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会议开成了一边倒,庞明星终于明白,马建国为何不怕马卫东而会忌惮李晓。马卫东是外来户,对东城区底细不清楚,李晓却是坐山虎,东城区的大小秘密都瞒不过他。

    今天贺志军真是载得冤枉,再想想水泵厂的班子现在全被去纪委请去喝茶,庞明星心中就有点发凉。马卫东和李晓联手,再加上纪委书记龚鹏,难道李晓是奔着马书记来的?

    马卫东满意地扫了一眼会场,准备宣布散会:“大家还有什么工作需要研究?”

    很明显,马卫东基层经验不足,现在马建国的人马乱了阵脚,这样一边倒的大好局面怎么能轻易放过?

    “马区长,我有个提议。”

    马卫东点了点头,示意李晓发言。

    “刚才,庞区长和卫区长都提到人手不够和资金欠缺的问题。现在资金问题解决了那就剩下人手的问题,我建议我们各个部局也要进行内部改革,整合科室,既然实际补贴提高了,干部也要多干点工作嘛。如果还不够,就向社会公开招考。”

    这等于是给庞明星出了个难题,分管部门最多的可是庞大区长了,机关人少还不能耽误工作,就看庞明星的本事了。

    至于卫娟这里,李晓却是给了最实在的利益:“环卫和园林工作压力加大,人手不足,我们东城下岗职工不少,像水泵厂都停产了,就从这些困难职工中招一千人,扩大环卫和园林队伍,至于待遇问题,我们可以出台新政策,提高他们的工资和补贴。”

    卫娟听了,感激地看着李晓,刚才李晓和马区长的小动作她也看见了,不过她的喜悦还没有完,李晓又送上了一份大礼。

    “刚才,马区长的计划里要新建一座大型医院,每个社区要新建一个便民医院。不过,要真正解决就医难的问题,我们就要先健全覆盖全区的医疗保险制度,加大政府投入。马区长曾经想把全区的医疗报销比例再提高三十个百分点,达到百分之七十五,只是这样一来,卫娟同志可要多辛苦了。”

    卫娟心花怒放,李晓这是又送权利又送政绩啊!她忙点头:“如果真能这样,我就是累死都乐意啊!”

    马区长心中一动,知道这是李晓给自己送政绩。重视民生,这也是自己主政以来的亮点,和马建国可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就是花多少钱也要上啊。

    “我们发展经济就是为了提高民生水平,除了一号公告上的福利政策,提高全区医疗报销比例,我是不遗余力,谁还有不同意见吗?”

    会场的人自然不会不同意,这是涉及全区人的福利,谁也没胆子犯众怒。

    马区长看没人反对,满意地表态:“好!这项建议全票通过,就由卫区长具体组织实施,谁还有其它要说的没有?”

    李晓接过话头:“马区长,我还有几句话要说说。”

    “刚才张区长说到土地问题,现在我们平整了丘陵山区,整合了乡镇,不会多占一分耕地,反而,我们区会新增耕地几千亩,这是国家提倡的土地政策吧。下一步对农业也会有大的投入,张区长是分管领导,担子也不会轻啊!”

    张伟心中一喜,李晓够意思,他也会投桃报李:“马区长,听了你的发展计划我很期待。如果,我们东城的这些计划都能实现,到时会是什么效果啊。”

    马区长哈哈一笑,“不要说全部了,只要计划能实现一半,我们东城的前景肯定是很美好的,我想用两个指标来与大家共勉。”

    马区长哈哈一笑,然后大气地竖起两根手指:“今年我们力争在全市工业经济总量区县排名第一。工业固定投资力争突破五百个亿,争取进入全省前十!”

    联席扩大会议结束了,庞明星失落地离开会场。今天意外折了贺局长这员大将,还没有捞到丝毫好处。不出意外,马建国再不回来主持大局,自己在区政府真成孤家寡人了。

    ......

    第二天是星期一,梁晓怡早上来到单位,刚进办公室坐下,严芳就敲门进来了,“梁部长,好事来了,庄总通知我们去小会议室开会。”

    这就怪了,通知开会的人竟然是严芳,自己可是部长级别,具体会议内容竟然一无所知,“开个会而已,怎么就是好事了?”

    “嘻嘻,明天下午我们就要去海城培训了,海城可是沿海旅游城市,真向往那里的风光。九点钟开会,我先去通知其他人了。”

    明天下午就去海城,想起上次自己上报的培训名单,梁晓怡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去培训的人选中有小尹,李晓心里最忌讳的就是小尹,如果两人再去千里之外的海城,李晓会怎么想,现在去掉小尹还来得急么?

    想了想,梁晓怡拿起座机给庄总打了过去。

    “梁部长,马上要开会了,你有事?”

    “庄总,去海城培训的人员,现在能不能更换一下人选?”

    “怎么现在才提,你想更换谁?”

    “部里有些工作离不开人,我想让尹小冬留下。”

    “名单已经上报到总部了,这次是总部全国集中培训,那边的房间都按男女分配好了,小尹又是南方人,还是不换的好,总部很注重工作流程,现在更换来不及了。”

    梁晓怡顿了顿,立即说道:“那就让我留下吧,部里工作离不开人。”

    “那更不行了,这次东商总共去十个人,你是带队领导,又是改制领导小组成员,培训也和改制有关,你不去就闹了笑话。时间快到了,开会吧。”

    听到话筒中传来的嘟嘟声,梁晓怡苦涩地一笑,当初上报名单,小尹资格不够,还是自己报上去的,现在倒为难住了自己,想避嫌都做不到。

    拿起手机,给李晓打了过去,说一说明天去海城的事,顺便解释一番,结果李晓手机通着,却一直没有接听。

    梁晓怡心中一疼,现在连我的电话也不愿接了么?收起手机,看看开会时间快到了,她无比失落地走出办公室,走向南边的小会议室。

    会议室里其它人都到了,庄总是领导,自然要晚到,梁晓怡在会议桌顶头左边的首位坐下,抬眼扫了一圈。小尹在斜对面靠后位置坐着,看到梁晓怡看过来,小尹眼神躲闪着低下了头。

    梁晓怡虽然不知道庆伟痛殴了小尹,但是想起前天在苟家原上的情景,现在感觉特别尴尬。看来,自己以前真的太作了。李晓是正确的,男女之间哪有纯洁的友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