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下午三点整,东城区委常委会在西大楼一号会议室举行。马建国意气风发,和早上不可同日而语,先主持学习了几份市里的文件,然后讲了自己在省城学习的心得体会。

    最后话锋一转,把话语权交给了马卫东:“在我学习期间,卫东同志主持区里工作,做出了很大的成绩,下面我们请卫东同志向常委会介绍一下当前区里的主要工作。”

    马卫东倒没有长篇大论,简单把两个工业区土地平整和城区老企业改制拆迁工作做了介绍,就结束了讲话。

    马建国颔首一笑:“计划宏伟,成绩很大,今后区委会全力支持区政府的工作,力争改变东城区落后的面貌,下面请其他同志也谈一谈看法。”

    区委刘副书记接过了话头:“现在区里工作确实是有可喜的变化,但在执行的过程中也出现了许多问题。全区整出这么大的场面,一切希望都系在招商上,但是仅仅派一个招商组长领队是不上有点不够重视,能否派一个重量级的区领导坐镇招商工作?”

    刘副书记话音一落,庞明星跳了出来:“刘书记的意见我赞同,招商工作是全区的重中之重,区里必须加强领导。还有资金使用问题,马区长和我是主管财政的,现在我们批的字竟然行不通,这不是违犯财经纪律嘛!”

    会场的人都面面相觑,这是明显针对李区长来的。李晓眉头微微一皱,眯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似乎在神游天外。

    接着发言的是组织部谭部长:“现在区里的干部管理工作也有点混乱,当然为了招商引资,做一些调整也是很有必要的,但是,许多部门职能重叠,这需要区委加强领导。”

    接下来政法委书记打了一阵太极,龚鹏没有发言,秘书长陈鹏华自然是马建国的铁杆粉丝,表态支持刘书记和庞明星的意见。

    梁淑萍和武装部长也没有说什么,其它人说完,终于轮到一直沉默的李晓。对方已经五票了,而且是奔着招商、资金、人事三个最关键的问题而来,如果马区长再同意,那自己今天就输定了。

    李晓看了看马区长,很不凑巧,马卫东正端起茶杯喝茶,似乎没有看见李晓询问的目光。

    “刚才听了大家的意见,我个人没有什么想法,常委会做出什么决定,我执行就是了。”

    嗯,没有反对?这回不但是马卫东看了过来,马建国也盯了过来,这就认输了?

    马建国心头一喜,微微一笑:“听了大家的发言,我感到倍受鼓舞,形势是好的,有问题我们研究解决就是了。全区的财政应该归政府一支笔审批,这是纪律谁也不能违反。招商问题就派一位重量级领导赶赴南方,至于人事问题今后组织部把好关就行,马区长认为呢?”

    马卫东皱起了眉头,财政一支笔审批权自然是自己的,这个好处也不好吃下去,招商和启动资金是李晓的左右手,李晓会不会同意。

    “李晓同志,区里的资金是你借来的,你是什么意见?”

    李晓愣了一下,睁开眼看着马卫东。财经纪律是大家都知道的,自己能公开反对么?不能,不同意就是授人以柄。该马卫东顶上去的时候,他却在变相地逼迫李晓交权。

    很好,真是很好。李晓微微一笑:“财经审批有纪律,我自然要带头执行,区里财经就由马区长一支笔审批。招商我分管了一段时间,现在成绩不太理想,我同意加强招商工作领导。”

    马卫东心中有喜有忧,资金抓到手里了,可是招商工作离不了李晓,“李区长,招商工作是你的强项,你可不能放手啊。”

    李晓脸上的笑容更盛了:“那是自然,但是招商工作也是在区委区政府的领导之下,我在区里分量不够,还是大家再推荐一位重量级领导主管,我从旁协助就好。”

    马卫东的眉头紧紧皱起,马建国心中一喜,急忙表态:“李区长这个建议好,区里分管经济的就是庞区长,我提议由明星同志亲赴南方去领导招商工作。”

    “我同意!”

    李晓第一个举起了手,接着,梁淑萍、龚鹏两个李晓的铁杆盟友都举起了手。再加上马建国一方人的举手,马卫东不同意也晚了,这项提议竟高票通过,东城区历史上空前团结的常委会完美收官。

    有心人很快就知道了消息,这次会议李晓没有炸刺,马卫东较满意,马建国很满意,姜斌最满意,可以说是皆大欢喜。

    散会后还不到下午五点,李晓回到办公室想了想,给卫娟、徐艳红和刘成分别发了信息,又给梁淑萍打了个手机,交谈了两句,然后写了张病假条送到区办,下楼开车离开了区委大院。

    接着,龚鹏的车离开了区委。半个小时后,两辆车一前一后在南郊一家厂里的内部宾馆楼前停下。

    龚鹏下车对等候的李晓招了招手,两人凑在一起先点了一支烟,龚鹏担忧地说道:“今天我们的马区长有点诡异啊,二马一唱一和的,这投资商还没影呢,就有人心急来摘桃子,我看这是你惹了姜市长的恶果啊。”

    李晓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市里两次伸手都铩羽而归,凭二马还做不到,他们也不是一条心,我会给他们一个大惊喜的,走吧,上楼看看有没有战果。”

    宾馆并不高,只有五层,在顶楼的一间房中,李晓见到了早上安排过来的庆伟和省纪委的同事。

    “庆伟,秦总这里有突破没有?”

    赵庆伟一脸烦躁:“嗨,别提了,这个秦总真是老狐狸,省纪委的人出示了证件,他反而更轻松了,嚣张地说纪委黔驴技穷,他快要出去了。”

    李晓和龚鹏都有点意外,“难道他知道马建国回来了?”

    庆伟看了看龚鹏,还是说道:“应该是知道了,早上我们过来时,区纪委的人和秦刚闲聊得很起劲,什么消息能瞒得住。”

    龚鹏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区纪委的工作人员这不是打自己的脸么:“看来纪委也要整顿作风,这像什么话?外面的消息能传进来,这审查还怎么弄?”

    李晓拍了拍龚鹏的肩膀:“不要焦急,马建国在东城经营已久,那个部门能没有亲信?庆伟,纪处长那里过来了多少人?”

    “四个审查人员,加上我们,总共有七个人。”

    李晓想了想,说道:“龚书记,安排区纪委的人今天回去吧,里面的人不能信任,不要再出什么意外,否则我们太被动了,还是交给省纪委的人接管。”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