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98章 你太恶心了
    十几分钟后,李晓的车就开进人民路的小区,远远就一眼看到自家停车位上红色的别克车。要拐进停车位上时,李晓却愣了一下。

    嗯,驾驶位上有人,这不是小尹吗?

    李晓停好车下来,小尹看到了,飞快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李哥,你回来了。”

    “你怎么在这儿?”

    “哦,早上姜市长来公司检查工作,中午在公司餐厅一起吃了饭,可能喝了酒,就叫我送她回来,。”

    “姜市长来东商检查工作?”

    “嗯,回来时梁姐说,原来主管的赵市长出事了,现在改制的事情都归姜市长分管,吃完饭梁姐和姜市长回办公室谈了会话,姜市长走后梁姐就叫我送她回来,想着还要回单位,我就等在这里。”

    铁粉啊!看着这张稚嫩的娃娃脸,李晓心里冷冷一笑,下意识问道:“知道姜市长和她谈了什么?”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梁姐办公室门关着,应该在谈重要的事吧,一个多小时后姜市长才离开。”

    李晓的脸色一僵:“你先回去吧,要出去我送她。”

    小尹点点头,转身上车拔下车钥匙,锁好车门把钥匙交给李晓。然后萌萌地一笑,摆了摆手,转身走了。

    直到看着小尹走出小区,李晓沉着脸若有所思。赵海倒了,姜斌兼管了经济来东商也正常。可是,妻子和姜斌在办公室关着门相处了一个多小时,这算什么?

    妻子和张琴可是自称姐妹的,难道和姜斌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想了多种可能,李晓也没有肯定的答案,心情去却越发不好了。

    嗯?不对?小尹可是妻子最忠实的铁粉,妻子和姜斌单独相处了一个多小时这种梗,他怎么会告诉自己?小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会不会是挑拨?

    李晓摸出手机给田军打了过去,电话通着却没有人接听。过了几分钟,田军的电话回了过来:“李区长,不好意思,刚才有业务,不方便接电话,有什么事吗?”

    “你今天没有跟我的妻子?”

    “我没有,最近她一切都没有大的异常,我让公司的一个女孩子只在白天跟着,看她回家和到单位安全就行。那个女孩经验很丰富,应该没有问题。”

    田军开着公司也不能只接自己这一单业务,李晓也不好强求:“好,多留点意,你先忙吧。”

    挂了电话,李晓想了想,又给纪涛打了过去。等通完电话,李晓到真摸不清小尹了,他说的竟然是实话。这是什么鬼,粉丝出卖粉主?

    东商大楼楼道有监控,姜斌的确是午饭后进了妻子的办公室,在里面足足待了一小时二十分钟才离开。

    梁晓怡这算什么?难道吃的亏还不够?也许,她和姜斌之间,和真正的身后人之间真实的关系,都是那种自己猜测的却不忍说出口的......真正的不堪?

    李晓点了支烟,站在午后的阳光下,身上暖洋洋的,心里却是冰天雪地,直冷到骨子里了。

    十几分钟后,李晓平静地开门回到家里。妻子在客厅的沙发上合衣浅睡着,听到开门声,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我以为你还要一会儿才回来呢?”

    李晓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再忙,你发话了我还不得赶紧回家,赵姐出去了?”

    “嗯,她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出去转一圈,然后去幼儿园接豆豆回家。”

    李晓起身泡了壶红茶,给妻子递了一杯:“喝点茶,你中午喝酒了?”

    梁晓怡喝了几口热茶,想了想,才说道:“嗯,姜市长来了偏偏要做秀,午餐要去单位餐厅吃,魏总和庄总也不敢怠慢,就开了红酒。”

    “呵呵,赵海早上被省纪委拿下了,省里巡视组也正式进驻山城,各级领导哪能不忌惮?”

    “赵海被纪委撤职审查,和鼎城集团投资黄了有关,我听说省里领导也注意到你,对你的招商能力很看好,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李晓剑眉微微抖动了一下,很随意地笑笑:“我又不是神仙,招商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你怎么突然关心起我的事情?是有人要你来找我?”

    梁晓怡顿了顿,才说道:“自己老公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关心?当然今天姜市长也和我谈了,市府现在压力很大,张书记快退了,巴不得看市府的笑话,他想知道你有没有把握让鼎城集团再回来?”

    “你怎么回答的?”

    梁晓怡瞅了瞅,迟疑地说道:“我说......你和鼎城集团关系应该不错,应该有把握能再次联系上,但是我没有把话说死。”

    “哦?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梁晓怡想了想说道:“我当然希望你能招到大客商,这样你有了政绩,市府领导也会感激你。”

    李晓深深吸了口气,淡淡地说道:“你回来就是为了确定这件事?”

    梁晓怡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嗯,下周我就要带队去海城参加培训,可能要去一个月左右,你走到现在的位置不容易,我希望你和市府能搞好关系。”

    “可是,赵海也是和宋市长姜斌一条线上的人。”

    “这不一样,赵海这个人品行不好,又想打我的主意,他倒霉我高兴。”

    “姜斌和赵海是一丘之貉,姜斌授意赵海来抢了东城区的客商,却让你来打探鼎城集团的实情,最后却在开会时还要硬抢我的启动资金。作为我的妻子,你觉得你是什么行为?”

    为你好的话梁晓怡再也说不出口,只好红着脸低下了头。

    “现在,事情捅了篓子,姜斌亲自找到你又来问我的底,而你呢,立即约我回家,你对这个便宜姐夫真是好,不知你们中午在一起密谈了什么?”

    梁晓怡一惊,立即解释道:“我们在一起就说了这件事。”

    李晓冷冷地盯着妻子:“嗯?几句话的事情,有必要关门在一起相处一个多小时?能告诉我,你们在一起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

    梁晓怡震惊了:“你怎么知道的?”

    李晓一下子就怒了:“我不该知道吗?行了,我也不需要知道,无非又是一句谎言而已?”

    梁晓怡呆滞地看着李晓,脸色变得苍白一片,眼睛红了,眼看着就要哭出来。和姜斌在一起做了什么,也没有一句解释。

    “是不是又要说对不起了?”

    李晓站了起来,冷冷看着这个眼前人:“楼下还有小鲜肉在等着,你对不起我太多,我真的起不来了,我还要这张脸。你觉得你像一个妻子吗?这两天我都在书房睡,你还是一日既往,大事上帮我的对手,小节上打我的脸,你太恶心了,这个半年之约还有什么意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