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夜色如墨,茶香渺渺。S大充满文人气息的竹园教授楼里,两张躺椅临窗而置,一老一小师徒二人舒服地躺在上面,话题却是生活气息浓烈。

    “今天招商的人已经出发去了南方,估计战果会很大,荒地平整正在昼夜进行,污水处理厂也会在投资商正式投产前完工,南郊新区固定投资至少会在二百亿以上。利用土地收益,我们制定了‘53211’民生工程计划,我想到下半年,东城区建设的初步效果就出来了。”

    周老眯着眼,微微颔首:“嗯,不错,很不错。用荒地解决了土地问题,这招有点意思。招商解决了经济问题,还考虑到了环保问题,更难得的是竟然启动了民生工程,很全面了。”

    李晓心里一松,坐起来拿过烟盒,给老师先点上,然后自己点了一支,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

    周老抽了两口烟,突然偏头嘲讽地笑了笑:“就这些东西?那你出门不要说是我周厉光的弟子,我嫌丢人。就这些东西,大一读经济专业的学生都能想到,你得意什么?”

    李晓自然不服气:“老师,书上得来终觉浅,能想到是一回事,要落实在现实中,那是要流汗的,甚至是要流血的。在山城要做成一件事很不容易,纪委的茶我都喝过了。”

    “呵呵,知道你不服气。你费尽心里找了个荒地平整打开了局面,你的新东城建设,把老百姓的利益考虑到了。这一点你做得好,许多地方一味地损害大众利益,让少数人得利,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这违背了我们改革的初衷,很不好!”

    “就是啊,我做的还不错,看你刚才一副逐我出师门的架势,我都想给师母打电话了,免得你和小师妹扯不清,呵呵。”

    “滚蛋,少打马虎眼。我当初让你研究的方向是什么?不要当了个小区长就把专业丢了,你再不开窍我真逐你出师门。”

    李晓呵呵一笑:“老师放心,我怎么会把专业丢了,不就是最难的城市经济改造么?我下午已经去城市分院请丁教授带队出发了,给东城的城区把把脉,重新设计出一个城市新方案。”

    周老坐了起来,眼神也亮了:“哦?你小子还给我打埋伏,说,下一步打算是什么?”

    “一点带面,重点突破,最后全面开花。我打算把城区所有企业迁出城区,再重新组合改制,利用南郊新区工业需要,把这些半死不活的企业救活。城中空出来的土地,重新设计规划,建成商业中心和金融中心,在想社会进行专业招标。”

    周老点点头,松了一口气,重新躺了下去:“嗯,不错,城市本来就是经济集合体,最能产生效益的地方,偏偏我们有些人就爱开发房地产,吃土地财政,这如何能长久?你的这个点选在哪里?”

    李晓眼神一凛:“区水泵厂,在城区占地几百亩,靠银行贷款过日子。厂领导现在全在纪委喝茶,估计是出不来了。先对企业进行破产处理,厂里职工进行培训,在南郊新区重新安置,新建的安居工程就以安置职工为重点。”

    周老思索了良久,终于点了点头:“想法不错,做的也不错,站在大多人一面,反对的声音就会小。但是你不要盲目乐观,你这南郊城区同时进行,蛋糕太大了,不好,我估计会有人出来参合。”

    李晓立即杀气腾腾:“有二师兄这个杀神坐镇山城,谁敢冒头就请他进纪委喝茶。”

    周老摆摆手:“你想的太简单了,在利益面前,地位再高的人也会忍不住心动。你想过没有,有的人中锋也不一定压得住。”

    李晓倒吸一口凉气,要不是在尊师面前,简直想爆粗口了:“都还要点脸不,地位都那么高了,还打基层的主意?”

    “哼,这有什么奇怪的,地位更高的人手里有大利益,他们敢去碰么,只有吃基层才能吃得舒服吃得放心。”

    李晓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要做点事怎么这么难,难道要动用大师兄不成,这也太荒唐了吧?”

    “你想的轻松?你大师兄上得太高了,天庭的人也不好随便插手人间的事,隔着层级太多了也不方便出手,体制内的事情太复杂了,这一点你体会被我深。”

    李晓沉默了,郁闷地抽起来烟。周老看李晓情绪低落,不由打趣道:“先别慌,山城这几年太不争气,省里早动了换班子的心思,你在东城区的建设一展开,必然引起省里领导重视,说不定会有别的助力也说不定。”

    李晓摇了摇头:“看不见的助力我不指望,倒是现在我就惹上了省里的麻烦。”

    “嗯?就说你今晚过来看我,你是没有大事不登门啊,说,惹到省里谁?”

    “不知道。”

    “嗯?拿老师开心呢?”

    李晓想了想,还是早点求救吧:“我和妻子签了离婚协议,她应该被卷入了省里到山城的一条利益线,想脱身都难,她是宁愿和我离婚都不说是谁。”

    “她人在山城,怎么和省里的大佬牵扯上,难道是那些山城的人拉她进去的?”

    “嗯,估计是这样。山城的领导夫人们搞了一个俱乐部,里面出入的都是体制内的人和一些富豪,我考虑应该少不了利益交易。”

    “哼,俱乐部,干正事一塌糊涂,走歪门邪道倒是熟溜的很。你也真是丢人,快到而立之年连个媳妇都看不住,她陷得深不深?”

    “不清楚,她是被山城一个副市长的妻子拉进去的,我已经安排人准备打进去,摸清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至于牵扯到省里的人,我就是丢掉职务也要溅他一身血。”

    “你这小子,慌什么,想溅人家一身血也要够得上才行,先把情况摸清楚。我家那书呆子留学不回来,我和你师母还靠你养老呢。哼,拆散我弟子的家,真当我们是死人。”

    李晓连连摆手:“别,把你牵扯进去我就真成了罪人,到时再说。”

    “管我什么事?我要你们这些学生吃闲饭,你搞清是谁就好,剩下交给我,给你大师兄一个电话的事。”

    李晓瞪大了眼睛:“你不是说他不好出手么?”

    “那也得看是什么事情,毁家夺妻,天理难容。你大师兄插手山城的事情太引人注目,呵呵,管省里这些人不正好?”

    顿了顿,周老安慰道:“你也别难过了,自从唐以来开科取士,我们读书人岂是好惹的?现在你们都算学院派,你把东城区的事情干好,别给我丢人就行。看你心浮气躁的,拿围棋过来,我们师徒来个秉烛夜战!”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