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都是机密资料啊!

    保密条例每年都要考试,李晓的警惕性自然不差 。看了看其余袋子上的封口蜂蜡还完好无损,才松了口气,现在这些资料放在家里已经不安全了。

    想了想,李晓把这些档案装全部进两个手提袋,把离婚协议放进书柜,重新锁好书柜,然后提着手提袋走出书房。

    “赵姐,我有事出去一趟,你们先睡。”

    怎么朝我说,晓怡还在这里坐着呢:“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办完事早点回来。”

    李晓看都没有看梁晓怡一眼,开门离开家,下楼开车直奔市区银行的保险中心,把资料放进个人保险柜,才放心下来。

    城区一家街道避静之处的小酒吧,李晓刚走进去,一眼就在一处角落里看到了赵庆伟,显然这货已经喝上了。

    “你开车过来的,春丽没有问你?”

    “我打车过来的,喝酒不开车,春丽还以为我到巡视组值班呢。来,先走一杯。”

    李晓接过一大杯鸡尾酒却放下了,“我开车过来的,先不喝了,我有事对你说。”

    庆伟顿时不高兴了:“你约我来喝酒,自己却开车过来,这不是不想喝么?”

    李晓看了看嘈杂的酒吧,想了想,起身去吧台买了单,也不顾庆伟反对,一把拉起庆伟就走出酒吧。

    “你真是神经了,来酒吧不喝酒,却跑出来,你今天晚上是来忽悠人的。”

    “走!跟我上车,换个地方,我今晚陪你喝个够。”

    强行把庆伟塞进自己的车,然后开车来到国贸大酒店,拉着庆伟直接乘电梯到顶楼,顺着楼梯上到天台。李晓取出管理卡开了一间观光房,然后打开房间的酒柜,先开了一瓶红酒,拿着两个酒杯来到临窗的沙发上坐下。

    “这张静对你实在没说的,你是把这酒店当自家的,呵呵。”

    李晓没有说话,端起酒杯塞给庆伟一杯,不等庆伟反应过来,独自先仰脖喝干了一大杯,然后惬意地咂咂嘴:“痛快!”

    庆伟小口品了一口酒,然后眼睛直直盯着李晓:“兄弟,我看出来了,你有心事,说吧,是不是晓怡又让你生气了?”

    “生气?怎么会?今后都不会了,今天我们签了离婚协议,也都说清楚了,就等最后去民政局办手续了。”

    嗯?庆伟眉头紧紧皱起,嘴巴都快合不拢了:“晓怡同意离婚?”

    “嗯,都折腾多次了,她不同意也没有办法。来,继续喝酒。”

    赵庆伟摇摇头,伸手按住了李晓的酒杯:“先别急这喝酒,你不是有事说,先说事后喝酒,要不醉了你也也说不成了。”

    李晓心里难受,却只想好好醉一回:“我们边喝边说,行不?”

    “不行!先说事。喝酒之后,不胡言乱语的,不哭不闹的,不认为宇宙都是自己的,不瞎打电话的,不乱发微信的,能做到这几点的,你喝个屁的酒,浪费感情!”

    “精辟!”

    李晓竖起大拇指给庆伟点了个赞,然后说道:“我父亲前一段时间交给了我一些资料,我起先没有在意,就随便放在书柜中,今天翻看了一下,是他在车间自己手绘的操作图,大概厂里有人熟悉,他应该是不放心,才交给我保管的,可是,我发现有人动过了。”

    嗯?庆伟自然有职业敏感性:“你真粗心,伯父是什么人你不清楚,那个车间里的东西能简单了。你怀疑是谁动过了,难道是晓怡?”

    李晓想了想,肯定地说道:“不会是她,书柜上的小锁是非正常打开的,晓怡想动自己会用钥匙。资料我已经转移到银行保险中心,尹小冬最近来过家里,也进过书房。”

    “你怀疑是他?”

    “嗯,对这个人我一直看不透,他故意接近晓怡,如果他为了南郊大厂的秘密而来,这到是一种能说得通的理由。”

    庆伟略一想就释然了:“记得周建光吗,我们在下梁有次喝酒,那个死活不喝一口酒的老战友。”

    “你说的是老周,在安全保密单位工作的那个?”

    “就是他,现在市安全局当科长,小尹不是很神秘吗,那就交给他处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我一会儿给他打电话联系一下,他应该还记得你,事不宜迟,你明天就去市安全局找他。”

    李晓点点头,端起了酒杯:“来,正事说完了,咱们喝酒。”

    一瓶红酒很快就见了底,李晓起身又去了酒柜,这回拎出一瓶白酒过来,就借着喝红酒的大玻璃杯,李晓咚咚倒了满满两杯白酒。

    庆伟被迫端起一大杯白酒,心里直发憷。卧槽,喝混酒,这是多想喝醉?

    李晓端起酒杯向庆伟示意了一下,仰脖喝了几大口,一道辛辣的火线从喉头直烧到肚底,然后整个身体都似泡在温泉中,感觉舒爽之极。

    “痛快!咦,你怎么才下去这么点?”

    庆伟只得端起酒杯,小抿了一口,然后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告诉我,今天怎么突然就和晓怡闹到分手了?”

    李晓没有直接回答,端起酒杯又是几口下去,一大杯酒几乎有四两,两次就喝光了。李晓抓起酒瓶,重新倒了满满一杯。

    “伯父应该再有几年就退了,麻烦你去问一下,我需要知道市里宋天明和姜斌所有的秘辛,坊间的传闻也行。”

    “行,小事一桩。你和晓怡分手,和他们两人有关?”

    李晓点了支烟,看着窗外的夜景,幽幽叹了口气:“也是也不是,晓怡有大秘密隐瞒着我,帮宋姜之流打探我的底细只是导火索而已,今天中午,姜斌和她在办公室单独相处了一个多小时,说破天我也不会接受。不说了,继续喝酒,今天就想醉一次。”

    庆伟的眉头紧紧皱起,知道梁晓怡在李晓这里是彻底没戏了。和那些男人暧昧一两次还行,次数多了终于消耗尽了李晓的耐心,这回直接把自己作死了。

    那么李晓中意的下一个女人是谁?李雅萍、张静,还是小白?

    看着李晓第二杯白酒下肚,意识已经不大清楚了,庆伟借着李晓意识松懈之时,随口说道:“分手就分吧,大丈夫何患无妻,你心里有别的女人?”

    “为什么要有女人?我真踏马......够够的了!大丈夫要做大事,我要搅得山城天翻地覆,把这些垃圾人全干掉!”

    李晓摆手胡言乱语了几句,身子软软地靠在沙发上,歪头陷入半醒半迷糊之间。

    这是醉了,庆伟收走酒瓶,悄声退出房间。想了想,自己照顾人可不行,给张静打了个电话。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