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28章 你好大的脸哟
    真当了蒲志高,露了东城的底,庞明星也完全放开了,不用姜斌再问,都学会抢答了:“这还只是一部分,后面我相信还会有更多的投资。当然,这也是在市领导的领导下取得的结果嘛!”

    姜斌会心一笑:“不错,很不错!我就知道你们整这么大的场面,肯定是有的放矢。”

    不容李晓反驳,姜斌接着庞明星的爆料继续高歌猛进:“你们往西看,东城区的三个乡镇过去,不就是市里的开发区,全市一盘棋嘛!”

    市里的开发区?李晓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怎么又是大锅饭的陈词滥调,这和赵海的全市统筹说如出一辙?

    李晓微笑着没有开口,静等着姜斌揭开谜底。

    姜斌回头看着一帮东城区的领导:“大局为重,不能你们东城区吃饱了,而让开发区饿肚子吧,能不能支援几个项目?我要的也不多,给十个亿的项目就行了。”

    姜斌今天原来是奔着招商项目来的,十个亿难道是大白菜!还要的不多!你真敢开口,李晓差点给呛着了。

    市里开发区是什么情况,当年追风仓促上马,发展到现在,地广人稀花零落,污水横流是非多。环境污染严重不说,软环境更遭。

    当初成立开发区管委会,对于山城不多的招干机会,市里领导吃相太难看,许多二代和关系户加塞进来的,招商能力不行,都还是精通“管理”不缺胆子的主。因为卡企业的脖子,都被新闻媒体曝光了几回了,哪个投资商愿意去那里吃灰?花钱买罪受啊?

    李晓低头沉思,反正姜斌也没有点名让自己回答,现场还有庞常务这个家贼,自己干嘛冒头?

    鼎城集团的事件后,省里对山城班子很不满,毫不犹豫拿下了赵海,还派来了巡视组,现在上下都急盼着东城区能招商成功为市里解套。

    可是,现在东城区这里还是一片白地,投资商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姜斌今天却提前上门打土豪,按说......不应该啊?难道市里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变化?

    姜斌却继续替姜斌捧哏:“李区长,姜市长问你话呢?”

    “问我?怎么可能?马区长不在这里,你是常务副区长,怎么会轮到我来当东城区的家?”李晓冷冷看了庞明星一眼,然后看着眼前平坦的土地沉默不语。

    李晓不接招?姜斌那能罢休,眼珠一转,转身轻轻拍了拍李晓的肩膀,眼神似乎是看到情人,里面满满地都是深意:“李区长,我很看好你的。”

    我还看好你妹呢,李晓微微一笑,“谢谢领导关心。”

    姜斌眉头一皱,我的面子也不给!真拿我当赵海了:“李副区长,我是代表市里来的,刚才我的要求,你就表个态吧,能不能做到?”

    连“副“字都带上了,我本来就是副区长。李晓想了想,你要项目又关我什么事?抬脚退后一步,站在庞明星后面,眼角扫了扫徐艳红,然后盯着庞明星的背影,觉得分外刺眼。嗯,你愿意当蒲志高,就要有挨枪的觉悟。

    “姜市长,有庞区长在这里,那能轮到我表态。”

    然后,李晓微微一笑,又转向庞明星:“庞区长,你不愧是领导,真人不露相,既然你招商都有二百个亿了,那让给开发区十个亿问题不大吧?”

    庞明星傻眼了,你妹的,我都躲这么远了,你还不放不过。他心中一慌,像个弱女子似的怯生生地看向姜斌,好像刚被蹂躏过似的:“招商的事情我没有负责,其实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蠢货!姜斌被庞明星恶心倒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亏你还是常务副区长,连李晓招商的底细都摸不清,害我这个主角都跟着丢人。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他只能愤怒地一人上演独角戏了。

    “李副区长,区里你是主管招商的领导,你表个态吧。”

    李晓顿了顿,才淡淡地说道:“姜市长,区里招商组是去了南方,可是现在一个电话也没有打回来,能不能招到投资商还是个未知数。”

    “哦?”姜斌脸色阴沉似水,作为市里主要领导,颐气指使惯了,李晓不上套,那就只能继续敲打了:“区里南北两处大量平整荒地,没有投资商那不是笑话,将来即使有投资商,还是需要市里批准的。”

    李晓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这是准备卡区里的脖子,还要不要脸皮了?赵海还在省纪委喝茶呢,却仍旧吓不住人心的贪婪。一个投资商还没有落地就上门吃大户,真正等大批台商到了,里里外外将会是怎样的场景?自己一个小小的副区长能扛得住?

    现场的气氛显得很压抑,此刻没有人敢说话,只有远处道路施工的嘈杂声显得分外刺耳。

    李晓心里冷得都快结冰了,如果有一丝可能,李晓也不想得罪任何市里的领导,毕竟,他还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上级就是一切啊。

    全市一盘棋,这句话并没有错,错就错在市里只针对东城区一家,这公平么?李晓对市里真是失望到底了。

    姜斌是山城市的主要领导不错,可他也是导致自己婚姻不幸的主要因素,现在让我帮着你捞政绩,呵呵,你好大的脸哟!

    姜斌沉不住气了,眼神不善地回头看了李晓一眼。两个人的眼神不期而遇,李晓眼里却是阴狠和杀气四溢,直直地盯了过来。

    嗯?姜斌心中打了个激灵,难道李晓知道了一些事情?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得令人嫉妒的脸,可想到昨晚秦城那个人打来的电话,死道友不死贫道,他怎么能轻易放过李晓?

    “李晓,我知道你是很有能力的干部,不管是市里的意思还是我的想法,你要正确面对。”

    难得姜斌苦口婆心,李晓的心却越发冰冷了,这是图谋甚大的节奏,果然,李晓被雷到了。

    “我要求你招商首先考虑市里开发区,至少完成不低于十个亿的引资额度,并出资拓宽开发区的所有道路,就按这里道路标准建设,然后才能考虑东城区的招商工作。”

    姜斌话音一落,在场的人大都吸了一口凉气。好狠!就开发区的路况,比新修一条路还麻烦,这一项花费十个亿都拦不住。

    李晓愣住了,先是十个亿的项目,现在还要为开发区再无偿整修道路,然后才能再去考虑东城区。难道我是市长,要包打山城的天下?

    你......好大的脸哟!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