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庆伟玩味地盯着黄局长笑了笑,手指捏的啪啪直响,然后看了看身旁的纪处长。

    李晓不由恶狠狠地脑补了一下,黄老邪会受到庆伟怎样的“照顾”?看了看身旁的春丽,他微微一笑:“春丽姐,你先去门外等一等,我们和黄局长还有正事要办。”

    春丽点点头,开门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李晓知道庆伟想动手,又顾忌纪处长的身份,低头好像无意似的提了一嘴。

    “这几年你脾气变了好多,很像没有血性了,很守纪律嘛!你不犯错误,纪处长想批评你都没有借口,呵呵。”

    庆伟盯着黄局长,眼神一亮。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微微一笑,走上前亲热地抱着黄局长的肩膀:“今天得犯点错误了,黄局,咱们兄弟去套间说点事。”

    庆伟说完,笑着上前伸手拉起黄局长,黄老邪知道形势比人强,也不敢躲闪,被半搂着拉进了套间。套间的床上不知上演了多少回妇女恨,今天就是讨点利息回来的时候。

    春丽站在门外,隐隐听到办公室里传来惨叫声,心里一惊,急忙开门进来,看房间里不见庆伟的影子,倒是套间内传来黄局长杀猪般的嚎叫。

    春丽知道庆伟打人了,她可是习惯领好人卡的,怕事情闹大了,想去开套间的门。李晓伸手拦住了她:“春丽姐,别管。”

    纪处长轻松地说道:“不用担心,赵局长心里有数,办案嘛,常有的事。”

    春丽心惊不安,等在那里,十几分钟过去了,等庆伟把人拖了出来,春丽一看,一贯注重仪表的黄局长,脸肿成了猪头一样,双眼都看不见了。

    纪处长摸出证件给黄老邪亮了亮,又拿出一张通知展示了一番:“黄局长,经领导批准,省纪委决定对你采取‘双指’措施,带走!”

    两个纪委的年轻人上前左右夹住黄老邪,拖着就要走,黄老邪可是滚刀肉,嘴里含糊不清,瞪着赵庆伟:“领导,他打人。”

    纪处长微微一笑:“打人?今后他可是负责看守你的,呵呵。”

    黄老邪顿时就蔫了,乖乖被拉着站到一边。剩下的纪委人员在庆伟带领下,仔细搜查了这间局长办公室。

    没想到收获不小,除了翻出几打现金,一些杂物,竟然还发现了一台精巧的摄像机,打开一看,内容很丰富,很辣眼睛,里面的男主角全是黄老邪。

    纪处长凑过去一看,然后玩味地打量着黄老邪:“呵呵,人才啊!看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黄老邪的确名不虚传,带走吧。”

    黄老邪顿时瘫软了,几乎是被拖着带出办公室。

    春丽嗔怪地上去,狠狠地伸手在庆伟腰间掐了一下:“刚才别打出好歹来,给你惹麻烦。”

    庆伟哈哈一笑:“放心吧!不出这口恶气,我怕我要后悔一辈子。”

    李晓想了想,省纪委蛰伏了几天,今天算是开了第一刀。拿下一个市局局长,又必要给市里说一声,提醒纪处长给市纪委刘书记打了电话,通报了此事。祭起省纪委的大旗子,刘书记也不好说什么。

    大院里来了车,还是惹眼的警车,房管局的人都走出了办公室,好奇地张望,不知出了什么事,胸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等黄老邪被拖着下来,大楼上下顿时安静了,惊奇地看着昔日风光无限的黄局长,如今却成了一条死狗一样,被人挟持着塞进警车。

    吃瓜群众惊讶之余,看向春丽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小声的议论此起彼伏。

    “我就说春丽有背景,‘黄老邪’招惹她真是找死。”

    “你们知道不,春丽调到东城区了,听说要当领导了。”

    “真的......”

    身后的各种猜测和议论,张春丽听不到了。庆伟把她送到区政府大院,然后返回了国贸大酒店。李晓和雅萍亲自陪着她去西院,找组织部报到不提。

    市房管局局长被省纪委突然拿下,很快消息传到了市委大院。顿时议论四起,敏感的人嗅出了一丝不太寻常的味道。

    黄老邪算是张书记提拔上来的人,张书记自然会有反应。

    虽然快退二线了,但是做为一方大员,做事还是有底气的。纪处长带着黄老邪回到酒店后院别墅,市纪委刘书记就带人找上门来。

    同行的还有一位戴眼镜三十多岁的青年人,廖中锋回了省城找万书记汇报工作,纪处长出面接待了刘书记一行。

    刘书记是带着任务来的,宾主寒暄坐下,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纪处长,这位是我们市委的第一副秘书长,市房管局黄局长突然被你带走,市委委托我来问一问情况。”

    刘书记也是从省纪委下来的干部,自然不会给纪委找麻烦,所谓的市委自然是山城一号张书记有指示,来的这个副秘书长,刘书记刻意强调了第一,那就是张书记的大秘了。

    纪处长级别虽然不及山城市来人,可自有省纪委的气度,也不憷山城任何人:“刘书记,你也是老纪检了,涉及到案子我不会告诉你任何情况。我只能告诉你,‘双指’房管局局长是廖书记亲自批准的。”

    刘书记点点头,靠在沙发上不在出声。戴眼镜的副秘书长虽然也是处级干部,可在山城市,又哪里会把别的处级干部看在眼里。

    “纪处长,我们是代表市委来的,市委也很重视廉政工作。黄局长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被你们审查,市委主要领导也很关注。”

    市委主要领导自然指的是张书记了,这是不拿省纪委当回事。纪处长冷冷一笑:“市委也无权过问省纪委办案吧?这可是有纪律规定,也有组织程序要求的。”

    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顿了顿,纪处长转身对身边的人耳语了几句。

    很快,省纪委工作人员拿来了一个小巧的摄像机,纪处长亲自打开,摄像机里传来一阵特殊的声响,纪处长玩味地笑笑,把打开的摄像机推到那位眼镜的山城第一秘眼前。

    山城市来人都好奇地凑了过去,只看了几眼,都脸色讪讪地缩了回去。尼玛,这黄老邪真是个丢人的玩意呀!

    纪处长可不想放过这个打脸的机会:“刘书记,请你回去转告山城市各位领导,我们还要在这里工作几天。这种上门质问省纪委的事情,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否则,纪委的纪律也不是吃素的,慢走,不送!”

    被打脸了!刘书记知道纪处这火不是朝自己的发的,尴尬地率先起身告辞。那位带眼镜的副秘书长脸色涨得通红,忙跟在刘书记身后灰溜溜地闪人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