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龚鹏黑着脸去安排,李晓和庆伟点上烟腾云吐雾,李晓小声告诉了和姜斌冲突的情况,庆伟立即明白了李晓的处境。

    现在必须早点掌握马建国的罪证,秦刚越早开口越好。只要这儿突破了,马建国费尽心力经营的“东城堡垒”就会崩塌。

    看到李晓眉间那散不去的忧郁,庆伟冷静地想了想,附在李晓耳边,小声嘀咕起来。

    李晓眼神越来越亮,重重拍了庆伟肩膀一下:“这个办法好!我倒要看一看,秦刚遇到这样的事,心思会怎么样?人心嘛!这是世上最深的海洋!”

    顿了顿,李晓给庆伟大大点了个赞:“我就说嘛,堂堂刑警大队长,不会没有办法对付一个小毛贼。现在快去安排吧,今晚不管多晚,我都陪着你,我先给纪处长打电话通报一声。”

    “去你的,说得这么猥琐。”庆伟也不迟疑,忙出去按排了一番。等龚鹏重新回到房间,刑警队小朱走进来送了三份盒饭,三个人草草吃过饭,龚鹏和庆伟去忙,李晓一个人待在房间也无聊,就打算先回家等消息。

    起身走出房间时,小朱看见了李晓殷勤地迎了过来。李晓心中一动,招呼小朱陪自己下楼散步。傍晚的院子里,静悄悄地几乎没有一个人。

    李晓掏出烟递给小朱,小朱摆手拒绝。李晓给自己点上,抽了几口,然后意味深长地盯着他:“小朱,不抽烟好,从这点就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好青年,又有一个好师傅帮你,今后在公安系统不愁没有好前途。”

    小朱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李晓脸上的笑容散了些:“早就打算找你谈谈,今天也是凑巧,最近还见过你春丽姐没有?”

    “好久没有见过了,春丽姐现在调到分局隔壁了,反而更忙了。”

    李晓玩味地笑笑:“按说春丽是你师娘,可你有意思,偏称呼春丽姐。”

    小朱的脸色变得有点白,不自然地笑了笑:“大概是这样称呼习惯了。”

    李晓锐利地眼神直盯过来:“有些习惯......不好,那天春丽帮我和你买房,我一直在的。”

    小朱心里一惊,额头上冒出了细汗,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李晓拍拍他的肩膀:“感情是美好的,但是感情却要道德来约束,否则,就会给别人带来伤害,有些代价不是人能承受的。春丽是我的姐,我不希望别人来伤害她。”

    小朱松了一口气,李晓和师傅都不是等闲之辈,既然人家愿意放自己一码,他也没有犹豫:“李区长,我明白了。”

    李晓满意地笑笑,伸手拍了拍小朱的肩膀:“嗯,你是聪明人,聪明人总会走得长远。回去吧,好好办案子,你师父还等着你呢。”

    小朱仿佛放下了重担,心里一阵轻松,转身走进宾馆。今晚有大戏上演,又该忙起来了。

    山城的暮色中,晚饭的时间到了。秦刚睡醒过来,靠着窗户看外面的景色发呆。看似惬意的神情,心里却越来越焦躁不安。进来都好多天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省纪委都来人了,难道马辉辉放心自己待在这里?

    晚上七点,晚饭按点送了进来,打断了他的暇想。两个纪委工作人员和一个穿厨师衣帽的陌生人一同进来,把饭菜摆在桌上。

    嗯,不对啊,除了平常的一份炒菜几个馒头,桌上多了一大碗炖鸡!

    把饭菜摆放好,进来的三个人又退了出去,走在最后的厨师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似有深意,然后又迅速出去了。

    一个年轻的男子,情绪很不好:“什么世道,说情就算了,现在菜都送进来了,吃得比我们还好。”

    另一个便衣冷哼一声,也回应了一句:“人家上面有人嘛!走吧。”

    有人说情了!秦刚心中一阵狂喜。看着门外小客厅里,两个便衣忿忿不平的抽烟聊天,再看看自己面前香气四溢的炖鸡,他得意地笑了。

    好多天没见到荤腥了,秦刚食指大动,像饿虎一样,张口大嚼,声响四野,一会儿桌上就堆满被啃得精光的鸡骨头。

    看到两个男子不时看过来,秦刚心中得意,白牙越发有力,连手里剩下的鸡脆骨也嚼碎吞了下去,然后打了个饱嗝,缩回沙发上。

    听着外面说笑声和不时抽烟喝茶的声音,秦刚添了添嘴唇,喉头一阵发痒。吃饱喝足了,要是再来一支烟,那不是赛过活神仙!他往日的淡定不在了,十分想念在外面神仙似的快活日子。也许,今晚的一只炖鸡,勾起了他许多的愿望。

    房间晚上是不关灯的,也判断不出具体的时间。秦刚硬闭上眼,眯眯糊糊地浅睡过去。睡梦中,却被腹中一阵阵绞疼弄醒了,喉头干渴得几乎冒烟,挣开眼想找水杯,突然,无意中看到自己的枕头上有巴掌大的血迹。

    啊!这是......

    秦刚心里一惊,忙伸手噌了蹭鼻子,看到手上也是鲜红的血迹,他越发慌张了,肚中的疼痛也一阵阵涌来。

    “饭菜有毒!”

    脑海中如惊雷般炸响,谁最希望自己去死?略一想,他差点吓丢了魂,马建国回来了,而自己又落在纪委手中,这是要......灭口啊!

    这时,脑中又一阵迷糊,很想闭眼睡过去,可他知道不能睡。求生的欲望促使他张口大喊,可声音嘶哑,发出的声音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

    必须自救啊!秦刚努力翻滚到床边,想爬向房门方向,手上却传来一阵巨痛,扭头看到手上的铁拷,他灵机一动,缩回身子靠近窗口,使尽力气

    用手铐击打窗柱。

    金铁击打的声音响亮地传得很远,终于,房门被推开,一个纪委工作人员睡眼朦胧地探头进来。

    秦刚猛地大喊:“救我!饭里有毒!”。

    纪委的人很快反应过来,忙惊声大叫:“来人!快来人!出事了!”

    房间很快就挤满了人,秦刚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了,

    他身子一软就出溜到地上,然后昏迷了过去。

    等再次醒过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只手腕打着点滴,一只手被拷在床沿上,病房内还坐着两个身着警服的警察。

    他长出了一口气,自己没有死!看到在一旁不时打盹的警察,现在看在眼里却觉得就是自己的亲人。在鬼门关走了一回,他才明白生命真的比什么都重要。谁会对自己下手,对马家父子来说,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自己鞍前马后为马家做了许多事,最终却换来一碗毒鸡肉,想到此处,他的牙齿咬得格格发响,使劲摇动床沿的手铐,惊醒了打盹的警察。

    “快!我要见省纪委的人!”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