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19章 你这是吃定我了
    李晓回到办公室,点了支烟,闷闷地抽了起来。出师不利啊,今天被宋维军和马辉辉这么一搅和,城区改造就得另外选一个突破口。

    可是,现在没有哪一家厂有水泵厂这样便利的条件,历史欠账多,占地面积广,领导班子集体被审查,正好借机打开局面。如果在这里取得一个典范,其它位于城区的厂家会争先恐后求区里出手改制。

    城市是人口最集中的地方,矛盾复杂多变,也是最难打开局面的地方。城市经济,谈何容易?

    “李区长,有山城报社记者找你。”张春丽敲了敲门,领着宋茜走了进来。

    李晓惊醒过来,掐灭了烟,看是刚才的那位女记者,不想接待又碍于是春丽带来的,就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让宋茜坐下。

    春丽泡了茶送过来,恰好桌上的固话响了,顺手接了起来,只听了一句就捂住了话筒:“是市府丁秘书长的电话。”

    该来的总要来,李晓接过话筒,先问了声好:“丁秘书长好,我是东城区李晓。”

    “李区长,你们东城区怎么回事?怎么把宋维军给抓了,你不知道他是谁吗?”

    李晓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秘书长,你的意思是?”

    “快把人放了!你们东城区在搞什么,几百人到区委闹事,山城贴吧都有信息了,还得市府替你们擦屁股。”

    “放人我办不到,水泵厂职工之所以来闹事,就是宋维军和马建国的儿子马辉辉组织的,这个情况可是很严重的违法行为。”

    “谁违法了?你有什么证据?不要信口开河,人关在哪个分局?”

    “丁秘书长,信口开河的是你吧,这么大的事情你装看不见?人已经送到省纪委巡视组了,你有本事上门去要?”

    不等对方再说什么,李晓哐地一声重重放下话筒,惊得宋茜和张春丽都盯着李晓看。

    春丽担忧地劝道:“李区长,你发什么火?人家可是上级领导,背后代表谁你不清楚?”

    “我当然知道,抓了小的,来了老的,尽管让他们来好了。黑涩会来闹事也正常,我就生气,一群困难职工竟然支持混子,真是够讽刺。你先去忙吧。”

    春丽点点头离开,李晓看了看宋茜,突然问道:“宋记者,看你一腔正气的,你能把这件事报道出来吗?”

    宋茜委屈地咬咬嘴唇,低下头说道:“不能,这样的新闻我就是写出来,稿子也会被主编给拿掉。”

    李晓嘲讽地撇撇嘴:“这下你满意了,水泵厂改制泡汤,还莫名其妙得罪了山城市领导,东城区其它事情今后都会很麻烦的。”

    “对不起,那个外号叫大头的,原来是厂里的临时工,后来自己辞职走了。昨天晚上他带人来厂里拜访,说你是大贪官,收了南方老板的钱,要买厂子,今天早上来一个人就给五十块钱饭钱。”

    “嗯?你怎么知道?”

    “他昨晚也找我父亲来说了,我正好在家。”

    “看来这个大头是受人安排来组织闹事的,他现场发了钱没有?你有没有拍到?”

    “他们在厂门口发钱了,然后用几辆大巴车把人拉到区政府门口街道旁。我觉得蹊跷也跟着父亲来了,那大头还给我三百块钱,让我把闹事场面拍下来发网上去。”

    李晓都无语了:“你可是记者,连这么简单的把戏都看不透?”

    “哪能呢,我怎么会听他们的。你现在最关心的应该是证据,现场一切情况我都拍下了,还录了音。”

    李晓心头一喜,看着宋茜下意识伸出了手:“呵呵,不愧是记者,职业敏感性就是高,把你拍到的东西和录音快拿出来看看。”

    宋茜抱紧相机,身子往后一缩:“我可以给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嗯?李晓尴尬地收回手:“说吧,要多少钱?反正在你们眼里我是大贪官,钱有的是,你开个价。”

    宋茜急了:“你是什么人我都清楚,东城区里最近大动作不断,又牵扯到水泵厂,我出于关心家里,就暗中走访了一遍,下梁我也去过了。我不要钱,只要你把水泵厂的事情做好,我全力支持你。”

    咦!李晓倒有点钦佩宋茜的坚持,摊开手摇了摇头:“你也看到了,水泵厂领导班子全部有问题,职工又是这个样子,我可不敢去惹了。万一今后谁再给五十块钱,我不是又倒霉了。纪委的茶真不好喝,我可不希望再进去一回。”

    宋茜瞪大了眼睛:“你被纪委带走过,我暗访时下梁没有人说啊?”

    “嗯,这是我的嗅事,谁会对你说。当初可是正儿八经的‘双指’措施,还被人押着在这大院游了次街,当时我是狼狈到家了。”

    “那你怎么出来了?”

    李晓翻了翻眼睛:“你盼着我被送进监狱?纪委抓我的人进去喝茶了,我出来还升了职,狗血吧?”

    “嘻嘻,是够喜剧的,那说明你是清白的。”

    “呵呵,也有可能是我背景强大,他们不敢不放我,就像刚才那个电话。”

    宋茜笑了:“不会,你是草根,南郊大厂的工人子弟,我都去暗访过。没想到你当年还是厂里子校的学霸,老大妈至今都夸你呢。不过好像你在学校就早恋了,和一个校花整天形影不离,那时你才十几岁吧?”

    你......妹的,你是记者还是狗仔队?好好当你的记者不行么,“你真够八卦的,那都是传说,不可信的。”

    宋茜黑亮的眼睛直直盯着李晓,嘴里喃喃说道:“山城市经济第一,全省前十,真敢说呀。”

    “那是吹牛皮,你千万别当真,好了,你的证据我也不要了,你快回报社上班吧。就凭现场的情况,那对公子哥二货想脱身都得脱层皮。”

    宋茜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显得有点恼怒,狠狠地剜了李晓一眼,起身却走向一旁的电脑前,直接坐下开机。

    咦!这丫头好霸蛮,这是我的电脑好不?

    宋茜取出相机数据线,在电脑上操作了一番,然后取出一个U盘拷贝了相机里的照片过去。十几分钟后,宋茜关了电脑,把一个U盘、一支录音笔放在李晓的办公桌上,还额外附赠了一张素白的名片。

    “李区长,我可是你的粉丝,东西我都交给你。厂里那些职工我去给你联系,保证让他们配合好政府拆迁和安置。您是心怀大志的人,不会放着一帮困难职工不管的,等我电话,再见!”

    这就走了?对这个胆大的女记者,李晓心里竟有点淡淡地喜欢。拿起桌上名片看了看,鼻尖嗅到一股淡雅的香味。

    我的粉丝,你这是吃定我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