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22章 都病的不轻
    夜凉如水,迷糊之间梁晓怡惊醒过来,发现自己竟在沙发上睡了过去。拿起手机一看,已是凌晨两点多了,觉得身上有点凉,忙回到床上去睡。

    第二天早上,迷糊之间被手机闹铃惊醒,挣开眼觉得头痛欲裂,身上一阵热一阵冷。勉强从床上爬起来,洗漱过后,发现嗓子也痛,声音也有点沙哑。

    强撑着虚弱的身子走出房间,拍了拍隔壁的房门。刘小静和严芳洗漱后正准备出门去餐厅,听到敲门声,开门看到是梁晓怡,脸色发红,声音也嘶哑,刘小静吃了一惊。

    严芳走过来,伸手摸了摸梁晓怡的额头:“呀!好烫!”

    “嗯,昨晚受凉了,可能是感冒。”梁晓怡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

    两人忙扶着梁晓怡回到她的房间,帮她脱了外套,躺在床上。梁晓怡额头直冒冷汗,感到身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了,看来今天的课上不了,支撑着交待严芳一会儿替自己请假。

    小尹出门看到梁晓怡的房门大开,听到动静走进来,看到梁晓怡似乎病的不轻,转身就跑出去了:“我去找医生。”

    刘小静倒了杯水,扶着让梁晓怡喝了,严芳去餐厅匆忙吃了几口,然后带着两份早餐回来。梁晓怡却一口也吃不下,身上直冒冷汗,只好裹紧被子躺在床上。

    严芳待了一会儿,快到上课时间,就想和刘小静先离开:“晓怡,小尹去请医生,应该马上就回来,有他这个护花使者在,正好照顾你。你先躺一会儿,我和小静去上课,顺便帮你请假。”

    梁晓怡人晕乎着,思维却不糊涂,现在哪能给小尹机会来照顾自己,那不是前功尽弃:“让小静留下吧,你暂时带队去上课。”

    严芳点头离开,刘小静陪着,梁晓怡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再次被叫醒,小尹带着附近社区医院的大夫和护士进来了。大夫快速检查了一番,判断也是感冒,加上有点水土不服,症状就严重一些。

    然后开了处方,小尹打车又来回跑了一趟取回了药。护士给梁晓怡输上液,观察了一会儿,叮咛一番留了电话就走了。

    梁晓怡又安静地睡着了,再次睁开眼时,手背上的针头早被拔了,刘小静在旁边的床上熟睡着,床头柜上插着一束素雅的百合花,散发着淡雅的清香。

    梁晓怡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一定是小尹的手笔,还没完没了,刘小静和同事会怎么看?

    想对小尹说清楚,小尹又不在房间只得作罢。感到身子轻松了许多,时间已是午后,躺了一大早上,想去洗手间,怕惊醒刘小静,自己悄悄地摸下了床去了洗手间。

    刘小静被抽水马桶的声音惊醒,起床看到梁晓怡出来,脸色也恢复了不少,高兴地问道:“晓怡姐,感觉好点没有?”

    晓怡点点头:“好多了,感觉身上还有点困。谢谢你!只是耽搁你上课了。”

    “姐,没事。严主管带了录音笔,我们晚上听听就补上了。姐,饿不饿,餐厅午饭早过了。小尹去外面买饭去了,说是要给你补补身体。”

    梁晓怡苦涩地摇摇头,这病的真不是时候,又让小尹有了献殷勤的机会。刘小静过来扶着她坐在椅子上,递过来水杯。

    “姐,大夫交待你要多喝水,这是温水,你快喝吧。”

    小尹回来时下午两点多了,摆上买来的饭菜,虽然清淡,但是比宾馆餐厅的定制餐丰富多了。梁晓怡真饿了,也不好拒绝,三个人围坐在小茶几前开始吃饭。

    梁晓怡嘴里没有味道,吃了很少就放下了碗筷:“小尹,谢谢你,麻烦你跑出跑进,吃过饭就去上课吧,有小静在这里就行。”

    小尹白牙一亮:“姐,不用谢,你身体虚弱,多吃点菜。”

    又称呼上姐了,梁晓怡想了想,说道:“这束花很漂亮,同事之间我还是要说声谢的,下不为例。”

    同事!小尹一怔,情绪顿时低落下来:“花不是我送的,你睡着时,刘总来看你,花是他带来的。”

    “刘总送的,他怎么知道我病了?”梁晓怡眉头紧紧皱起。

    小尹也很反感刘总:“谁知道呢,是严主管陪着一起来的,大概他听说了,顺便过来看看你吧。”

    “哼,他倒费心了,我和他很熟么?”梁晓怡起身过去,把花抽出来,顺手扔进了垃圾桶。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缓了一夜过去,梁晓怡感觉感冒症状减轻了些,第二天早上就参加上课了。

    虽然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精神也不济,输液还要连续再打两天。但她不想耽误小静和小尹上课,坚持上午来听课。培训安排每天就上午有课,下午正好去附近医院输液。

    没想到第一次上课就碰到了不愿见的人。刘总今天也到了课堂参加听课,梁晓怡心里很是不屑,前天晚上在海边还说是回来休假,现在却装模做样出现在这里,真是一片“公心”啊。

    果然,午饭的时候,刘总也凑到东商的餐桌上。梁晓怡自顾吃饭,对他的搭讪理都不理,让刘总尴尬不已,倒是严芳热情地招呼着。刘总的脸皮真不是一般厚,一直把话题往梁晓怡身上绕。

    梁晓怡自然不理,倒是对严芳的作为都看见眼里,匆匆吃过饭,就提前站了起来,不屑地看着严芳和刘总:“看来不仅仅我一个人病了,都病的不轻,呵呵。”

    刘总看着梁晓怡离去的背影,也没有了吃饭的兴趣,懊恼地扔下筷子:“严主管,我有些工作要找梁部长谈,你陪我一起过去吧。”

    “好啊,那我们现在就过去。”严芳好不容易攀上了刘总这颗大树,自然言听计从。

    陪着刘总来到梁晓怡住的房间外,严芳按了很久门铃,梁晓怡才来开了门。

    见到门外除了严芳还有刘总,梁晓怡淡淡地问道:“严芳,有什么事?”

    “晓怡,刘总说有工作要和你谈。”

    梁晓怡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谈工作?真是搞不懂了,我和刘总会有什么工作要谈?现在是午休时间,你不知道我病了,下午还要输液?”

    严芳顿时语塞,刘总正要纠缠,梁晓怡却闪身进去关上了门。

    刘总瞪了瞪眼睛,干着急却没有办法,不由恼羞成怒:“不识抬举!”

    宾馆走廊上,小尹、刘小静和王晓茵都站着,眼神不善地盯着严芳和刘总。

    严芳尴尬地拉了拉刘总的胳膊,小声说道:“刘总,梁部长病着我们就改天再谈,现在我倒有点工作要给您汇报。”

    刘总可是花丛老手,搂草打兔子,顺着什么是什么,斜着眼盯着严芳胸前的高耸之处,眼神亮了:“好说,那去楼上我的房间,我们好好谈一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