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尹手里夹着一支烟,皱着眉头走在下山的路上,心中为今天的失误懊恼不已。萌动的神情消失了,脸上显示出与年龄极不相符的成熟和沉稳。

    “尹小冬!”

    小尹闻声一惊,顺手扔掉手指间的烟抬头看去,这是一处山道的拐弯处,路边停着一辆白色的车,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站在车旁,满脸玩味地盯着他。

    “你是?”小尹就像变脸似的,脸上又是一副萌萌的孩子样。

    “我是梁晓怡的朋友,叫赵庆伟,我有事要和你说,来吧。”

    庆伟转身走向田野的麦田中,小尹想了想,自己似乎无法拒绝。迟疑地跟在对方身后,顺着田埂走到一处梯田的崖畔下。向北看去,远处的城市都在脚下,而身后却看不到山间的路。

    “为什么要纠缠梁晓怡?你想干什么?”

    小尹一惊,看着对方阴沉的脸色,心里感到了莫名的危险:“我们......只是同事和朋友。”

    “同事?呵呵,你刚才又对同事做了什么?”庆伟眯起了眼睛,然后猛地抬脚狠狠揣在对方的小腹处。

    小尹闷哼一声,腹部一疼,身子随着袭来的力道,仰面倒在麦田里。庆伟眼露凶光,紧跟着扑上去,抬腿一脚连一脚狠踢了过去。

    “同事就能抱她,就能侮辱她?敢打她的主意,小贱皮,我看你就是手贱,我踏马让你骚!”

    一声连一声的沉闷到肉的暴踢,小尹蜷缩着身躯,双手紧紧抱住头,除了一声声闷哼,咬牙忍着身上的剧痛却一声不发,仍由庆伟肆意施威。

    庆伟足足狠踢了十几脚才停了下来,看着在麦田里不停翻滚抽搐的身躯,心中才觉出了口闷气,“装什么死狗,给我站起来!”

    小尹一手撑着地面,努力了几次才颤抖着站了起来,低着头一副逆来顺受的委屈模样,精气神都被踢飞了。

    庆伟看见对方身上重叠杂乱的皮鞋印,微微一笑,看见小尹一副小受受的模样,心中一阵厌恶:“跪下!”

    小尹抬头看了一眼庆伟,稍愣了一下,然后双腿一软,噗通一声乖乖跪在麦田里。

    “真贱!你踏马的整天装出一副娘炮样给谁看,梁晓怡是什么人,岂是你能骚扰的?”

    庆伟伸出手,在小尹的脸上拍的叭叭直响,“看你这个恶心样子,我特么看见你就想揍你。今天只给你一个教训,再敢耍贱你就等着好看。”

    想到这货身上还有秘密,庆伟也不好点破,想了想,冷冷扔下一句扬长而去:“继续在这里跪着反省,五点以后再滚!不服气,就到东城分局来找我。”

    直到听不到对方的动静,小尹才惊慌地抬头扫了一圈,碧绿的麦田里除了自己,已经没有任何人的身影。他长长地出了口气,再也支撑不住了,伸手捂住腹部跌坐在麦田里,咬牙直呲冷气,可也不敢乱动,静静地坐着......

    五点多,梁晓怡开车回到小区楼下,停好车下来,看着副驾上鲜艳的玫瑰,顿了顿,开门拿过来,紧走几步塞进旁边的垃圾桶。

    乘电梯回到家里,她倒愣住了.家里空荡荡地没有一个人,她的心里一下子就空了,李晓和豆豆呢?难道他们......搬走了?

    不!心里暗呼一声,打开坤包颤抖着手取出手机,想了想,先给赵姐打了过去,听着话筒里的振铃声,焦急得快哭了。

    好在赵姐终于接了电话:“晓怡,有事?”

    “姐,你在哪里?豆豆......和李晓人呢?”

    “我们都在儿童公园呢,李晓和豆豆去划船了,你回家了?”

    梁晓怡心神一松:“嗯,我在家,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赵姐顿了顿,淡淡地说道:“豆豆一会儿还要去吃麦当劳,你自己对付晚饭吧,我们大概吃完饭才能回来。”

    梁晓怡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看着偌大的房间,心中感到深深的失落。想起自己今天一个人出去,心中有充满了内疚和不安。

    想了会心思,起身走进卧室,推开衣柜换了衣服,眼角无意看见右手边衣柜的门,那是专门放置李晓衣服的地方,迟疑了一下,伸手推开的柜门。

    嗯?怎么少了很多?

    她惊慌地又拉开底下的衣屉,衣柜中,除了底层几件早就不穿的换季衣服,里面几乎全空了,这是......李晓拿走了自己的衣服!

    李晓真的不要这个家了?梁晓怡悲从心起,跌坐在床边,双手捂着脸,肩膀一阵抖动,哽咽着默默哭泣起来。

    ......

    城西的儿童公园,李晓抱着豆豆从游船上下来,赵姐急忙上去接过豆豆,打开一杯温水喂豆豆喝了几口。

    “晓怡刚才来电话了,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李晓嗯了一声,俯身抱起豆豆,伸嘴亲了一口儿子粉嫩的脸蛋,然后喜笑颜开:“走,臭宝贝饿了,我们去吃麦当劳。”

    赵姐心下恍然,叹了口气,笑着跟了上去。在公园外上了车,李晓开车来到城区中心,在一个地下停车场停了车,然后抱着豆豆和赵姐一起走进了街道边的快餐店。

    刚点了餐,庆伟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清了李晓的所在,然后挂了电话。豆豆是眼睛饿肚子小,等庆伟和春丽赶过来,豆豆早吃饱了。

    “你俩过来这么快,周末也不闲着?”

    春丽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们去苟家原了。”

    李晓一愣,偏头说道:“赵姐,你先带豆豆去二楼玩,一会儿我来接你们。”

    麦当劳二楼有儿童乐园,自然是豆豆喜欢的地方,赵姐点点头,带着豆豆去了二楼。李晓起身去点了几杯咖啡,点了两份套餐端了回来。

    庆伟和春丽现在真饿了,拿起鸡腿啃了起来,“你知道晓怡去苟家原爬山了?”

    “我当然知道,你们怎么也去了?”

    庆伟没有啃声,低头对付眼前的快餐,春丽却毫不客气:“李晓,本来你们的事我不想管,你要离婚我也不反对,晓怡确实有错。现在她正是脆弱的时候,想问题难免不周全,你这大撒手是要毁了她?”

    李晓淡淡地说道:“怎么是我要毁了她?都要离婚了还和小鲜肉手拉手去爬山,我要是干涉了,岂不是影响她开始新的感情?”

    春丽撇撇嘴:“你真是好狠的心,明知小尹是有另外的目的你却放任不管,我今天上去和她谈了,不管怎么说,她是一个弱女人,还是豆豆的母亲。”

    “我又能怎么办?为了怕别人伤害她,哪怕与整个山城为敌我也不惧。小尹我很讨厌,对她说了无数次,可是她不会容许我去动小尹,难道你让我挽起袖子去揍人?”

    庆伟那纸巾擦了擦手,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下午我已经揍过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