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是你布的一个局?”

    梁晓怡不由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投资商可是外商,人家就愿意听你的?”

    李晓想起付卫青的打算,后悔自己差点就说漏嘴了:“人家当然不会听我的,我也和对方不熟悉。但是,我知道市里吃不下这么大的项目。一是没有合适的硬条件,二来也没有启动资金。三十亿美金的大投资啊,省里已经知道了。”

    顿了顿,李晓又说道:“你好像一直在怀疑我的能力,也难怪,你在俱乐部接触的不是有权的,就是有钱的。但是,事情的影响已经造出去了,东城区可是和投资商签了投资意向的,万一市里插手招商失败,谁来承担责任?”

    梁晓怡想了想,也感到市里太心急了:“你这是阳谋,但是,为什么你能知道一定是赵海先跳出来?”

    “你这个便宜叔叔可是分管招商和工业的副市长,他不来当这个先锋谁来当?省里要打板子,他首先会倒霉。而我,就是奔着他去的。”

    李晓为什么恨赵海,梁晓怡最清楚原因了:“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那就让赵海先倒霉吧,反正我也烦他。可是,老公学会了算计人,我该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

    李晓顺着床头躺进被子中,半真半假地说道:“算计人是人的天性,我一直不屑使用而已。你可以告诉市里实情,免得伤了你背后的人。好了,你去休息吧,我真累了。”

    梁晓怡苦涩地摇摇头:“我再让你不放心,还不会糊涂到去拆老公的台,我现在当着你的面回复张姐,就说你也不知道详情。”

    梁晓怡拿起手机,熟练地拨出一组号码,想了想,心中一惊又顺手取消了,改为编写了一条信息,伸手给李晓看,李晓自然不接招,没有偏头去看,梁晓怡点了发送键。

    没料想,张琴竟很快回了一条信息:谢谢,知道了。李晓在省里有门路替东城区借到钱,你姐夫上门去借了,结果人家就不理,能不能问问原因?

    梁晓怡愣了愣,李晓在省里有门路,自己怎么不知道?刚才李晓已经生气了,难道自己真要替姜斌他们打探消息?

    李晓这时却扭头看了看妻子的手机,令妻子为难的信息内容他全部看到了,原来姜斌连省城都去过了,这让李晓对市里的某些人更不屑了。

    想敲开席美娟合众公司的大门,省领导都不够看,山城市有人真当自己是颗葱了?

    “呵呵,真是想不到,抢了我的投资商,连借钱的渠道也要抢,我真就不明白了,市里的这些老爷们整天都在干什么?难道借了钱不用还?”

    梁晓怡明白了,看来市里的某些领导真是......不要脸了,她更好奇的是,李晓凭什么能借到钱?

    “姜斌可是常务副市长,他的面子还没有你大?市里能去省城借钱,那需要的数目一定不小?”

    李晓直言不讳:“我替东城区借了三十个亿,不知道姜斌想借多少,反正他代表市里,想借的数目不会比我少。”

    三十亿、投资商,市里一筹莫展的事情,到了李晓手里却显得轻而易举,梁晓怡真有点看不懂眼前的枕边人,难道自己的老公真的很厉害?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妻子好半天都没有说话,李晓想了想,很随意的说道:“我能从省里接到钱,是因为我是这家公司老总的校友,她的公司也和银行差不多,资金绝对充足,只是人家投资的都是大项目,借给我钱也是看在人情面子上。”

    梁晓怡想了想,却问道:“那我给张姐怎么回信息?”

    聪明!竟然轻飘飘一句话就把球踢了回来。可是,把这这种聪明用在老公身上,不是特么讽刺,拒绝对方一次很难?

    “你自己考虑措辞吧,反正我对你是实话实说,人家信不信我就不管了。好了,我要休息了。”

    梁晓怡叹了口气,怏怏地起身回了卧室。她知道,丈夫是真正生气了。可是,谁让自己招惹上这些麻烦呢,现在却是身不由己,但愿能早日摆脱身后的那些麻烦,否则,这个家真保不住了。

    梁晓怡回到卧室,还是如实给张琴回了信息,上床躺下静静地想了好久,最后落寞地独自睡了。

    李晓给席美娟打了一个电话,详细地询问了山城市来借钱的事情。

    姜斌事先竟托了省里某位领导打了招呼,然后才带着市财政局的人,满怀信心地去了合众公司。结果,就喝了点免费的招待咖啡,连席美娟的人也没有见到,就灰溜溜被打发了。

    钱,合众公司不缺,作为基金性质的公司,毕竟不是专业银行,恰恰最怕的就是领导打过招呼的借款。拿对付银行的套路去对付合众公司,呵呵,山城市只能杯具了。

    妻子梁晓怡绝对会给张琴说出自己说的实情,这一点李晓就没有怀疑过。否则,刚才妻子本来要给对方打电话,半途却改为发信息,只怕是防着对方露出什么不合适话让李晓听到了。

    张琴知道了,姜斌就会知道,那么六神无主的市里,眼看着鼎城公司这块大蛋糕送到嘴边却吃不到,他们会怎么做?

    李晓想了想,心中猜测了几种即将发生的事情,也就放下了。心中唯一不甘心的是,张琴名声再烂,甚至是舍身换取姜斌的前途,行为不妥出发点却让人无话可说,人家是想尽办法帮丈夫,而自己的妻子梁晓怡刚才的行为又算什么?

    妻子冠冕堂皇的为了你好下面,却是令李晓心凉的事实:妻子在帮自己的对手!不管原因如何,这让李晓情何以堪?

    半年之约,一年又能怎么样?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遮掩过去就是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

    那么,婚姻的实质又是什么?是互相欺骗之下的互相绑架,还是因爱生情,真心牵手走完余生?

    胡思乱想之间,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看是马卫东的号码,李晓心中顿感不妙。

    “班长,怎么现在打过来?”

    “我刚接到市府办电话通知,明天早上八点半,在市府二号会议室召开全市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各区县书记县长参加。”

    “班长,马建国不在,那只能是你参加会议了,你是有什么工作要安排?”

    “不是,通知要求东城区你和我都参加会议。”

    李晓眉头轻轻皱了起来:“我不明白,我只是区政府的副职,还上任没有几天,要我去能说什么?”

    “我也不明白,所以多问了一句,原来是市府领导亲自点名让你参加的,既然没有让庞明星代表区府参会,这就很不正常,我猜测应该是和鼎城集团付总的投资项目有关。”

    “市府领导点名让我参加?呵呵,班长放心,我准时参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