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是堂而皇之的明抢啊!

    饶是李晓提前吹过分,马卫东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眼前的局面。这算什么......全市一盘棋?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赵市长,中午我们在国贸酒店已经安排好了酒宴,您看?”

    赵海回过头,冷眼盯着马卫东,那眼神如果能杀人,马卫东都死几回了:“大局为重啊!”

    冷冷扔下四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字,赵海又回过头,脸上笑得很灿烂:“付先生,我是代表山城市府邀请您出席午宴,山城人命还是很好客的,您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

    李晓的位置在门口,接待室内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赵海前后脸色变幻之快犹如专业的川剧变脸演员。真不愧是在体制内混了一辈子的老贼,这媚上欺下的把戏真是......玩得溜熟。

    付卫青为难地看这马卫东,足足踌躇了有几分钟,然后轻轻点了点头,“那好,中午就打扰赵市长了,现在时间还早,我先回酒店休息,我们互相留下联系方式,到时联系就行。”

    “好!一言为定。”

    赵海亲自和付卫青交换了名片,赵海亲自送付卫青走出接待室,马卫东领着东城区的领导站起来也想去送行,却被市府的随行的副秘书长拦下了。

    “赵市长亲自去送,这涉及外事活动,你们就在这里等着,难道你放心领导的工作能力?等赵市长送客人回来,我们还要开一个会。”

    尼玛!那是我们东城区的客人好不好?马卫东岂能被一盯帽子吓住,还想去送,李晓却轻轻一把拉住了他。

    马卫东很不解,李晓玩味地笑了笑:“是我们的跑不了,不是我们的也强求不来,听领导的总没有错。”

    几分钟后,赵海满面春风地回来了,身后随行的人员却少了好几位,不用多想,那一定是身负使命,陪着付卫青回酒店了。

    看见东城区的一干人,赵海的脸沉了下来,走到首位上坐下,架起二郎腿点了支烟,眼神不善地打量着马卫东和李晓几人,却不知怎么开口。

    抢了人,心里再不喜悦眼前的人,总得有个说法。可是,没有开枪的子弹啊。

    身边的副秘书长拿过茶几上的公告看了几眼,然后眼神一亮,及时恭送了过去。赵海漫不经心地看了几眼,老眼又瞪大了,这不是送上们的炮弹么?

    “你们东城区竟然这样,农业税说取就取了,工资说长就长了,还有低保户的补贴翻了一倍?你们哪里来的资金?嗯?请示了市府没有?”

    领导责问,马卫东自然要解释几句:“赵市长,虽然我们东城区财政目前还很紧张,但是加强民生投入也是上级提倡的,要让弱势群体也享受到改革的红利,至于给教师涨工资,也是我们新一届政府班子重视教育的举措。”

    “乱弹琴!你们这样搞让市里和其它区县怎么办?你说,这样搞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你们东城区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马卫东对着李晓点了点头,李晓微微一笑:“赵市长,资金问题其实也好解决。向发展要效益,只要东城区能完成招商一百亿,必然会带来大量的财政收入,下一步我们在民生方面还要加大投入。”

    “不行!必须全市一盘棋。”赵海大手一挥,断然否决了李晓的想法,“招商一百亿,你们少做白日梦”

    又是全市一盘棋这种论调,李晓不软不硬地回了一句:“赵市长,现在我们改革开放,就是要打破大锅饭,如果东城区条件达到,也可以在局部逐步改善民生。像现在东城区就引资到了鼎城集团这样的大集团,只要我们上下齐心......”

    “打住!你就是李晓吧,在下梁搞了一个工业园,那你更应该明白,要对鼎城集团招商成功,启动资金就要不少,你们怎么解决?”

    呵呵,就等你老狐狸问这个呢。李晓微微一笑:“因为东城区原来欠账较多,银行也不大愿意放款,我们在省城一家投资公司借到了钱。”

    赵海愣了一下:“借到钱了,借了多少?”

    李晓弱弱地回道:“借了三十个亿。”

    “嘶!”赵海牙疼病好像犯了,倒吸了一口凉气,盯着李晓的目光好像看到了初恋情人,满满都是热切。

    尼玛,又是三十个亿,这东城区是抽风了?借到了钱还找到了大投资商,眼看着就会一飞冲天啊,这不是打市府的脸么,让我们这些市领导情何以堪?

    “你们从哪里借到了钱?不许隐瞒。”

    李晓毫不犹豫就说出了底细,对上级领导要真诚不是,“是省城合众投资公司。”

    赵海眼珠一转,嗯,项目抢来了市里也需要启动资金,市里也没有隔夜粮啊,这个好机会可不能放过,“合众公司,有没有联系方式?”

    “有!”果然是利益动人心,李晓摸出一张名片,起身递给赵海,名片上是合众公司老总席美娟的具体联系方式。

    赵海接过名片看了看,心中大定。今天可太有收获了,无意中就为市里找到了大项目还找到资金筹措渠道,想想心里也很爽。当然,赵海是满意了,阳光雨露也多少从手指缝露出了一星半点。

    “嗯,你们出发点是好的,主动作为这一点市里要表扬,但是,什么时候都不能妄动,更不能不经请示就行动。好了,付总那里市里会出面接待,没有市里同意,你们不能私下接触。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马卫东脸色僵硬地领着区领导起身送行赵海,一群人在楼前握手道别,临上车,赵海看到大楼上的条幅,觉得分外刺眼:“这标语马上撤下来,什么一百亿,别闹笑话了。”

    看着赵海的车队依次离开,站在台阶下的东城区领导,除了庞明星,其它人的脸色都很难看,马卫东回头看了看鲜红的标语,心中很不是滋味。

    “李区长,条幅还是让人撤下来吧。”

    李晓也回头看了看:“还是先挂一天吧,都是花了钱的。区政府的一号公告已经张贴出去了,想来后面还会有记者要来采访,让记者看见了也喜气。只是我估计,市电视台关于东城区的新闻可能会撤下来,我们东方不亮西方亮,还有省台新闻嘛。”

    马卫东虽然心里有底,但是心情还是受到了影响,“都散了吧,李区长,我们去办公室谈。”

    庞明星却没有上楼,想了想,眉眼间都是喜意,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摸出手机打了出去。

    昨晚听了马书记的建议,及时向市府领导透露了鼎城集团的信息。马书记真是料事如神,这不,赵海今天及时杀到东城区,马卫东真是白忙活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