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面对厉害冲突的时候,人总会做出利于自己的选择。严芳站起来,看了看,还是走到刘总身边,拿出纸巾帮着刘总擦头脸上的酒水。

    梁晓怡冷冷一笑,走近几步:“严主管,才来海城两天,我就对你刮目相看了,你似乎把山城给忘了吧?”

    严芳羞愧地低下头,“对不起,今后都是同事,闹大了不好。”

    同事?呵呵,梁晓怡懒得再理她,转身看了看小尹几个人:“我们回房间。”

    东商的同事都离开了,严芳想了想,对自己的选择并没有后悔。看周围人都戏谑地看着自己和刘总,伸手拉着刘总挤开人群迅速离开了舞厅。

    不失时机地凑了上来:“刘总,那小妮子可不简单,人家在单位连老总都没有办法,您还是别生气了,有些事也急不成的。走吧,去您的房间,我还有工作要向您汇报呢。”

    刘总心中邪气没处发作,看严芳身材也很有料。他眼珠一转,露出色眯眯的笑容,揽着严芳的腰身:“我看你很有前途嘛,走!去我房间,有些工作方面的事要和你好好交流一番。”

    舞会上发生的闹剧很快就消散了,舞曲下红男绿女们继续着夜晚的浪漫。一个冷峻的高个男人,走出来多功能厅,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用手机打了个电话,把刚才舞会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电话另一端。

    “田军,辛苦你了!千万不要大意,她是什么身份你清楚,不能出任何意外,一切就拜托你了,李晓那里没有大事就不要打扰了,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喝酒。”

    冷峻的男子点点头,回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看了看客房方向,接着也走进了宾馆。

    墙角的阴影里,小白闪身出来,大半夜还带着大墨镜,看着宾馆楼想了想,摘下墨镜,也走了进去。

    梁晓怡回到房间,让小尹和刘小静、王晓茵都坐下,想了想,说道:“小尹你今晚冲动了,刘总言语对我不敬,我反击他理所当然,他是海城当地人,我怕会使阴招。”

    小尹却一点也不在乎:“姐,我不怕,他再浑总是南方集团经营管理部的副总,闹大了他也落不了好。再说了,我不能眼看着你被欺负。”

    梁晓怡感激地看了小尹一眼,想了想说道:“我们一会儿去找基地负责培训的领导,投诉刘总骚扰培训人员。晚上小静到我房间休息,那个严芳靠不住。”

    刘小静点了点头:“姐,严芳昨晚就没有回房间休息,凌晨才回来的,也不知道她晚上去哪里鬼混了?”

    梁晓怡想了想说道:“不用管她,大家这几天都集中行动,不要私自外出,走,我们现在去找培训的领导。”

    ......

    同时,基地宾馆三楼的一处房间内,刘总裹着浴巾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还在生闷气。刚才羊肉没吃到还惹了一身骚,被人泼了酒不说还被人打了,事情大概也传出去了。

    想起自己曾经狼藉的名声,刘总也有点后怕,可这是在海城,万一被家里人知道还能不闹一场。

    严芳开门进来,依偎在刘总身边,媚馅地笑道:“刘总,衣服我送到干洗中心了,明早我再给你取回来,误不了你出门。”

    刘总伸手搂过严芳,大手就从领口滑了进去,严芳脸色一红,嗲声嗲气地说道:“坏死了,中午还没有吃饱啊?”

    “嘿嘿,这怎么能够,晚上你就留在这里。”

    大手一边不安分,脸色却还是阴沉的:“那个小妮子我不会放过她,哼,敢泼我一脸酒,就等着在床上给我赔情吧。”

    严芳心里酸味阵阵上涌,这货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刘总,那小妮子可不简单,仗着长得好谁也不放在眼里,人家在单位连老总都没有办法,您还是别生气了,来日方长嘛,改制后再对付她不迟。”

    “不!为什么要等,培训是多好的机会,等她回了山城,黄花菜都凉了。”

    严芳不悦地翻了个白眼,推开了刘总,生气地坐到另一边。刘总一惊,忙陪着笑脸凑过去,重新搂住了严芳:“呵呵,还生气了,你放心,我答应改制后给你一个部长,我说到做到。”

    严芳也是戏精,嗔怪地任由刘总搂着,“哪有你这样的,怀里抱着我,心里却还想着梁晓怡。现在她几乎和你翻脸了,你还是别指望抱得美人归。”

    刘总咬咬牙,叹了口气,正想着接近梁晓怡的办法,手机却来了电话。是集团培训部的副总的号码,刘总心里暗想,他不会是听到今晚的动静了吧。

    “方总,这么晚还没有休息?”

    “我能休息吗?你休假都不消停,跑到基地来寻开心,山城来培训的人找我投诉你骚扰女学员,你说我该怎么办?”

    “她们找你了?唉,都是误会啊。”

    “误会?刘总,大家都是明白人,我负责这次培训,今晚闹得这样大,你不会是对我有意见吧?”

    “没有,没有,大家都是老同事,我绝对给你面子。”

    “这样吧,权当给我一个面子,你还是回家吧。东商改制的大事还没有完成,你这样不行啊,那边的人我负责安抚下去。”

    不等刘总在说什么,对方就先挂了电话。两人刚才话说的很客气,但是方总的态度却表达的清清楚楚,基地不欢迎刘总这样的人。

    刘总丧气地扔下手机,搂着严芳的手却收紧了,憋屈之下心中的邪火也冒了起来。突然抱着严芳让其面对着窗户跪在沙发上,裙子被从后面粗暴地撩了起来。

    严芳一惊,半推半就附和着,一场人类原始的运动激烈地开始了。可惜好景不长,仅仅十几分钟,犹如夏季的急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严芳刚有了感觉,刘总就大汗淋漓地滚落下来,矮冬瓜身子气喘嘘嘘地瘫在沙发上。

    严芳心里狠骂一句,然后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凑过来依偎在男人身边:“刘总,你好强啊!今天都梅开二度了。”

    刘总闭着眼只顾缓气,脑海里全是梁晓怡的倩影。等精力恢复了,睁眼看了看怀里的女人,心中顿觉寡然无味,果然便宜没好货啊。

    刘总的冷淡严芳自然察觉出来了,她不由一阵失落,得不到的女人总是最好的,要是身边的女人是梁晓怡,这刘总恐怕得跪舔吧。

    心中嫉妒的火苗腾地窜起,想起梁晓怡那祸国殃民的娇容,严芳杏眼一转,俯身亲了亲男人的脸颊:“刘总,是不是还想着梁晓怡?”

    刘总睁开了眼睛:“嗯,你有办法?只要你帮我抱得美人归,别说部长了,副总也是小事。”

    严芳心中火热,眼神渐渐变得阴狠起来:“呵呵,要弄她上手其实并不难,现在她人在海城,还能逃出你的手掌心?女人么,只要硬弄上手了,还不得由着你摆弄?”

    刘总若有所思,眼神不由亮了起来:“哦?我们上床去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