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热闹的一天总算过去了,李晓下班回家,和家人一起吃了晚饭,然后,看过了新闻联播,手机就来了电话。李晓看是区纪委书记龚鹏的号码,拿起手机来到客厅的阳台,立即接通了。

    “李区长,五个小组行动顺利,水泵厂秦总等五个厂领导全部被我们带走了,地点就在南郊三厂的招待所,晚上我们就连夜进行审查。”

    “好,我知道了。廖书记还在山城,你去国贸大酒店后院三号别墅,他就住在那里。我想有廖书记出马,能尽快撬开秦野的嘴。你给马区长也汇报一下,注意保密。”

    挂了电话,阳台上的玻璃门被推开,妻子梁晓怡走了过来,挨着李晓也靠在窗台上:“唉,你这当领导了就是忙,才回到家里电话就追了过来。”

    李晓点了支烟,看着妻子欲言又止的神情,随口说道:“你是有事要说吧。”

    梁晓怡顿了顿,才说道:“嗯,就是有事要问你。下去张姐给我打了电话,问你们东城区的事情。”

    嗯?李晓眉头轻轻抖动了一下,不动神色地说道:“她怎么关心起东城区的事情,她想知道什么?”

    “市里接触到一个大外商,好像对方始终没有表态,张姐说是你们东城区先接触到这个客商的,而且还谈的不错,就想问一问这个客商到底为什么会想在东城区投资。”

    “哦,这个客商实际上是我找来的,我当了副区长,也需要做出成绩,可是让赵海给截胡了。怎么,市里搞不定?”

    “唉,市里也没有合适的地方吸引投资商,带着客商去了开发区,开发区什么情况你也知道,据说那个投资商很不高兴。”

    李晓冷冷一笑:“看来赵海是姜斌宋天明一线的人,难怪张琴要你来问我?”

    “那你快告诉我,这个客商到底看上东城区什么了,要不怎么会和东城区签订意向?”

    李晓静静地看着妻子,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喜怒,只是平静地可怕:“你想帮赵海姜斌他们?”

    梁晓怡慌乱地低下了头,心中五味杂陈,一时焦心别人的事,独独忘记了眼前之人是自己的老公,难道自己遇事真的都会忽略了老公的感受?

    “李晓,你别不高兴。我并不是想帮市里,而是不想让你和市里闹得不愉快,人家都是市领导,会对你的前途有影响的,不如顺着市里,这不是皆大欢喜?”

    李晓偏头看着窗外的夜色,轻轻吐出一口气:“我没有不高兴,我先说说投资商的事,你也好给人家一个交代。一个企业要落户,无非是软环境和硬环境两个因素。山城的软环境不提也吧,市里就会坐着等。单说硬件,开发区成了烂水坑,人家干嘛要跳到污水坑中?”

    顿了顿,李晓叹了口气:“体制内的事看似复杂,说破了也简单,就是怎么用人怎么做事。企业家不是来做慈善,是来赚钱的,鼎城集团他们抢去了,留不留得住就看市里的本事了。”

    梁晓怡也叹了口气:“这样啊,唉,就是人家投资商愿意投资,山城市里也没有好地方安置啊。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这样不是得罪了市领导?”

    李晓心中莫名窜起一股邪火,想发火却硬生生忍住了:“我走到今天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不是谁刻意提拔上来的。市里抢了我的客商我也没有意见,总不能我再帮着他们来抢我自己?难道这就得罪他们了?”

    梁晓怡伸手抓住李晓的胳膊,撒娇般说道:“对不起,我只是为了你好,人家毕竟能管到你。”

    李晓心头一时想明白了许多,其实眼前的妻子一直没有真正了解自己这个丈夫,或者是不愿意去了解吧,这......真够讽刺!

    “你不要再说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听的太多了。赵海姜斌这些市里的领导对你好,庄总和小尹都对你好,就我做事顺不了你的意。你继续和他们来往就是,陪酒陪舞我绝对不介意。”

    梁晓怡委屈地看着李晓:“我在单位也不容易,你以为我愿意和那些人周旋?我是为了你好呀,投资商放在哪里都没有关系,得罪了市领导能有你的好果子吃?”

    “这些事你真不懂,我如果完全顺着各级领导,恐怕还在下梁原地踏步。纪委我也进过了,几天没有饭吃的滋味也亲身体验了。现在我没有退路,只有和人去斗去争,才能有力量去保护这个家。

    顿了顿,李晓偏头平静地看着妻子:“也许我的一切努力最后会是一场空,我也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也许,你的选择是对的,你想怎么做都可以。想让我帮着他们不行,我不能害了投资商。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李晓轻轻抽离胳膊,转身走出阳台,接着直接回了书房,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梁晓怡愣怔了,看着空荡荡的阳台,好半天才清醒过来。心神全被灰色的情绪占据,悔恨、自责、还有说不出的不甘。

    想帮张姐是真的,但是,想让李晓顺便避祸的心思也是有的,虽然自己也是身不由已,但是,李晓为什么就不能体晾自己的苦心?

    等心情平复下来,梁晓怡回到客厅坐下,不时看着书房的方向踌躇不已。想过去再和李晓谈一谈,又怕门已经反锁,自己去了只是丢脸。客厅里豆豆全神贯注盯着电视屏幕,赵姐朝着书房努努嘴。

    梁晓怡感激地点点头,心中有了几丝勇气,起身走到书房前,伸手试着拧了把手,门竟然开了。

    李晓没有反锁?梁晓怡忙推开门走了进去,李晓靠着被子斜躺在床头,迎面就是一股浓浓的烟味,呛得她咳嗽了几声。

    “怎么抽这么多烟?”梁晓怡过去打开了窗户,等烟雾散了散,重新关好窗户,走到床头挨着李晓坐下。

    “刚才怪我糊涂,不管怎么说,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张姐那里我就推脱说你也不知道情况,别抽闷烟了好不?”

    李晓掐灭了烟,看妻子只坐了半个臀部,主动往床里挪了挪,“晓怡,你不是糊涂,我感觉你是有你自己说不出的苦衷,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相信么?”

    “我相信你!”

    “别言不由衷,我在东城区搞这么大的动作,谁都认为我是奔着升职去的。其实,我真的想辞职离开山城,可是,我真的是不忍心看你陷在身不由己之中。”

    看妻子想要辩解,李晓摆手拦住了:“我在东城区招商搞大动作,就是要搅动山城这摊死水,谁也别想躲过。不怕告诉你,这次的投资只是我布了一个局,赵海第一个已经跳了出来,接着又会是谁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