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惜好景不长,游艇开出不到一百米,庄总却从后舱里冒了出来,光着上身,下身只围了条浴巾,着急奔到驾驶室示意停船。

    庄总是雇主,又说一口本地话,驾驶员自然会听他的。游艇又停了下来,梁晓怡的心又收紧了。

    庄总问清楚是梁晓怡让返航的,心中大为光火,煮熟的鸭子差点飞了,他走到梁晓怡身前,冷冷地质问:“梁晓怡,你怎么让游艇开回去?这艇上该我说了算吧。”

    梁晓怡想到自己刚才被下药的事,不由气上心头:“庄长杰,你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吗?你是东商的副总,今天的作为你能承受后果吗?”

    庄总一愣,怎么梁晓怡还清醒着,可严芳的反应证明药很有效果呀。现在梁晓怡是清醒的,还偷偷让游艇返航,那一切就暴露了。他有点后怕起来,尴尬地换了个笑脸想着说辞。

    突然,严芳赤身裸体从后舱里跑了出来,看到梁晓怡,她惊慌地哭起来:“晓怡,快救我!”

    怎么回事?梁晓怡愣了,艇上的人都在这里,谁要害她?

    严芳跑过来紧紧抱住梁晓怡,身子不停颤抖着,梁晓怡正要问明白,后舱里又追出来一个人。一看竟然是刘总,一副急败坏地样子,身上也和庄总一样,仅仅裹了条浴巾。

    严芳看到刘总,不由自主地又哆嗦了一下,又往梁晓怡怀中缩了缩。梁晓怡看见严芳身上还有不少指印,两个和她一起的男人又和裸体差不多,虽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今天的事完全明白了。

    “庄长杰,如果你还有一丝理智,让游艇返航吧。”

    刘总看到梁晓怡一付冷静的神情,也愣住了,讪讪地走到庄总身边,探询地小声问了几句,然后一双鱼泡眼目不转睛地打量着梁晓怡。

    严芳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应该被侮辱得不轻:“庄总,刘总,你们能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对严芳做了什么?”。

    “哦,这个......”庄总脸上一红,低下头不敢和梁晓怡对视。

    刘总满不在乎地说道:“怕个鸟!她缠着和我们玩,我们就一起玩玩嘛!都是喝酒喝多了,严小姐对有些动作可能不太接受,慢慢就习惯了。再说了,我们和她在宾馆都玩过多次了,都是成年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们无耻!变态!不是人!我要去告发你们!”严芳几乎被气疯了。

    庄总神色顿时紧张起来,不安地看着刘总。刘总也有点后怕,眼珠一转,恶狠狠地咬牙:“你去告我好了,你和我玩了那么多次,都是你主动的。我手机里还有你的精彩表演,我进去之前,先让大家看看你在床上的样子。”

    严芳身子一阵哆嗦,红着脸躲到梁晓怡身后。

    刘总更得意了:“再说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本来都是你出的主意,答应让我得到梁小姐,现在装什么好人。你去告吧,你也一样跑不了。”

    嗯?梁晓怡一怔,转身推开严芳,眼神冷冷地盯了过去:“果然是你!”

    严芳羞愧欲死,猛地噗通一声跪在甲板上:“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梁晓怡看着可怜兮兮的严芳,不知该如何对待她。害人终害己,看着严芳现在凄惨的样子,梁晓怡终究心软,一句责备的话也说不出来,想了想,还是把满身她搀扶起来。

    “庄长杰,严芳马上要送医院,快让返航!”

    庄总打了一个激灵,看着驾驶室,心中犹豫不决,想了想,还是向驾驶室走去。

    刘总一把拉住了他:“你傻啊,不能返航,事情没有解决,你想害死咱俩?”

    庄总顿住了脚步:“那怎么办?”

    刘总附耳过去,一阵小声嘀咕:“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梁晓怡也给强上了,拍下照片视频,这样兴许能堵住两人的嘴。”

    “这......”

    刘总今天磕了药,抬步向梁晓怡靠近:“梁小姐,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你而起,反正你也吃了药,身子也需要安慰。我已犯了错,就让我一错到底,就是坐牢我也要玩玩你这个大奶北妹。”

    梁晓怡一惊,推开严芳,退后一步抓住船舷:“猪一样的东西,你敢过来,我就跳海。就是死也不让你碰我一下,我已经报警了,有胆子你就过来!”

    报警了!庄总脸色苍白,看刘总还是一幅跃跃欲试,色胆包天的样子。庄总一惊,这妮子可是烈性子,真是说得出做得出,他急忙拉住了春药蒙心的刘总。

    驾驶员躲在旁边一直盯着,明白过来顿时欲哭无泪。现在出的事已经脱不了干系,再闹出人命,自己就等着吃牢饭吧!他也哭丧着脸,现身挡在两个女人身前。

    “二位,都消停点吧,出了事你们上岸拍拍屁股闪人了,我可不替你们背黑锅。”

    梁晓怡深深松了一口气,拿起手机看了看,又焦急地看着远处苍茫的海面。

    几分钟后,游艇正要启动,远处的海面上传来沉闷的发动机怒吼声。

    嗯?有人来了!游艇上的人都扭头看去,无垠的海面上,一条小型摩托快艇,正乘风破浪急速地驶了过来。

    梁晓怡心中大喜,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忙站在艇边尽力招手示意。

    来的人正是田军,他本来租了摩托艇一直跟着,看游艇在海面上停泊,他用望远镜观察了一阵,发现晓怡她们在晒太阳看海景也就放下心,靠在艇内眯了过去。还是摩托艇驾驶员好奇之下,用望远镜观察游艇发现了不对,才叫醒了他。

    田军接过望远镜只看了一眼,敏锐地发觉出事了,心里冷汗直冒,急忙让驾驶员快开船。

    摩托艇的速度真给力,不过几分钟,就停靠在游艇一侧。田军抓住船舷一个漂亮地翻身,稳稳地上了游艇。

    看梁晓怡脸色苍白,身上衣服倒也齐整,他稍微松了口气:“梁晓怡,这里发生什么事?”

    嗯!他认识我?梁晓怡看他叫出自己的名字,心里一松。现在多来一个人,就对自己有利,她组织了一下语言,把现场发生的事快速地说了一遍。

    田军听到梁晓怡差点被逼得跳海,脑门上冷汗就下来了。小声安慰了她几句。然后,黑着一张脸,杀气四溢地转身走向刘总。

    “你是谁,想干什么?”

    刘总看来者不善,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但还是没躲过出手如电的田军。刘总的头发被紧紧抓住,对方不知使了什么手段,他肥胖的身子就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甲板上。

    刘总惨叫一声,浴巾滑落在一旁,像白条猪一样瘫在甲板上,田军过去抬脚连踹,几脚过去就让刘总昏死了过去。

    料理了一个,田军又走向旁边的庄总。已经被刘总的惨样吓住的庄总,双腿哆嗦着跪在甲板上:“梁晓怡,救我!都是刘总的主意,我也不愿意这样啊!”

    梁晓怡冷声一哼:“救你?想升职就打算牺牲我,你这样的垃圾就应该去死!”

    田军听出了梁晓怡的恨意,猛地踢出一脚,庄总仰面倒在了甲板上,接着田军扑上去又是一顿猛踹,庄总一连声地惨叫,直挺挺地瘫软在甲板上。

    梁晓怡心头恨极,也跑过去狠狠揣了几脚。

    田军还不解气,又转身走向驾驶员,梁晓怡一看,出声把他拦住,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救星来自哪里:“你认识我?”

    田军看严芳裸着身子,让她自己去穿衣服,然后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不起,都是我的疏忽,差点让你出事。是山城的朋友暗中让我照顾你。”

    咦!救星反而向她道歉,梁晓怡心头猜测不断:“是山城那位朋友。”

    田军顿了顿,才说道:“我叫田军,在海城工作,是赵庆伟的战友,他发了你的照片给我,让我今天来看看你,结果你出海了,我怕出意外就跟了过来。”

    梁晓怡听到是庆伟的战友,心头一惊,难道是李晓安排的盯着自己的人?

    “你在海城一直跟着我?”

    “不是,是他听说你病了,就委托我过来看看,不好意思,我工作忙,本来前天就应该过来的。”

    梁晓怡松了口气,不是李晓专门安排盯着自己的人,但也是李晓大概关心自己,让庆伟托人来看自己的:“谢谢你。”

    田军点点头:“不用谢,今天的事该怎么办?”

    梁晓怡放下担心,开始考虑今天的事情该怎么收场:“田先生,你认为该怎样处理?”

    “看你的意思,报警或者再收拾他们一顿。”田军自然让梁晓怡拿主意。

    梁晓怡自己只是受到点惊吓,而严芳大概被刘总和庄总两个畜生侮辱了。可女人不同于男人,最怕被坏了名声,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严芳铁定就毁了,她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等严芳换好衣服回到梁晓怡身边,脸上的泪痕虽被擦去,但眼睛却是红肿得像桃子:“晓怡,对不起,我......”

    梁晓怡现在也无法计较什么,打断了她要说的话:“你打算怎么办?放过这两个畜生,还是报警?”

    听到报警的字眼,严芳又哭泣起来,惊恐地摇摇头:“不要报警!我想回家!”

    梁晓怡叹了口气,转头对田军叮嘱:“田军,送我们回去吧。不过,那两人手机和相机不能留下。”

    田军本就是玩这行的高手,梁晓怡的担忧他怎么能不明白?二话没说就返身进了游艇内部,里里外外好一阵翻腾,出来时手里拿着四个手机和两台相机,也不翻看,当着大家的面顺手就扔进海里。

    想了想还不放心,又去驾驶室搜了一遍,最后逼着驾驶员把手机也扔进了海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