委委员、常委、副区长。副区长职务报区人大批准,分管工业、文化教育、招商引资、城乡建设、联系公安、环境保护等工作。”

    这太意外了!吃瓜群众的小心脏砰砰乱跳,被纪委打落尘埃的李助理,毫发无损不说还来了个神转折,成了常委副区长,具体的分工都由市里决定了。

    会场的大小领导都震惊了,看参会的市领导,都是重量级的大佬,为李晓站台的意思明白无疑。

    原本以为大戏过去了,李副书记来段总结讲话,会议就结束了。李国良讲了一会儿,对李晓在下梁镇的工作大加赞扬,临了话锋一转,轻飘飘来了一句,一个大炸弹丢了出来。

    “最后,我代表市委宣布:马建国同志自即日起去省校学习,由马卫东同志主持东城区委、区政府全面工作。”

    马建国立马懵圈了,我......被学习了!

    全区干部大会议很快就结束了,马建国强撑着送走市里领导,黑着脸就回家了。大院里的议论立即被引爆了,李晓的大名很快传了出去。

    外界的议论已不是李晓所关注的,送走市里领导,李晓进了马区长办公室,两人互相道了喜。然后,两人又闭门商量了一些事情,李晓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几天没能进办公室,里面倒很干净,显然是有人每天打扫。李晓在大班椅上坐下,点上烟,低头细细思索起来。

    李晓随手端起茶杯,才发现李雅萍不知什么时候坐在沙发上,出神的看着他,“什么时候来的?”

    雅萍翻了个白眼:“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人家都坐了好一会儿了。”

    “我在想怎么感谢一下李书记,呵呵,你这保密工作可做的可真到位,瞒了我八年啊。”

    要不是为了你,我还想瞒着呢,“你就别哄人了,你想怎么谢?我还不知道你了,除了给周老送过土特产,你什么时候给领导送过礼?”

    李晓尴尬地双手一摊:“哥不是没有钱么。”

    李雅萍撇撇嘴:“当了领导,是不是该通知一下朋友,请一次客总要有吧?”

    李晓拿出手机,关了静音模式,看到未接电话就有许多,还有几十条信息,都是恭喜的内容,“我这今天才任命,请客是不是会造成不良影响?”

    “找个私密的地方就行,你进了次纪委,大家可都担心了几天,应该让大家高兴一下。”

    李晓想了想,才说道:“那就今天晚上,地点放在南厂我父母的家里,人不要多,就几个亲密朋友吧。”

    “厂区家里也不安全,还是另找地方。”

    李晓顿了顿,微微一笑:“那好,晚上我再通知你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