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梁晓怡早上醒来,觉得精神很不好。整夜想着和李晓之间的事,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

    洗漱出来来到餐桌,除了在家里忙碌的赵姐,家里已经没有了李晓的身影。落寞地吃过赵姐准备的早餐,精神才勉强恢复了许多。

    回到卧室,眼角无意扫到墙上悬挂的结婚照,梁晓怡愣住了,静静地看着上面依旧甜蜜依偎的身影,眼泪下意识又簌簌流了下来。心神顿时被悔恨攥住了,我真浑啊,什么时候把自己的爱情弄丢了。

    失魂落魄地整理好行李,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一点多,梁晓怡依依不舍地拖着拉杆箱来到客厅,然后走进厨房,轻轻抱住了赵姐。

    “姐,我去出差了,豆豆和晓晓就都靠你照顾了。”

    梁晓怡鼻尖一酸,声音哽咽起来。赵姐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梁晓怡的肩膀,心中也不是滋味。

    “放心,家里有我呢,倒是你出门在外,凡事小心,注意照顾好自己。我们女人都不容易,不管晓晓心里咋想,你心里要有主意,千万别再走错了路,豆豆今后还要靠你呢。”

    “嗯,我知道了,我每天晚上都会给你打电话,和豆豆说说话。”

    梁晓怡点点头,放开赵姐,走到客厅抽出纸巾擦了擦眼睛,忍着心头的万般不舍,提着拉杆箱开门走了。

    打车来到东商大楼,在一楼放下拉杆箱,然后乘电梯直接到了顶楼餐厅。一眼就看到严芳、小尹、小静和王晓茵四个人在一张餐桌前坐着。

    “呵呵,梁大美人来了,庄总可牵挂你了,刚才还打电话问你到了没有。”

    看着严芳脸上浓得几乎要掉下来的妆容,梁晓怡心里有点反感:“庄总现在眼里只有你严主管,他要问我不会亲自给我打电话?”

    严芳一愣,然后笑得花枝乱颤:“嘻嘻,开个玩笑。看你精神不济,不会是临走夫妻舍不得,又在家里被老公摧残了一次?”

    “别自己龌龊过了,拿你的心按别人。”梁晓怡懒得和她多说,应付了一句就走到小静身边坐下,对小尹眼巴巴的搭讪也不理会。

    很快,庄总出现在餐厅,和大家吃了顿便饭,稍作休息后,大家就下楼准备出发。集团派了两辆考斯特商务车停在楼下。

    来到车旁,竟有许多家属来车前送别,梁晓怡站在一旁,看着别人秀恩爱,心里十分地落寞。她不停打量着马路的方向,盼望李晓能突然出现,给自己一个温暖的送别。

    早上,她给李晓发了信息,提醒他照看家里,也说了具体出发的时间,潜意识里是想让李晓来送送自己。可直到临上车出发,李晓也没有出现,她知道,李晓是不会来了。

    梁晓怡去一楼取了拉杆箱,还没有回到车旁,小尹殷勤地跑过来,要接过箱子送到车上。梁晓怡冷着脸拒绝了,自己提着拉杆箱送到车上。

    ......

    下午一点半,李晓带着人来到楼下,张静让酒店派了两辆车,送大家去机场。张静她们是下午三点左右的飞机,车到机场时刚好两点,让人去前台取机票托运行李。

    李晓陪着剩余的人在候机大厅一角的咖啡厅等候,大概受到机厅内分别的气氛感染,李雅萍今天胆子倒大了,手从桌下偷偷伸过来拉住了李晓的手,有点蠢蠢欲动的样子。

    “师兄,要不我不去了,我走了谁在办公室照顾你,你工作起来又照顾不好自己,我真的不放心。”

    咦?同事都在呢,李晓使劲抽出手,然后伸到桌面双手捧住咖啡杯:“开什么玩笑,你是招商组长,区里等米下锅呢,你不去谁去?至于我嘛,好说,区办那么多小姑娘,我挑一个漂亮的不行?”

    李雅萍杏眼一瞪:“你敢!”

    张静心里酸味直涌,师兄师妹呀,我压力好大,想了想,俯身过来小声说道:“行了,同事都在这里看着,你们这是打情骂俏?”

    是你在看着吧?李雅萍讪讪地笑着坐直了,不甘地打消了心中的悸动。分别的时刻过得真快,机场广播提醒登记时间到了。

    大家起身过去准备登机,李晓送到了安检口,众人一一话别。李雅萍过安检口时,突然顿住脚步,转身扑到李晓面前,伸手紧紧拥抱住李晓,眼睛眼看着就红了。

    嗯?李晓愣住了,伸手轻扯了扯竟扯不开。几个过了安检口的东城区干部,顿时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嗯?这是神马情况?

    张静也愣住了,你这丫头胆儿真肥,竟做了姐想做不敢做的事,拥抱我也需要呀。顿了顿,张静红着脸也走过来,伸手从侧面给李晓来了个拥抱,然后使劲拉开李雅萍:“你想害死你师兄啊,快走吧。”

    三人行?!几个东城的干部吓得都不敢回头了,再看会不会被灭口?呵呵。

    李晓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挥手看着张静一行走向登机口。直到看着她们进了登机通道,想着这里有监控,急忙退回到候机大厅的人流中。

    等平静了下来,李晓却没有离开大厅,想起早上收到晓怡的信息,她们也是下午三点四十五的班机,如果没有意外,这个时候她们应该也到了候机厅。

    自己需要不需要也送一送晓怡?踌躇着想了想,眼睛下意识打量着大厅内来来往往的乘客。很快,一个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梁晓怡一个人坐在一群人靠边的位置,也没有和旁边的同事说话,显得孤单而萧索。

    梁晓怡一行人不到两点半就进了候机大厅,去前台换了登机牌,去托运了行李,一行人就找位置在一起坐下。

    小尹刻意地坐到梁晓怡身边,殷勤地递过来一瓶水:“姐,喝点水。”

    梁晓怡没有接,转头直直地盯着小尹,眼神却有点冷:“小尹,早上我好像对你说过了,请注意同事间的分寸。你想做什么?这么多女同事你怎么不去送水,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们,怎么,真打算追求我?”

    小尹显然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一时倒愣住了。这爱作的公主病呢?顿了顿,小尹萌萌地眼珠一转,小声说道:“姐,我感觉,我可能爱上你了。”

    竟然表白了?梁晓怡冷冷一笑:“好啊,你姐夫因为你跟我要分手,你愿意当接盘侠很好,那培训回来我们就去登记?”

    小尹又是一愣,这又是什么情况?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都不在自己掌控范围内了?

    “姐,是不是......太快了,你真要离婚?”

    “是啊,你的功夫没有白费,我们都签了离婚协议,你表白的正是时候。”

    戏好像演砸了,小尹心里一慌:“嗯?真要离婚,那家和儿子你都舍得?”

    小尹惊慌的神情梁晓怡尽收眼底,心底深处那一丝暧昧的感觉原来就是一个笑话,她此刻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怎么,不想我离婚,那你这是跟我刷流氓?都被别人打了你还不长记性,真想让别人打断你的腿?”

    小尹脸色涨红,尴尬地躲到旁边坐下。梁晓怡此刻肠子都悔青了,原来在小尹眼里,自己就是一个无聊时消遣的玩伴而已。山城的那几个人又能是什么好东西,秦城的那位老男人呢,无非是看重利益的情况下,顺便对自己起了占有欲而已。

    梁晓怡好想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不爱自己的,自己去招惹了,爱自己的人,自己又没有好好珍惜,这样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

    梁晓怡心如死灰,看着眼前的来往走过的乘客,眼神中却空洞无物,心中突然思念起李晓来。似乎......只有李晓一直在深爱着自己,哪怕如今要分手了,她相信他心里仍旧有自己,我真是傻到家了!

    嗯?梁晓怡突然愣住了,然后张大了嘴,眼泪顿时涌出了眼眶,心中所想的人竟出现在自己面前。

    “晓晓!”

    梁晓怡悲鸣一声,起身跌得撞撞地扑进李晓怀中,伸手紧紧环住对方的腰身,头抵在坚实温暖的胸膛上轻轻蹭着,心中的所有委屈都消散了。

    “我就知道你会来送我,呜呜......”

    李晓的心狠狠疼了一把,伸手轻轻回抱了过去。梁晓怡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傲娇都丢掉了,成了一个柔弱的女人。虽然不能在一起了,但是内心里还是爱着她的。

    东商的一干人都吃惊地看着眼前感人的一幕,原来傲娇的冰山美人,也有软倒在男人怀里的时候,这个令梁晓怡倾心的男人又是谁?

    “这是梁部长的老公,东城区的副区长李晓。”

    “哇,副区长,这么年轻!”

    小声议论纷纷的同事,谁也没有注意到,小尹悄悄退到旁边的拐角处,躲在一个李晓看不见的角落。

    “好了,别哭了,你的同事都看着呢。”

    梁晓怡红着脸仰起头,仍由李晓用纸巾替自己擦去泪痕。然后破涕为笑,松开李晓,拉着李晓的手来到坐着的同事面前。

    “这是我的老公李晓。”

    东商的同事都纷纷站了起来,拘谨地连声和李晓打招呼。李晓微笑着和众人问好,显得没有一点架子。

    最后登机的时候,李晓一直送梁晓怡到了安检口,小声叮咛道:“去海城注意安全,那边是别人的地盘,记得凡事多长个心眼,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就给我打电话。”

    梁晓怡点头如小鸡吃米,完全成了一个幸福的小女人,最后依依不舍地和挥泪李晓拥别,一步三回头的走进登机甬道。

    直到飞机临空呼啸着起飞,李晓放下手,苦涩的一笑,拿起手机给田军打了过去,叮咛了一番,挂了电话,又给小白打了过去。

    “小白,我想你该去海城休个长假了。嗯,越快越好。拜托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