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吃了一惊:“怎么会?”

    李雅萍俨然成了招商方面的专家:“这你就不懂了,付大哥可是造汽车,配套的企业规模不大能行么?妥妥的投资都是过几十亿的企业。”

    李晓恍然大悟,想了想说道:“好!封锁一切消息,包括李书记也不要告诉他。我这回要让市里真正疼到心里,爱伸手的毛病是种病,得治!”

    李雅萍翻了个白眼:“呵呵,连我都不放心了,看来梁晓怡都把你吓出病了,你才得好好治一治病。”

    “我还真被她吓出病了,上一周,她在海城被庄总骗到海上,她一直看重的庄总竟然给她下药,想把她送给上司换取自己高升,差点闹出了人命。”

    李雅萍的嘴几乎合不拢了:“还有这样的事情?那个庄总胆子够大的,报警了没有?”

    李晓摇摇头:“因为牵扯到另一个同事,她没有选择报警。这种事情我当然要狠狠还回去,等晓怡回到山城再说,那个小尹也在那边,我打算抽空过去看一看情况。”

    李雅萍的杏眼直直地盯着李晓,却没有再说什么。虽然李晓和梁晓怡签了协议,但是她心里明白,李晓不会轻易放弃梁晓怡,毕竟两人的感情太深了,即使爱情没有了,亲情也不是一时可以割舍的。

    这时,李晓的手机却来了电话,看是小白的电话,李晓也没有回避李雅萍,直接接通了。

    “小白,你人在哪里,都几天了你师父也没有在大队看见你?”

    “呵呵,我当然回来了,不过是回到了秦城。好不容易有假期,我干嘛回来当师父的免费劳力?秦城有同学五一要结婚,我要帮忙啊。”

    “这样啊,那你好好陪同学,现在打给我是有事请需要帮忙?”

    “没有,就是想给你打电话,看到同学秀恩爱,骚扰你一下行不行,呵呵。”

    这话似乎不怎么好接:“小白,我还有事,等你回来请你吃饭,再见。”

    李晓当机立断挂了电话,可是已经迟了,李雅萍的眼神有点幽怨:“哟,小白呀,你这人真没有礼貌,人家想你了你怎么不多聊几句?还请吃饭,好像我的晚饭还没有着落呢?”

    李晓双手一摊:“吃饭还不简单,这顿晚饭我来请你,中餐西餐,李局长指条明路吧?”

    李雅萍嗔怪的撇撇嘴:“好吧,不为难你了,西姆西餐厅,现在就走吧。”

    两人走出咖啡厅,开车到了西餐厅,刚进去坐下,李晓的手机又来了电话。本不想接,却是岳母徐兰兰的电话,李晓立马接通了。

    “妈,最近身体还好吧?”

    “晓怡出差了,好久也不见你回厂里,知道你很忙,今晚你回来吧,我有事和你商量。”

    “好,我晚饭后就回来。”

    挂了电话,李晓猜测大概又是梁晓军有什么事情令岳母为难了。点了牛排,陪着雅萍吃过西餐,闲聊了几句,看李晓晚上有事,李雅萍就先告辞走人了。

    李晓赶回南郊厂区先回家看望了父母,然后又开车来到北生活区。进了岳母家都晚上九点多了,李晓换鞋进来,发现客厅电视也没有开,岳母的情绪很差,脸上还有泪痕。

    李晓不由心里一惊:“妈,家里出了什么事?”

    徐兰兰勉强笑了笑,伸手擦去泪痕,按李晓的习惯泡了壶红茶,回来坐在沙发上,好久才说道:“晓晓,你和晓怡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都多久没有一起回来过了?”

    李晓不自然地笑了笑:“您别多想,晓怡和我现在都是单位的骨干,比以前忙多了,等晓怡出差回来,我们一起会厂里看看。”

    徐兰兰似乎神思不属:“这样啊......”

    李晓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总觉得岳母好像有心思,难道自己和梁晓怡签协议的事情让岳母知道了?怎么可能,自己没有给亲属说过这件事情啊?

    渐渐地,徐兰兰的眼睛又红了,李晓心中不安,只得先主动开口问了:“妈,是不是晓军那里又有什么难事?如果有您就说,再难的事情总有办法解决的。”

    徐兰兰摇了摇头,似乎在神游天外,和李晓闲聊了几句,说话也是有一搭无一搭。李晓很诧异,自己还没有和晓怡真正分手,岳母却如此伤心,等最后结果出来,如何让她接受?

    “妈,你今晚让我过来,不是说有事吗?家里到底怎么了?”

    徐兰兰一惊,起身说道:“天也晚了,你今晚就住这里,我想跟你说说话。”

    岳母的请求,李晓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岳母一个人住,平时难免孤单,在这里陪陪她也好。看岳母的神色不好,应该是家里有难事却不好开口说出来,李晓也不好主动去问。

    徐兰兰起身去卧室取了一套睡衣出来,李晓接过睡衣就去了洗手间,冲完澡重新回到客厅,却看到岳母伏在沙发上偷偷哭泣。

    这是怎么了?李晓心中大惊,忙过去坐在她身边:“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都是我和晓怡不孝,惹得您伤心了。”

    徐兰兰直起身子,满脸泪痕,哽咽着看看李晓,摇摇头:“不怪你们,是妈心中难过......”

    说着,柔弱的肩头又是一阵颤抖,偏过头伏在李晓胸前,默默地流泪。李晓眼睛也红了,任由岳母靠着自己,柔声安慰道:“妈,我知道,你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很不容易。不过你放心,有我和晓怡在,晓军马上也要回来了,等他参加工作,家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岳母只是一味抽泣,李晓心中越发不安,等着岳母说出事情。等了半天却没有声息,李晓偏头看去,岳母紧紧抓住自己的胳膊,闭眼靠着自己,竟好像睡着了。

    这是有多累啊?李晓心中不由一紧,静静地坐着不敢乱动。一个柔弱的女人,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把一对儿女养大还送进大学,其中的艰辛和为难之处,真不可与外人道也。

    突然岳母一阵反胃,伸手捂着嘴起身要去洗手间。李晓一惊,忙起身扶住她,紧张地问道:“妈,你身子不好!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徐兰兰的脸刷地变得通红,强压下腹中的不适,直身推开李晓:“我没有事,大概是前几天受凉了,休息一阵就行了,你快去坐着,我去下洗手间。”

    李晓心中疑虑大起,看岳母刚才的反应,身体一定有病了。但是,有病了又有什么不敢对自己说的?

    不安地等到岳母从洗手间出来,李晓急忙迎上去搀扶住,关切地问道:“妈,看你脸色不好,我还是送你到厂医院检查一下。”

    徐兰兰愣了一下,然后红着眼睛,低头抽泣着依偎进李晓胸前,低不可闻地说道:“我......怀孕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