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建光够意思,也不知道采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弄到了妻子的具体方位,而且告诉了梁晓怡现在使用的手机号码。原来梁晓怡还有一个手机号,自己这个丈夫竟然不知道。

    李晓开门下车走到高速路边,忍着心头的愤懑冷静地想了想。梁晓怡费尽手段回到秦城,百分百是来见秦城的那位,到底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需要她孤注一掷?

    大概是天意吧,陈大勇在秦城,岳母和自己也要去秦城,梁晓怡和小尹也悄悄来了秦城,看来这趟秦城之行不热闹都不行了。

    李晓扭头看了看自己开的车,苦涩地笑了笑,然后拿起手机给张静打了一个电话,又给田军打了一个电话。想了想,给廖中锋和谭小青分别打了一个电话,半个小时后,才结束了通话。

    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李晓又给赵姐打了过去:“姐,送过豆豆去幼儿园了?”

    “刚送到,有什么事吗?”

    “姐,你听我说,去给豆豆请几天假,马上带着豆豆回厂区,和我爸妈待在一起。这几天也许会发生些事情,我怕家里不安全,你也不要和我妈多说,让她请假回家,等我出差回来,我再接你们回来。”

    赵姐惊讶了:“晓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晓情绪立马就不淡定了:“姐,我一时也解释不清,你只管照做就行。我只是担心而已,你不要多问,我现在开车,等有空了我会给家里解释清楚。”

    赵姐哦了一声,立即挂断了电话。李晓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站了几分钟,等心情平复下来才回到车上,立即开车驶入主道。

    徐兰兰看着李晓却一脸担忧:“晓晓,有什么急事吗?我看你打了许多电话,脸色也很差,要不我们改天再去?”

    李晓简直有砸车的冲动,怎么和赵姐一样的多嘴,你们女人就是打算去拯救地球,也得先把自己的事情打理清楚:“妈,没事,区里的烂事太多,你休息一会儿,别影响我开车。”

    徐兰兰靠在椅背上没有再说什么,却不时担忧地偏头看着李晓,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行程还不到一半,李晓的手机突然响了,伸头扫了一眼,好像是区里的号码。李晓脚底一松,靠边停下车,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李区长,我马卫东。”

    李晓的神情冷了下来:“马区长,有事?”

    “方便的话我想和你谈谈。”

    “马区长,我现不在山城,有什么指示能在电话里说吗?”

    “刚才市里通知,省里巡视组要来东城区巡视,市里要求区里主要领导都在岗。现在市里领导已经先来调研,领导点名要见你,你回来吧。”

    李晓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马区长,我说了我在外地,我也不是东城区主要领导,有你和马书记坐镇大局还不行?再说我请假了。”

    “省里主要是巡视重点工程进展落实情况,现在宋市长亲自带队,姜市长也来了,点名要见你。”

    呵呵,这会慌了就想起我来:“马区长,我不知道东城区有什么重点工程,马书记和你现在主持大局,请你转告市领导,我不是区里主要领导,也替山城救不了场。别说今天要见我,这一周内我都不会在山城,再见。”

    刚挂断电话,母亲张梅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李晓眉头紧皱,随手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站到路边接通了电话。

    母亲的声音显得很焦急:“晓晓,赵姐和豆豆回来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李晓感觉一口气憋在胸口出不来:“妈,没有什么大事,你们照顾好自己和豆豆就行,现在我也说不清,等我回来再解释好吗?”

    “不行,你现在必须告诉我?”

    “我真后悔让赵姐带豆豆回去了,是我这里有点小麻烦,怕万一有人打豆豆的主意,所以我让豆豆待在你身边,我现在外地,等事情处理好了我回来再给你们解释。”

    “你不说实话怎么让我放心?”

    “事情还没有发生你让我说什么?就是有事了我也会处理,难道妈打算带着豆豆来帮我?”

    “你这浑小子,怎么对妈说话呢?你这说话留半句的,让我能放心吗?”

    “妈,怎么你就放心了?要不我现在赶回来带走豆豆,免得你担心?”

    “滚远,我的孙子你凭什么带走?算了我也不问了,记住,我和你爸就你一个,你可不能做事鲁莽,遇事多想想,家里你放心吧,在外千万小心。”

    李晓好不容易安抚好母亲,正要转身,手机又来了电话,又是区里的固话号码。李晓闭眼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接通了电话。

    “李区长嘛,宋市长要和你通话。”

    李晓愣了一下,然后冷冷一笑,竟搬出了市长来逼自己。

    “李区长,我宋天明。”

    “领导好!”

    “你现在哪里?”

    “我在秦城。”

    “区里有紧急工作需要你来完成,能不能赶回来?”

    “领导,对不起,我家里有十分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大概需要三四天时间,我向区里请过假的。”

    “这样啊,现在省里马上要下来巡视,主要以省纪委为主,这是东城区的大事,也是山城的大事,我们干部就是要讲大局意识,你明白吗?”

    到底是市长,说话绵里藏针,一副吃定李晓的架势。可惜,李晓停下一切工程就是等省里的反应,现在省里要来找山城的麻烦,李晓岂能去救场?今天就是省里一号首长要来,李晓都不会答应回去。

    “领导,对不起,其实我在区里真的不重要,马建国和马卫东两位同志足以掌控大局。现在对我个人来说,家就是一切。现在家里有事需要我处理,如果区里实在不行,我想辞去副区长职务。”

    “哎呀,家里有事自然也需要你去处理,看来我这个市长对你们关心不够啊。好吧,你继续休假吧。”

    “谢谢领导关心,我安顿好家里尽快返回工作岗位。”

    等宋天明挂断电话,李晓才收起手机,站在栏杆处静了静,转身却看到岳母正站在自己身后。

    “晓晓,你这么忙,其实是我们母女令你为难了。你昨晚打了半宿的电话,我听到了一些,你和晓怡到底怎么了,你不要瞒我?”

    还有完没完了?李晓胸口直觉闷得慌,情绪几乎崩溃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徐兰兰,不知该如何解释。

    “妈,你别添乱了,我和晓怡能有什么事?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你这里,等你身体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算我求你了,我们要尽快赶到秦城。”

    徐兰兰看李晓的脸色难看得害怕,叹了口气,红着眼睛转身默默回到车里。

    李晓心里一松,感觉浑身失去了力气,蹲下身子伸手按住太阳穴,很想痛痛快快大喊一声。

    可是,生活就是如此狗血,你甚至连呐喊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