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的心一下子就揪紧了,会不会是刘总和庄总要报复妻子,而设法骗了妻子出去?

    “田军,你等在那里,梁晓怡的电话能打通,我再打一个,如果再没有人接听你就立即报警。”

    李晓挂断电话,又给妻子拨打了过去,这次铃声照旧响了好久,在李晓将要放弃的时候,电话却意外地接通了。

    “怎么现在打过来了,有事?”

    李晓松了口气,然后不动神色地说道:“你休息了?”

    “嗯,准备要睡了。”

    李晓顿了顿:“那你刚才没有听到我的电话,我连打了两个?”

    “哦?你打电话了?手机在包里,我又在海边散步,海浪声太大我没有听到。”

    话筒里的背景却很安静,李晓暗暗吸了口气,然后呵呵一笑:“好久都没有看到大海了,让我也听听海浪的声音。”

    梁晓怡顿了顿,才回到:“我现在离开海岸,都快回到宾馆了,哪里能让你听到海浪的声音,下次吧。”

    解释完美,理由随口而出,听不出一丝破绽,可惜却都是谎言,李晓几乎要随口拆穿妻子,话临出口却改变了:“你和刘总刚闹得不愉快,晚上十一点了还在外面,你不怕么?”

    “嗯,路上和海边都有游人呢,我今后会注意,快回宾馆了,我挂了。”

    “有个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嗯,你说。”

    “实际上发生了海上那件事,你和刘总庄总都翻脸了,我打算想尽一切办法阻击南方集团控股东商,你继续在海城培训我不放心,要不回来吧?”

    “回来?这不可能。这次培训确实水平不错,我想借机充充电。再说了,我是领队,我回来了其它人怎么办?好了,改天再说吧。”

    梁晓怡匆匆挂断了电话,显得很不耐烦,李晓竟有点愕然,又立即给田军打了过去:“刚才打通了,她说去海边散步了,但是晚上她又是打车出去的。你守在暗处,看看她和小尹会不会回去,多晚我都等你的消息。”

    李晓烦躁地又点了支烟,站在窗前任凭冷风冲来,心中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机场临别的那个拥抱余温未散,梁晓怡又走上了继续撒谎的老路。

    难道我这个丈夫真的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梁晓怡,你到底在隐瞒什么?难道家快要散了也在所不惜?

    夜凉如水,李晓感觉从里到外都是无力之感。自己的所有努力,却叫不醒装睡的妻子,这样的生活继续纠缠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也许,真到了要正式分开的时候。

    快凌晨的时候,田军回了电话回来:“李区长,梁晓怡仍旧没有回来,那个小尹也没有回来。”

    这个消息不出李晓的意料,既然妻子刻意撒谎,怎么会只是去海边散散步?长夜漫漫,梁晓怡和小尹同时外出,要去干什么,那就只有天知晓了。

    “田军,辛苦了,回房间休息吧。明天早上再去看一次,如果人还没有在,你就以朋友名义去找东商同事,然后一起去找主管基地培训的方总,如果基地方面也不知道梁晓怡和小尹的去向,你第一时间告诉我。”

    李晓挂了电话,看手机都快没有电了,从包里取出数据线,插在床头的插座上,想了想,又给妻子打了过去,这会更绝,直接关机了。

    苦涩地笑了笑,李晓上床躺下,翻来覆去却无法入睡,又想去趟洗手间。这种老式居民楼,只有外面一个洗手间,李晓只好又起来,下床开门走出房间,耳根却听到很轻微的吧嗒一声,在黑夜里很是清晰。

    李晓看了看隔壁主卧的房门,刚才应该是主卧室房门关闭的声音,难道岳母刚才去洗手间了?

    也没有多想,李晓自去了洗手间,回来上床躺下,想了会心思,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早上被手机闹铃吵醒后,李晓起床洗漱出来,徐兰兰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李晓坐下来匆匆吃过了,徐兰兰却吃得很少。

    “妈,你快收拾一下,今天我陪你去医院做手术。”

    徐兰兰一惊:“去医院......碰到熟人怎么办,这对你有影响的?”

    李晓淡淡地说道:“我无所谓,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一个人去怎么能行?这样吧,我们不在山城医院,直接去秦城吧,那边医疗水平高,你直接住院休养几天再回来。”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迟疑的,听到房间里的手机铃声,李晓不等岳母同意,起身回到次卧,收了充电的手机,看是田军的号码,关了房门立即接通了。

    “田军,情况怎么样?”

    “两个人都没有回来,我去问了梁晓怡的同事,她和小尹同时请了四天事假,具体去向不明。对不起,是我把人跟丢了。”

    李晓叹了口气:“不要自责,这是事出有因,我会想办法知道她的行踪,你随时等我电话。”

    李晓挂断电话,顺手又给妻子打了过去,不出预料,仍然无法接通。

    李晓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想了想,翻出周建光的号码拨了过去,电话打通了,对方却没有接听。李晓挂断电话,正要走出房间,周建光却回了过来。

    “李区长,刚才在监控室,你找我有事?”

    李晓关了房门,然后说道:“尹小冬在海城培训,想必你们也知道。昨天晚上,他和我妻子一起离开了宾馆,现在失去了联系,如果方便,请查一下他们的具体位置。”

    周建光为难了:“李区长,我们是有人在那边跟踪,但是纪律不容许外人参与,你是不是想要过去?”

    “周科,想来这么长时间你们对我和我的家人都调查过了,工作纪律我不会违犯。于公我不会危害到你们的行动,于私你是庆伟的战友,现在我的妻子下落不明,你觉得我能不管吗?”

    周建光顿了顿,回应道:“好,一会儿我联系那边,弄清了行踪我会告诉你。但是,我提醒你,不能破坏我们的监视行动,否则,法不容情。”

    “周科放心,我做事有分寸。尹小冬我绝对配合你们行动,我只要知道我妻子的下落。如果她犯了国法,我亲自送她到你面前,拜托了。”

    李晓挂了电话,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拉开房门走了出来,徐兰兰正站在门外,“李晓,我收拾好了,我们快走吧。”

    李晓接过岳母手中的提包,然后两人一起走下楼。岳母带着一个布帽子,还戴了大墨镜,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开车上了高速后,李晓的手机来了信息,李晓靠边停下,稍稍翻看了一下,眼睛不由瞪大了。

    梁晓怡好小尹昨晚都乘飞机回到了秦城,这是什么情况?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