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躺在床上,两人依偎着看着无垠的星空,李晓似乎喝多了酒,不知不觉中,在梁晓怡幽怨的眼神中,竟熟睡了过去。

    同样的夜晚,山城城区大河北岸的茶坊中,二楼一间很雅致的茶阁中,徐兰兰全神贯注地盯着牌桌上。自从傍晚开始手风一直不顺,眼看着桌柜中自己的牌子,一张张输了出去,心中阵阵发焦,那一张码片就是一百啊!

    一边摸牌,一边看看场外,陈大勇却不见踪影。她的心不由紧张,出牌也越发犹豫不决,牌局几乎崩溃,放炮、点胡、挨炸,牌势越发不行了。

    熬到八点多,陈大勇提着一份外卖终于走了进来,徐兰兰心中立马安定下来。

    “干妈,手风不顺?”

    “唉,别提了,今天牌运很差,都要了两回牌子了。”

    陈大勇轻松一笑:“干妈,我带了夜宵给你,你休息一下,看我给你扳回来。”

    徐兰兰立即起身让大勇换了自己下来,忙跑到洗手间。出来洗了把脸,身心顿感轻松。看着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身上新潮的紧身皮裙套装,硕长的身姿前挺后翘秀出诱人身段,心中不由涌上一抹娇羞,心情不由变得舒爽起来。

    回到牌桌旁,大勇刚好小胡了一把,牌风似乎有转机。徐兰兰心里一松,一边盯着大勇手里的牌,一边打开外卖,小口优雅地吃了起来。

    大勇好像有赌运,每把起的牌都是好牌,这不,大勇这把起手就做万字清一色,好像玩魔术一样,摸了两张牌就暗暗停牌了,糊夹张二万。

    一圈下来,上面随手就丢了一张二万出来,徐兰兰心中一喜差点喊了出来,大勇却不动神色继续伸手摸牌。可惜,摸到手里的牌却是一张二条,大勇随手打了出去,徐兰兰心中犹如坐过山车起伏不定。

    “碰!”上家却碰了。

    大勇偏头笑着扫了一眼徐兰兰,等上手打出了牌,大勇伸手又去摸了一张牌,手指肚一捻,嘴角玩味地一笑,将手里的牌拍在桌上,顺手推倒自己面前的牌:“不好意思,清一色自摸二万。”

    徐兰兰大喜,伸手拍了拍大勇的肩膀:“好样的!”

    大勇糊了把大牌,一下子就把以前的损失挽回了不少。然后,手风好像又顺了,大勇沉稳地摸牌出牌,一个小时过去,转败为胜,桌兜里的牌子都快塞不下了。徐兰兰坐在旁边,出神地看着他大杀四方。

    大勇玩了一会儿,三方牌友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大勇向旁边心痒难耐的观战者摆摆手,果断起身换了别人上来。然后陪着徐兰兰下楼,走到前台换了筹码,很快大勇递过来一大叠大钞:“干妈,你点点。”

    徐兰兰接过钱,明白又赢了不少,顺手放进坤包,然后喜笑颜开:“今晚都是你个功劳,走吧!你晚饭都没顾上吃呢,干妈请你吃宵夜。”

    陈大勇神色一动:“那有让你请的道理,那我们去国贸会所吃饭,我顺便也去转一转,毕竟我还算上班时间,万一场子里有事,给老板不好交代。”

    徐兰兰跟着大勇去过会所跳舞,她看看手机,都快晚上十点了,想拒绝又想到明天上下午班,今天由败转胜,就去陪陪大勇,明天早上再补觉,“那好,我陪你去。”

    晚上路上也没有堵车,不到十分钟就开到国贸。两人下了车,徐兰兰今晚穿着高跟鞋,走路有点吃力,大勇调皮地让她挽着自己,徐兰兰犹豫着也挽了。

    乘电梯上到十九楼,走到门口,门口的保安看大勇和一个女人过来,忙殷勤的招呼:“勇哥你好,带女朋友来玩呀!”

    大勇随便点点头,也不解释,径直就进去。这人什么眼神啊?徐兰兰脸色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勇,你该给他解释啊!”

    “干妈,别理他们,你本来就显年轻,人又漂亮,外人看到自然就当你是我女朋友的。”

    “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的,敢笑话干妈。”徐兰兰嗔怪地笑骂几句,继续挽着大勇的胳膊走了进去。

    会所舞池中正是高潮时候,一对对带着面具的男女在悠扬的舞曲中翩翩起舞。廊厅地暗处,不乏激情相拥的身影。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徐兰兰还是害羞地低下头。两人走进旁边的一个小包,大勇吩咐会所公主几句。时间不大,几个精致的私房菜送了进来,还有两瓶红酒。

    “干妈,晚上你只吃了点盒饭,现在再补充一点。”

    徐兰兰也没有客气,接过筷子陪着大勇吃了起来。大勇很少吃菜,只是和她频频碰杯喝酒。因为喝的是红酒,口味也淡雅,没注意两人就喝光了一瓶,大勇又开了一瓶。

    “大勇,红酒后劲不小,你想灌醉我呀。”徐兰兰有点不想喝了,陈大勇几句顺耳的玩笑话又让她无法拒绝,勉强地陪着喝,时间不大,第二瓶也过半了。

    吃完饭都十一点多了,大勇想和她去跳舞,徐兰兰感到头稍微有点晕,时间也太晚了,就让大勇开车送她回家。陈大勇也不勉强,扶着她就出了包厢。乘电梯下楼出来,两人回到车上,徐兰兰头晕得更厉害了,感觉身上也热得异常。

    等车上了城区主干道,徐兰兰头歪在座椅上,迷迷糊糊睡着,脸上潮红一片,额头上微微见了汗。等车停下,徐兰兰勉强睁开眼,外面黑漆漆的很安静,似乎是在河堤公园下的一片树荫下。

    “大勇,这是哪里?”

    大勇打开保温杯递给她:“干妈,这是河堤公园,刚才幸亏我机灵,大桥口正查车呢,我今晚喝了酒,差点被查了酒驾。你先喝口热水,等交警撤了,我们再回去。”

    徐兰兰也没多想,接过杯子喝了几口热茶,似乎越发热得厉害,她解开保险带,强打精神开门下车,扶着车身站在外面,才觉得清醒了一点。大勇也下车过来,殷勤地拿过一间风衣给她披上。

    被夜风一吹,酒劲也翻涌起来,徐兰兰头晕得就想躺下,身上燥热得越发厉害。她紧紧抓住大勇的胳膊,想上车腿上却使不上力。

    “大勇......扶我上车躺一会儿,这酒......后劲咋这么大。”

    大勇开了车后门,半扶半抱着让她斜躺在后座,自己上车,然后轻轻关上了车门。徐兰兰意识已经不清楚了,闭眼靠着大勇的肩膀,身子越发发软,嘴里不时轻哼几声。

    二十多分钟过去,徐兰兰已经睡着了,陈大勇翘起了嘴角,伸手就搭在对方腰上,不轻不重地抚摸起来。看徐兰兰已经失去了反应,大手滑到臀部上,紧身短裙也被撩起到腰部。

    徐兰兰被轻轻放平在车座上,然后轻轻地俯下身子压了上去。树荫下的车子,不一会儿就有规律地颠簸起来,断断续续的轻吟声随夜风飘散......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