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早上,李晓从客房出来,大脑感觉还是昏昏沉沉的。昨晚谭小青谈性太高,一直谈到快凌晨两点,两人才分别回房间休息。

    “起来了,快去洗脸,早餐马上就好。”

    李晓洗漱出来,谭小青已经端来了煎蛋和牛奶。看着一身家居服,系着围裙忙碌的谭小青,李晓心中真是感慨不已。

    侯门娇贵女,低调如尘埃。想起经常见到的那些公子哥,其嚣张的做派令人发指,和这些真正的天家比起来,怎么看都是一个笑话。

    经过昨夜的倾心交谈,李晓已经不那么拘束了,道了声谢,轻松地在餐桌旁坐下,拿起筷子埋头吃了起来。

    “谭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四九城?其实打个电话回去也可以,怎么要专程回去一趟?”

    谭小青摇了摇头:“今天下午就乘飞机回去,从春节过后就没有回去,也该回家看望一下老人。按你所说这么多集中的台商投资,这事情不小,家父是第一副职,也需要这份成绩,尽早汇报上去,也好为你最大争取一下优惠政策。”

    “谢谢,东城区现在财政困难,历史欠债太多,我是举债撑着两大工程,这些钱可是要还的,就盼着上级能拨一笔专款下来让我缓口气。”

    谭小青优雅地喝了口牛奶,然后笑了笑:“唉,都难,山城难省里也难,就是有拨款,层层剥皮下来,你又能拿多少?只有在困难中趟出一条路,你才能出头,我看好你。”

    李晓苦涩一笑,都是口头安慰奖,来点物质奖励不更好?低头吃完了早餐,顺手端起盘子去厨房洗了,然后回到客厅坐下,想起昨晚谭小青的猜测,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心中压力山大。

    谭小青似乎知道李晓再想什么:“李晓,你先不要多想,都是体制内的人,大小都是组织纪律管着,老天又能饶过谁?你先慢慢摸清情况,不要轻举妄动,除了你的关系,到时我自然会为你出力,最重要的是搜集证据。”

    李晓点点头,随手摸出烟,想到谭小青见不得烟,又收了起来。这时,李晓的手机却意外响了起来,从手包里取出手机一看,是马区长的号码,他立即接通了。

    “班长好。”

    话筒里声音很嘈杂:“李区长,你快回来,出事了!水泵厂的职工早上把区政府大门堵了,人数有几百人,职工情绪很激动,我和梁书记都在现场。”

    “嗯?好,我马上赶回来,职工闹事的原因是什么?”

    “说不清,好像是有人造谣,说区里要把厂子卖了,不说了,我尽量维持现场秩序,东城分局的警力不够,市局支援马上到。”

    李晓一惊,急忙说道:“班长,千万不要采取强制措施,维持住局面就行,我马上走高速赶回来。”

    挂了电话,李晓起身说道:“谭姐,区里出事了,我得尽快赶回去,麻烦你给宣传部门打个招呼,不要让消息扩散出去,我先走了。”

    不等谭小青再说什么,李晓就在门廊处换了鞋,开门离开了。乘电梯下楼跑出小区,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听到是长途还犹豫着不想拉,李晓摸出几张大钞摔过去就搞定了。

    也多亏出租司机都是城市活地图,在秦城南郊抄近道上了回山城的高速。在李晓加了钱的情况下,司机大哥也不含糊,又是一路飞奔,在李晓不断打电话的过程中,仅仅两个小时就杀进了山城城区。

    到区政府门口时,十点刚过。李晓下车来,却看到去政府门口早正常了,哪里还有几百职工的影子?

    “那些来闹事的人呢?已经解决了?”

    门卫的保安立即答道:“李区长,您可回来了,快去大礼堂吧,马区长把那些人都请进了大礼堂,里面正在谈判呢,警察也来了不少,但是事情好像不好解决。”

    李晓点点头,立即跑向大院东侧的大礼堂,到门口时,就看到庆伟穿着便衣正走了出来。

    “李晓,回来这么快?”

    李晓缓了口气,立即问道:“里面情况怎么样?”

    庆伟脸色不大好看:“很复杂,你打了电话后,我带着便衣混进去摸了摸,是有几个混子在里面挑事。奇怪的是,那些捣乱的人,及时雨的人和马辉辉的人都有,我判断应该是马辉辉说动了宋维军,市局的警察也不大配合,完全是看热闹。”

    李晓皱起了眉头:“区里没有说要卖水泵厂,只是资产清算公告,对职工安置也有公告,应该说对职工很有好处,他们怎么会跟着宋维军和马辉辉的人闹事?”

    “纪委审查了水泵厂班子,我估计区里的公告被人撕了,再加上有人煽风点火,职工又不清楚情况,很容易受蛊惑。”

    李晓眼神冷了下来:“对方有多少人?”

    “十几个吧,我大队的人都分散在里面盯着,领头的是一个叫‘大头’的人,那可是宋维军的干将。另外陈大勇在大门口时还在,让职工进大礼堂时却溜了。”

    “你们大队来了多少警力?”

    庆伟皱起了眉头:“你想动手?你看看旁边那辆奔驰车,宋维军和马辉辉都在里面坐着,马区长也退缩了。现在大队和治安大队的干警几乎都在这里,只是市局的支队长和刘局长都在,他们可不愿得罪宋维军。”

    李晓转头扫了一眼奔驰车,转回来时眼神中已经有了杀气:“宋天明都没有这么牛,我们今后面对的比这更复杂,几个黑涩会混子就能让我退让了,你进去布置吧,我先进去,听我口令就动手。”

    庆伟点点头先走了进去,然后,李晓顺着大门走了进去。主席台上只有马卫东在对着话筒解释着,旁边陪着的只有梁淑萍和卫娟两个女领导,其它区领导一个都不见。

    而台下却是黑压压的一片,现场足有四五百人,嘈杂声不绝于耳,快赶上全区干部大会了,大场面啊!

    李晓走上台,在马卫东身边坐了下来,梁淑萍低头附耳过来悄声说道:“你进来干什么?刚才宋市长儿子进来转了一圈,市局带队领导就蔫了,你这不是来惹麻烦。”

    李晓不为所动:“纪委龚鹏呢?”

    “昨天去省纪委开会了,庞明星请了病假,其它领导几乎都不在家,是卫区长第一个去大门劝慰职工了。”

    李晓点点头,听着马卫东不断解释区里的政策,台下中央位置的职工倒没有什么,都静静坐着听马区长讲话。后面和前面倒有几个黑西装架着二郎腿,在鼓嘈不休,不时还站起来挥手鼓动一下气氛。

    看着会场下周围大批干警站着,李晓心里对马卫东有点失望。到底是习惯了大机关那一套你好我好大家好,少了点基层经验。

    此时软弱讨好能顶过去吗?宋维军和马辉辉就把你一个区长吓住了。和黑涩会讲道理,讲得通吗?你当你是唐僧,和妖怪讲佛法?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