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晚上六点,梁晓怡按约来到宾馆餐厅,在一处豪华大包中见到了庄总,此刻房间里东商的同事都到了,严芳正和庄总聊得热闹。

    人是有比较才能看出差距来,相比起刘总,庄总真算是文明人了。梁晓怡一身蓝色素花裙装走进来,大家不由都看了过来。想了想,梁晓怡微微一笑,俏生生走到庄总前站定,主动伸出了葇胰。

    “庄总,你一到海城就来看望大家,我们可是受宠若惊啊。”

    庄总眼睛一亮,微笑着起身握住了梁晓怡的葇胰:“海城是我的家乡,一回家自然要来先看望你们。听说你刚来就病倒了,怎么样,身体全好了?”

    梁晓怡不动神色抽出了自己的手:“谢谢庄总挂念,全好了。”

    严芳满脸堆笑,不失时机站了起来:“晓怡,来这边坐。”

    梁晓怡仿佛没有听到,也没有去看严芳。在庄总左手边坐着的王晓茵主动让了座位出来:“晓怡姐,你坐庄总身边吧。”

    在严芳尴尬的神色中,梁晓怡拉着王晓茵一起坐了下来。庄总看到这一幕,也不多说什么,向门口等候的服务员摆了摆手。很快,各种菜品流水般被送了上来,琳琅满目满当当摆了一桌,大都是海城夜色的本帮菜,海鲜自然是主打。

    最后一道靓汤被送了上来,等服务员分盛了汤,庄总伸手示意了一下:“海城习俗,先喝汤再吃菜,大家请!”

    喝过了汤,庄总又举起了酒杯,“咱们东商的精英相聚在千里之外的海城,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我提议,大家共同干一杯,梁部长可以随意。”

    酒是红酒,吃海鲜的绝配。众人纷纷起身举起了酒杯,庄总如此说,梁晓怡不端酒也不好意思,举起酒杯起身和大家碰了碰,低头小品了一口。

    酒过三巡,大家边吃边聊,庄总想了想,示意梁晓怡端起酒,然后又让严芳端了酒:“梁部长,刘总的事情我下午听方总说了,他这个人这是老毛病了,反正他也吃了亏,今后不理他就是。”

    顿了顿,庄总左右看了看:“严主管的做法不对,不管身处什么地方,团队精神不能丢了,也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到培训团队的团结。大都都是同事,给我一个面子,你和梁部长喝一杯酒,尽释前嫌吧。”

    严芳双手捧酒,主动伸向梁晓怡:“晓怡,对不起,我郑重向你道歉,今后希望我们还是好姐妹。”

    庄总和同事都看着梁晓怡,又有庄总盯着,梁晓怡低头想了想,抵不过大家殷切的目光,抬头看着严芳,举杯和严芳碰了碰:“芳姐,我陪你喝一杯。”

    两人都举杯喝了酒,庄总带头举手拍了拍,在同事的掌声中,梁晓怡和严芳满脸微笑的重新坐下,不管各自心里怎么想,表面看起来是和好如初了。

    有了这个小插曲,酒宴上的气氛比前面更火热了,一直到八点多,大家饭饱酒酣才结束这顿饭局。

    庄总买了单,严芳主动过来挽起梁晓怡的胳膊,“晓怡,要不我们和庄总一起去参加舞会吧。”

    庄总眼神一亮,有点想去的意思。梁晓怡却不想再和庄总多接触,“严芳,庄总今天刚回海城,连家恐怕也没有回,今晚先让庄总回家,反正庄总在海城还要待几天,我们再聚不迟。”

    见梁晓怡这样说,庄总只好和几人辞别,开车离开了基地宾馆。梁晓怡自回了宾馆房间,拿起手机给家里打了过去。没有想到,豆豆也有点小感冒症状,和豆豆打了好久的电话,隐约听到李晓在哄抱着豆豆,最后才忧心忡忡的睡着了。

    ......

    第二天,又是一个大晴天,梁晓怡上完早课,然后顺路去了餐厅吃午餐。打好自助餐回来和东商的同事一起坐下,想起豆豆今天身体不舒服在家养病,拿起手机给赵姐打了过去。

    听到豆豆烧已经退了,李晓中午也回了家才放下心来。又亲自和豆豆说了几句话,才放下电话开始吃饭。

    “晓怡,刚才给那个男人打电话,不会是打给你的小情人吧?”严芳不失时机调侃地问道。

    梁晓怡心里不喜,不由撇撇嘴:“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我是打给我的小情人,不过也太小了,才三岁,呵呵。”

    东商的同事明白过来,惹得笑声不止,严芳尴尬地陪着笑了几声,眼睛四处扫了扫,愣了一下:“庄总怎么也来了?”

    严芳机灵地起身迎了上去,梁晓怡看去,庄总端着餐盘正在打菜。

    刘小静看着严芳的背影冷哼了一声:“呵呵,见了领导就往上扑,也太不矜持了。”

    梁晓怡微微一笑,继续埋头吃饭,王晓茵却提醒道:“晓怡姐,严芳陪着庄总过来了。”

    梁晓怡放下筷子,看了看坐得满当当的餐桌,无奈地说道:“吃个饭也不得消停,大家去旁边餐桌上吧,给人家庄总让个位置。”

    结果众人端着餐盘都去了邻桌,梁晓怡站起来,脸上换上得体的微笑,转身看着走过来的两人:“庄总,这边请。”

    偌大餐桌只坐了三个人,显得有点空。庄总放下餐盘,说道:“早上我陪人事部的人来了解大家培训的情况,你们两个都是单位骨干,我已经重点向他们推荐了。”

    “谢谢庄总。”严芳先道了声谢。

    梁晓怡却没有盲目乐观:“庄总你也别为我费心了,得罪了刘总,改制后我这个部长能不能保住都难说。”

    庄总却不以为意:“别多想,我想办法私下和刘总沟通一下,你本身就是改制小组的成员,最后位置也差不了。”

    梁晓怡现在对什么职位兴趣都不大,但还是道了声谢。

    快吃完饭时,严芳感慨道:“庄总,我们来到海城一次不容易,不知道能不能出一次海,去领略一下大海的风光?”

    庄总笑了笑:“你是想让我放回血,行啊!海边每天都有专门为游客提供出海游玩的服务,我带你们去一次,满足你的愿望。”

    严芳眼前一亮:“庄总,择日不如撞日,下午刚好有时间,不你带我们出海玩吧,其它的我也玩过了,今后也不知有没有机会。”

    梁晓怡也是心里一动,严芳的主意很不错,平时都是在海边玩,远一点的海上还真没有去过。不过要出海,花费也不小,让别人一力承担有点不妥,她就没有开口。

    庄总略一想就答应了:“好啊!今天天气出海正好,我们就出海游玩。梁部长,严主管,我也有点工作上的想法对你们说,人也不要多,游艇除了租金还按人头加收费用,你们可别让我破产哦!”

    梁晓怡虽觉让庄总破费不妥,但严芳热情高涨,她也不好驳了别人的面子。庄总让两人先回房间换衣服,自己先走一步,去海边联系游艇了。

    不到下午一点钟,严芳就过来催着出门,梁晓怡本想带上小静或小尹,严芳却开口阻拦了:“晓怡,庄总出钱请我们,你带上别人不妥,再说了庄总还有工作上的事情要说,别人听到也不好。”

    梁晓怡也没有多想,戴上帽子和墨镜,打着太阳伞,盯着大太阳,和严芳一起赶到了海边。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