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39章 我比他还任性
    李晓开车回到家,家里刚吃过晚饭,豆豆在看电视,赵姐在厨房忙活。李晓走过去陪着豆豆看了会动画频道,手机却来了电话,看是梁晓怡的号码,李晓拿着手机走进了书房。

    “豆豆还好吧?”

    “都好,豆豆正在看动画,庄总那边没有反应?”

    “我不知道,昨晚上我写了封举报刘总和庄长杰的材料,午饭后让刘小静她们陪着去了城区,去南方集团总部投诉了。”

    李晓想了想,问道:“怎么想起去总部投诉,你不是怕事情泄露出去会毁了严芳么?”

    “材料上我只写了东商某些人,没有提及具体姓名,但是事情我写清楚了。”

    “信交给谁了?”

    “南方集团董事长助理,对方很客气,说信一定会转交给董事长。可是晚餐时,负责基地培训的方总找我谈话了。”

    凡事都怕可是,李晓知道效果可能不理想:“那个方总是怎么答复你的?”

    梁晓怡顿了顿,声音变得低沉多了:“方总个人表示很愤慨刘总和庄总的行为,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劝我息事宁人的意思,他暗示刘总和庄总在集团都有背景。”

    结果并不出李晓的预料,南方集团岂能为梁晓怡这些准员工而闹得内部失和:“淡定,你们不愿拿出过硬的证据,又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投诉大概会不了了之。现在我问你,你想报复这两个渣子吗?”

    “我要报复!晚上我想起当时的情景就睡不着,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李晓眼神一冷:“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这件事情交给我就行,现在你还在海城,等你回到山城人身安全有了保障,我会让你出了这口恶气。”

    “好,我明白了,你陪好豆豆,没事我挂了。”

    “等一等,有件事我要告诉你。区里马建国又回来了,市里有人撑腰,他几乎是夺了我的权,我现在修病假了。”

    “市里有人撑腰,是姜斌?”

    “嗯,我有确切的消息,是姜斌提议的,真正的目的,就是让马建国回来搅和我的东城建设计划。”

    梁晓怡顿了顿,才说道:“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算我看错他了。按说市里上下急盼着让你招商成功,他还托我向你打听底细,现在怎么又变了?”

    “晓怡,不是我说你,你看人就是有问题。一个连自己妻子都能出卖的人,人品还能在线么?对东城区的事情,他前后反差太大,姜斌那样的人绝对不会做不利于自己的事情,至于原因现在我也猜不到。”

    “那你怎么办?我知道你为东城付出了多大的心血,他们也太无耻了。”

    “放心,我早就料到有人会使绊子,大局早就安排好了,他姜斌不是很任性么?我比他还任性!”

    “老公,即使姜斌不来招惹你,你也不会放过他的,我早就预料到了,都怪我不好。”

    老公!李晓心中一疼,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晓怡,我们的婚姻走到今天,你有错我也有错,即使我们此生不能再做夫妻,可是你要记住,我们都不能再走错路。我是男人,谁伤害了我的家人,不管他是谁,就是天翻地覆我也不在乎!”

    顿了顿,李晓降低了声线,温暖地说道:“多保证,晚安!”

    挂了电话,李晓心中犹自忿忿不平,静静地想了想,然后翻出谭小青的号码,毫不犹豫地打了过去。

    “谭姐,我想通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谭小青喜出望外:“想通了,好!我早就等着你的电话,说吧,现在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上次你我猜测的那个人,我想我很快就会和他发生冲突,我需要他的一切资料,也希望你们能保证在我被打压的时候,能有继续争斗的能力。”

    谭小青愣住了,自己看重的是李晓非凡的能力和强大的隐性人脉,现在你一个副处选择和那种人物去碰撞,这太不对等也太不公平,这几乎是自杀!

    “李晓,你要冷静,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我的意思你明白。”

    “谭姐,我知道你们需要我在体制内走的更远,但是我没有选择,如果我退缩了,我一辈子心中都会不平。你放心,万一我被逼着离开体制,我会想尽办法,给予你们最大的回报。”

    谭小青沉默了,家里是有这个能力,可是李晓这个人是否值得自己去花这个代价?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于很爱惜羽毛的父辈来说,一举一动都如履薄冰,哪里会轻易出手。

    李晓知道对方犹豫了:“谭姐,邪不胜正,我只告诉你,周老拿我当儿子看的,他也赞同我能得到你们的助力。”

    “好!我答应你!”谭小青立即答应了,就是李晓的前途折了,比起秦城的那位,有周老这种特殊的存在,给谭家的回报可就太大了,万一李晓挺过来呢,那就是意外惊喜。

    “谢谢小青姐,那就用这场争斗来检验一下我的战斗力,谭老一辈子是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他的门下应该不要懦夫和逃兵。”

    “呵呵,怎么改了称呼?”

    “这样称呼我是感觉你很年轻。”

    “小滑头,嘴真甜。好,我会把秦城那位的一切资料都给你弄清楚,那我拭目以待,看你的表现了。对了,马建国回来了,你的投资商怎么办?”

    “呵呵,如果我想让他们什么时候来,他们就会什么时候来,你相信吗?”

    “嗯?难道那些台商都听你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呵呵,小青姐,那你就等着看戏吧。明天或者后天招商组就会回来,结果自然是零收获,不知区里和市里的有心人会怎么看?晚安!”

    千里外的海城,李晓的电话早挂断了,梁晓怡却泣不成声,伸手捂住嘴,尽力压抑着不让哭声发出来,扑倒在床铺上,肩膀抽动不已。

    李晓现在遭遇强势打压,不出意外,全是秦城那位的主意,否则,姜斌哪里来的胆子?看来自己要求退出刺激到了那位。

    但是,梁晓怡却别无选择。以李晓的性格,若知道了实情,不说婚姻保不住,恐怕还会遭到对方最无情的打压。甚至会遭遇人身不测。事情是自己惹出来的,那就让自己去平息这一切吧。

    凌晨时分,庆伟的电话打了过来:“李晓,秦刚全撂了,牵扯的案值很大,看来我们都小瞧了马建国父子,胆子也太大了。幸好你建议省纪委插手,这案子市里拿不下。”

    马建国黑化不出李晓的预料,那二百万不可能是全部:“也有市里人牵扯进去了?”

    “果然瞒不过你,呵呵,是有市里领导拿了秦刚的钱,猜猜看是谁?”

    李晓几乎脱口而出:“还能有谁,山城最大的那个!”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