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是豆豆已经懂事了,你们这样做,孩子要遭多大的罪?”

    李晓沉默了,思考了许久,才幽幽说道:“我没有办法,晓怡的心已经不在这个家里。虽然孩子归我,但是只要晓怡愿意,她可以陪伴在儿子身边,尽量不让孩子受委屈。”

    “唉,你离婚了,豆豆总要面对另外一个妈妈,这能让我放心么?算了,豆豆可是我的心头肉,我先去陪他。”

    赵姐急匆匆离开了,李晓却无法入睡。是啊,自己怎么都好说,豆豆还小,还离不开妈,这几乎是个无解的难题。

    ......

    第二天是周末,东城区现在那有休息日,一大早李晓就赶到区委,然后陪马卫东来到了下梁的工地。南郊工地上此刻却是热火朝天,工程车辆往来轰鸣,一派繁忙的景象。

    看着一望无垠的平整出来的崭新的土地,马卫东心中也平端添了豪气,“没想到梁书记和徐组长速度这么快,这么一大片的新区,就是作为农业用地,我们都能打个翻身仗,等来了投资商,东城区就要一飞冲天了。”

    今天梁淑萍去城区有事,身后陪同的是徐艳红和下梁上梁的领导,听到马卫东点赞,大家也很高兴,熬夜奋战总算领导都看在眼里了。

    李晓看马卫东心情好,想了想说道:“其实这都是基层干部的功劳,但是,现在基层干部配置不到位,许多工作都受到影响。”

    马卫东知道李晓想动人事,现在马建国不在,又有纪委的暗助力,正是自己扩充实力的时候:“你有什么建议?”

    “这次平整土地,技术总指导是建设局的工程师赵金同志,他是老黄牛了,为了新区连家也顾不上回。我建议他提为建设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下一步就是新区的‘三通一平’工程,让赵工参与招标审核,这样质量才有保证。”

    马卫东点点头:“可以,专业人才我们正需要,还有吗?”

    “下梁镇现在还没有镇长,都是梁书记一身挑,我提议由副镇长李全同志补上来,再给下梁配备齐班子。可以向市里建议让徐艳红同志出任区长助理,这样她可以更好协调指挥新区的建设。”

    马卫东迟疑了,徐艳红的名声可太大了,也曾经是马建国的人,这样会不会带来负面影响?

    “马班长,现在东城区是你当家,一定要有新气象。我们从工作角度出发,不拘一格使用人才。我们东城区招商在即,上次徐艳红就参与了和鼎城付总的谈判,市里现在一定会同意你的提议。”

    是啊,东城区应该有新气象,现在全市上下盯着东城区的动作,提一个人也太容易。只是提拔徐艳红这都很简单,可是那个老李局长大闹会场的情景太令人难忘了。

    李晓当然知道马卫东顾忌什么,这一点他早有考虑:“马班长,可以考虑让西街街道办李建超出任副主任。老李局长只有一个儿子,他会满意的。”

    接着,李晓又附耳过去,小声说道:“西边用不好的人,班长却能用好,这效果......呵呵。”

    马卫东眼神一亮:“好!这些人事建议你和组织部联系一下,财政局、区办都要动一动,你拿个方案出来,我们上常委会过一下。”

    两位东城区的当家人,轻描淡写之间就议定了一系列人事变动。这一招无疑是羚羊挂角,显得无迹可寻。然后,马卫东和李晓坐车在工地上看了看,最后,两辆车直接离开了。

    但是,留下一群配同的人却都不淡定了。

    建设局的赵金,都快五十了,老派大学生,一个技术型老科员。当初下梁发展工业园,他来下梁走了一圈,平整丘陵和荒地的神主意就出炉了。他被人打压了几乎一辈子,现在终于老树开花,焕发了人生第二春。

    下梁的副镇长李存都蒙圈了,虽然和李晓曾经搭班子,在工业园创立中出了大力,可是,心里一直对李晓的年龄耿耿于怀,在后期给李晓可没有少找过刺,甚至还配合过马建国骚扰下梁镇。

    李晓成了区领导,本以为自己会遭到李晓的打压。现在李晓却第一个想到让自己主政下梁,今后梁淑萍肯定要回区里,自己这一步跨出去,那是天高海阔啊。

    徐艳红的反应是迅速回到指挥部,找了一个无人的房间,眼泪簌簌流了下来。这个春季经历的一切,都在大喜大悲之间,实在是太难忘了。

    同样是站队,跟着马建国几乎身败名裂,作为女人,还失去了一个做母亲的资格。可自从站到李晓这边,悲催的人生马上来了个神逆转,职位也有了,最难得的是,得到了上下前所未有的尊重,这才是徐艳红最在意的。

    李晓回到区里刚好十点钟,在办公室处理了一下文件,然后考虑区里的一些人事调整。这时,手机却来了微信信息,看是小白的号,李晓顺手点开了。

    小白发来的是几张照片,令李晓很意外,照片的女主角是妻子梁晓怡,男主角是尹小冬。

    第一张似乎是在一处公园门口,小尹手捧一束玫瑰,而梁晓怡的神情很惊讶,视线全在那束玫瑰花上。

    第二张照片中,玫瑰已经到了梁晓怡手中,她低头嗅着玫瑰,显得很陶醉。而小尹站在旁边,萌动的脸上,白牙很白,李晓感觉很刺眼。

    第三张和第四章照片场景已经换了,梁晓怡的车停在一处坡原下,而两个人却不见踪影。

    最后一张照片是在一处上坡的乡野间水泥路上,照片的背景一片碧绿,返青的麦苗一望无际。令李晓心惊的是,妻子和小尹竟是手拉着手,正在向山顶爬去。

    这是谈恋爱的节奏啊,梁晓怡想干什么,打算让小尹来当接盘侠?

    李晓心中五味杂陈,想起那天妻子发长信息质问自己的话,此刻觉得特么讽刺,这就是你口口声声对我的爱?还没有正式离婚,你就和别人牵手一起爬山看景?

    愤懑之余,李晓又努力使自己平息下来,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既然都已经签了协议,那就随她去吧。至于自己的面子难看与否,梁晓怡又什么时候顾忌过?

    很快,田军的电话打了进来:“李区长,您妻子这里有点情况,她和一个男子行为有点失当,我是不是应该阻止?”

    “不用,只保证安全就行。你也准备一下,她最近要去海城出差,时间可能很长,我想你亲自去盯一下。”

    挂了电话,文件却一点也看不进去,李晓点了支烟,闭眼皱起了眉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