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东城区以前发展缓慢,不是自己能力不行,关键是没有钱而已。现在有了这笔资金支撑,耀眼的政绩挥手即来,至于打压人,那正是自己的特长啊。

    只要大权在握,马卫东和李晓又算什么东西,还不任由自己搓扁捏圆?

    马建国心中得意够了,想到儿子还在纪委喝茶,眉头不由紧紧皱了起来。贾为民和水泵厂的班子也都进了纪委,令心惊不已,万一有些事情暴露出来,他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他想返回东城的奢望,比任何时候都要迫切,只有待在区委书记的位置上,才能有办法调动资源去挽回局面,眼前最要紧的是要取得市里的信任。

    想到这里,看看距离会议时间还有几分钟,他也不敢摆谱了,轻轻朝外面喊了一声:“走,去开会吧。”

    出乎马建国预料,八名在家的委常委都已经在座,这让他更多了一份信心。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东城的一切计划,把人事和财权掌握在手里,其它神马都是浮云了。

    马建国在首位上坐下,严肃地扫视了会场一圈,然后威严地说道:“好,现在开会,最近我去省里学习,对区里情况不太了解,先请大家各自汇报一下手头的工作,开始吧。”

    ......

    两个小时后,马建国主持完常委会回到办公室,脸上的欣喜再也看不到了,郁闷地坐着,心里恨不得骂娘。

    在马卫东和李晓同时缺席的情况下,常委会开得味同爵蜡,除了庞明星空咋胡了几句,其它常委的发言都是指东打西,看着侃侃而谈,细听起来,全是空话套话。

    尼玛,都是玩太极的高手啊!

    更令他惊心的是,那个年轻的区纪委书记,即使他点名让其发言,也是徐庶进曹营一语不发,看着他的目光就像看一个死人。

    想到龚鹏是从省纪委下派的干部,李晓也和省纪委牵扯很深,他不由心惊如雷,自己会不会和儿子一样也被弄进去?

    以前真是小看了李晓这个人,可是自己和李晓是怎么一步步走到现在势同水火的地步,那还有没有彼此缓和的可能?一想到李晓被自己曾经黑进了纪委,只要李晓不是傻子,两人之间就没有和好的可能。

    常委会是开过了,可结果和没有开会一样。以前对自己俯首贴耳的一干常委,好像如今和他之间隔了什么东西一样,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就是回不到往昔一样。

    姜斌告诉自己的大项目到底在那儿?别人都是一无所知,现在就只有先把钱抓到手中,就看庞明星去财政局检查的情况了。

    起身续了茶水正要喝,庞明星急急忙忙地撞了进来:“马书记,情况不妙啊!我去看了,区财政局账户上是有钱,大笔资金单独在另外的账户上放着,可是现在谁也动不了。”

    马建国一惊,也顾不得责备庞明星冒失的小过:“怎么回事?有钱怎么还动不了?”

    庞明星摊摊手,一脸便秘的表情:“资金实际上是李晓借来的,合同上有对方监督的条款。今天早上原来借款的省城那家公司,不知犯什么神经,突然冻结了所有银行借款账户。我逼着刘力东打电话找公司的负责人,可那边联系不上啊!”

    马建国心中一凉,看来李晓和马卫东早有准备了。资金冻结了,那招商项目方面也不用想了,那自己还怎么玩?

    现在不能给姜斌汇报,那怎么办?马建国喝了口茶皱眉,想了想突然问道:“我不在家,马区长和李晓相处得怎么样?”

    庞明星愣了一下,然后一副羡慕嫉妒恨的表情:“马区长什么都听李晓的,区里提拔了一部分人,都是李晓的主意。还有那天让警察抓宋公子,马区长没表态同意,李晓自己就下令抓了,李晓真是嚣张的很,大家还以为他才是区长呢。”

    马建国也愣住了,想了想,眼神亮了:“呵呵,有意思。马区长住院了,我们作为同僚,于情于理都该去看看嘛,你们去看望了没有?”

    庞明星尴尬地笑了笑:“还没有来得及去,您要去?”

    真是猪队友,马建国不屑地瞪了一眼:“蠢货,快去通知备车。”

    市第一医院住院部一间的独立病房内,对马建国和几位常委的出现,马卫东似乎一点也不意外。马建国带着区里领导进来时,马大区长正站在病房中,举着一付中号哑铃锻炼呢,出了一身透汗。

    这是什么病?哄鬼还差不多。

    可是马卫东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被人看破的尴尬,当着众人的面又挥舞了几下,才笑呵呵一边擦汗,一边过来招呼大家坐下:“马书记,对不起,你回来我也没去迎接你,实在是身体不争气,您多担待啊!”

    看着生龙活虎的马卫东,马建国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说实话能死人不?

    “马区长,身体不要紧吧?东城许多大事还等你拿主意呢,你可要早点好起来呀。”

    “马书记,你不在我真的撑不下来,现在您回来主持大局,我正好歇息一下。其实,我身体一直不好,再不注意那是会出大问题的。”

    都是演戏的高手,马卫东和大家握了握手,寒暄问候了几句。马建国摆了摆手,等病房里其它人都退了出去,脸上的笑容显得很真诚。

    “马区长,以前我许多事情都做的不大合适。你是从省里下来的干部,有水平有能力,我想我们还是可以重新开始搭班子,在东城区做出一番事业。”

    马卫东皱起了眉头:“我们就是一个班子的成员啊?”

    马建国摇摇头:“你肯定懂我的意思,我在东城区时间不短了,总要离开的。不如你我好好合作,东城区的明天一定是属于你的。”

    马卫东看着马建国,心中天人交战,一时倒踌躇起来。

    “你是区长,今后我会充分尊重你的意见,我们总不能让一个毛头娃娃指挥着转,区里群众议论纷纷不说,上级领导会怎么看?一个能力不强的帽子是跑不了的。”

    马卫东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沉默了好久,才试探着说道:“马书记,你的意思是?”

    马建国微微一笑:“我们都不年轻了,不像那些年轻人,跌倒了可以再爬起来。李晓能力是很强,但是他几次硬顶市里领导,不管他有什么大助力,结局好不到哪里去。”

    顿了顿,马建国看马卫东紧皱的眉头,心中一喜:“现在区里有了资金,招商基础也打好了,如果你我能联手,未尝不能打开局面,现在又何必受制于人呢?”

    这是要抛开李晓?马卫东觉得不大可能:“那么李区长呢,项目和资金都离不开他呀?”

    “呵呵,他继续是副区长呀,但是大局得我们掌控。不要有顾虑,咱们这个位置来不得半点心慈手软,你政绩不突出怎么能好好走下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