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棋开半端,李晓一如既往败局已现,棋面上黑子已被白子大面积困住,只剩一个小角还有一口活气,在独力苦苦支撑。

    周老虐够了李晓,懒洋洋靠在躺椅上,一边品着茶,一边玩味地看着李晓的眉头皱成了川字,“嗯,慢慢想,我就喜欢你这种不认输的性格,呵呵。”

    “那是,虐人你能不喜欢么?”

    “呵呵,棋局就是谋局布阵,必须多思考,想定了就大胆下子。你现在做的事就需要早点谋局,而不要等着麻烦找不门来,临时抱佛脚,不行!”

    李晓不解:“早点谋局?我不是基本都考虑到位了,从招商到投资落户,从乡村到城市都是早有谋划。”

    “呵呵,不行,完全不够。你得跳出棋局站得更高去看,总盯着东城区可不行,你的早点考虑山城秦城,甚至是四九城都要想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要等人家杀上门了再去准备,我怕你再进纪委喝茶哟。”

    得想这么远,李晓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太复杂,求老师指条明路?”

    周老气恼地伸手指着李晓:“你这是赖上我了,我问你,你招的都是什么投资商?”

    “全部是台商啊。”

    “人家台岛没有地方啊,人家干嘛跑到你们山城?”

    嗯?李晓低头沉思,然后猛然抬起头,眼神亮得吓人:“老师是说经济之外的因素?”

    “呵呵,你学过政治经济学这门课,还不算太笨,既然实业界愿意回来投资,那么其他东西愿意不愿意回来呢?”

    李晓倒吸一口冷气:“老师,我就是一个副区长而已,那种事情太大了,不是我这个级别可以考虑的。”

    “呵呵,你现在也做不了这种大事,但是如果你的新区都成了台商,上级会怎么看?你可以向着这个方向考虑,整个民族都关注的事,你何不借借东风,位卑未敢忘国忧,呵呵,到时谁还敢轻易动你?”

    李晓眼睛亮了:“老师,我应该怎么做?”

    “很简单,先让第一个台商落户,然后把将要来的台商信息都报到省里台办,剩下的事情自然会有人去做,这么大的政绩,别人自然会分润一些,你是首创者,你不想领都不行,呵呵。”

    “老师,对体质内的事情这么精通,你真的是研究经济的?”

    “滚远,我什么都不研究。看到我在校园打门球,和小师妹献殷勤,你以为我想这样?”

    李晓玩味地一笑:“我懂,出了大师兄这个奇葩,你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怕拉仇恨,你故意在自污,好叫别人放心。”

    周老缓缓品了口茶,笑得好像偷到鸡的狐狸:“呵呵,自污!自污好啊,打球聊天好不快哉。”

    “老师,你那不是聊天,是典型的撩妹!”

    “呵呵,撩什么都行,反正我身体好着呢,暂时还死不了,秦城有些人做事就得缩手缩脚,急死他们。”

    这时,李晓的手机意外来了电话,拿起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李晓迟疑之间,周老点点头:“接吧,晚上说不定有什么急事。”

    李晓点点头,接通了电话:“你好。”

    “你好,李区长,我是市委谭小青。”

    李晓很意外:“谭部长,怎么是您,有事请指示。”

    “谈不上指示,你在秦城吧,我也在秦城,我们见个面吧,有些私事想和你交流一下。”

    市委宣传部长相邀,李晓真不敢拒绝:“好的,你说和地址,我马上赶过来。”

    “我发个信息,免得你忘了,一会见。”

    李晓挂了电话,向老师说道:“老师,我得去见一个人。她是山城的宣传部长,也不知道有什么事。”

    “哦?一个女人却做到常委部长,也算了得,你知道她的情况?”

    “知道一点,三十五左右,行事很低调,也不是从秦城外派到山城的干部,是从四九城直接调下来的。”

    周老思索了十几秒,然后说道:“有点意思,有点像天外飞人似的。那你去吧,太晚就自己找地方休息,我睡觉沉,就不要吵醒我了。”

    半个小时后,李晓已经身在秦城南郊的一处小区中。按照手机信息的提示,乘电梯来到三号楼的十五楼,按响了门铃。

    门很快开了,谭小青探头出来,微微一笑:“你来的到挺快,快进来吧。”

    “谭部长好!”

    谭小青摆摆手,“叫我谭姐就好,在家里称呼什么部长的,听着也别扭,来,换鞋。”

    一身家居宽松服的谭小青,弯腰取出一双拖鞋放在李晓身前。李晓换了鞋,跟着主人走进客厅。快速打量了一番房间布局,常见的三居室格局,布置的也很典雅。

    李晓在沙发一角坐下,双手平放在双膝上,房间里似乎只有谭小青一个人,他越发显得拘谨了。

    “茶,还是咖啡?”

    看见茶几上一只粉色玻璃杯里是咖啡,李晓自然要和领导同步:“咖啡,谢谢。”

    谭小青冲了一杯咖啡送过来,慵懒地在沙发上坐下,看李晓拘谨的样子,微微一笑,“不要紧张,就当在自己家一样,我们就是朋友间聊天,呵呵。”

    李晓哪敢放松坐下。女人都是奇怪的生物,何况面对的是一个年轻的女领导:“谭......部长,您找我来是?”

    “叫我谭姐或小青姐都可以,我说了,是朋友间聊天。”

    朋友?高攀不起呀。李晓端起咖啡品了几口,然后静静等着谭小青先开口。

    出乎李晓的意料,谭小青却身子侧着后靠在沙发背上,双腿竟舒展地放在沙发上,一对玉足仅仅距离李晓不足一米,然后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李晓。

    这太......意外,太不庄重了!

    李晓扫了一眼那瓷白的玉足一眼,低头借着喝咖啡,不敢再去看。心中却越发困惑了,谭小青究竟要谈什么?

    足足安静了五分钟,谭小青终于开口了:“你在市里立下了军令状,又在东城南郊平整几十平方公里的丘陵荒地,我想知道,你有把握招到大投资商?”

    李晓松了口气,并没有把话说死:“嗯,有了场地,就要大力招商,应该能招到一些吧。”

    “呵呵,你还是不放心我,今后的投资商是不是和鼎城集团一样都是台商?”

    “嗯,应该是吧。”

    谭小青眼神一亮,顿了顿,才说道:“你应该有什么特殊渠道,否则,不可能即将引进的都是鼎城这样的台商企业。”

    李晓未置可否,既没有点头肯定,也没有摇头否定,只是又喝了口咖啡。

    谭小青想了想,试探着说道:“家父在四九城台办是领导之一,我爷爷是谭平山,一个老军人。”

    谭平山!李晓想了想,然后偏头看了过来,眼睛不由瞪大了。太意外了,原来谭小青是根红苗正的三代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