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应该不是正常发生的,一月前,大勇刻意接近你母亲,两人一起出去打牌、吃饭,接触很频繁。,后来有一次喝了真爱会所的酒,迷迷糊糊就发生了,都怕丢人就隐瞒了,结果现在发现怀孕了。”

    梁晓怡似乎失去了反应,呆滞地坐着一动不动。今夜连续的刺激一个正常人都受不了,何况梁晓怡一个女人。

    李晓怕出意外,起身过去,搀扶着身子软软的梁晓怡躺在床上,替她脱去脚上的恨天高,拉过被子给盖上。

    “别多想了,事情都发生了,就正确面对吧,好好睡一觉,醒来又是晴天。”

    虽然还有些很多事情想问,可李晓不愿再刺激梁晓怡,安慰了几句,起身想去沙发上休息。突然,梁晓怡伸手抓住了李晓的一条胳膊。

    “老公,对不起!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资格,今晚让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你也来床上吧,我知道你有事情想问我,现在都无所谓了,我都告诉你。”

    李晓想了想,真不忍拒绝,遂脱去外套上了床。标间的单床有些不够宽敞,两个人紧挨着躺下。梁晓怡顺势紧紧抱着李晓,心中万般不舍,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房间里一时安静了下来,床榻上体香淡淡萦绕,躯体之间温暖熟悉。两人紧紧依偎,心中悸动仍在,一切都如往昔,但是,一切似乎都不在了。

    “晓怡,其实你和陈大勇之间很熟悉吧?”

    “嗯,是熟悉,在会所在见过多次,是我欠了他人情,又不想让你知道。五年前欠了他一次人情,陪庄总去会所我一般都不喝酒,但是有一天不知怎么就喝了,你知道会所的酒有问题,是大勇及时提醒了我,否则那晚我可能会出意外。”

    “五年前的事情好像不少,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和张琴的弟弟相过一次亲。”

    梁晓怡叹了口气:“一切的是非都是那次相亲引起的,大学毕业后,你继续读研,我回东商上班。说实话,那时我动摇过,觉得你会留在秦城,和我最终会分开。这就是我的原罪,事情从那时起慢慢就变得不受我控制了。”

    “晓军在学校和人打架,被人打伤了,对方竟请动了张琴,给晓军给了个处分,然后张琴还追到东商找我,本意是找我麻烦。可她见了我之后却改变了态度,主动和我交朋友,还撤销了晓军的处分。”

    “我也刻意逢迎她,跟着她出入山庄聚会,眼里看到的都是不同的人和事。后来,张琴把她弟弟张玉介绍给我。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明白她想让我和张玉处对象。”

    “我没有拒绝和张玉交往,不是我变心了,而是因为晓军。他学习不行,我愁得不行,就想给他找个门路。后来我发现张玉应该是有点间歇性精神不正常,想退出又怕得罪张琴,就假意周旋。”

    李晓没有生气,那时两人还没有结婚,梁晓怡还有重新选择的权利:“唉,你也是糊涂,凭张琴家的势力,张玉如果是正常人能留给你?”

    梁晓怡苦涩地笑了笑:“谁都不傻,张琴看出我在敷衍张玉,就极力撮合我俩接触,想生米做成熟饭让我认命。有一天晚上张琴带我来到一处居民楼中,然后留下张玉就离开了。张玉似乎得到过暗示,也想和我发生关系,就变得很疯狂。”

    李晓眼神一亮,说道关键处了,梁晓怡是如何摆脱了张玉,又最后受制于张琴的?

    “其实我早有准备,临去前就让晓军和大勇跟了过来,我假意答应张玉,借上洗手间的机会开门让晓军和大勇进来,我本意是想离开,可是张玉不答应,大勇和晓军就动了手,把张玉打得很重,现场张玉就犯病了。”

    “这下麻烦了,我们就送张玉去了医院看急诊,我给张琴打了手机。她过来后张玉正犯病,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张玉身上有伤,我骗她说是跌倒了,张琴竟没有说什么。”

    “后来,张玉出院后犯病频率更多了,张琴也不提张玉和我处对象的事情,我也不敢说破,只得虚与委蛇和她继续交往。认识冯昌平是在晓军高考后的夏季,我正为晓军上不了大学犯愁,冯昌平却来到了南平山庄。”

    “我当时并不认识他,陪着张琴在俱乐部见到了他,那晚张琴就和冯昌平上了床,早上我才知道冯昌平是山城的书记,后来调到秦城做了市长,我见到的时候他已经是秦城的书记。”

    “原本没有什么事情,张琴说冯昌平看上我了,又突然说张玉的病比原来重了,只要我表面上陪陪冯昌平,她与我还是好姐妹,冯昌平可以让晓军上大学。”

    李晓问了一句:“你等等,晓军四年前高考考了多少分?”

    梁晓怡顿了顿,声线低了好几度:“二百多一点。”

    李晓深深吸了口气,嘲讽地说道:“也只能帮办法送进大学了,回去复读高中都不一定收。”

    “对不起,我错了,可是我没有办法,家里没有男人主事,妈也管不住他。后来冯昌平又来了山城,直接带来了秦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原来,人家连高考成绩都改了。”

    李晓眼神冷了下来:“条件是什么呢?”

    梁晓怡沉默了,好半天才说道:“陪他一次。”

    李晓的胸口顿时闷得难受:“那时我们都很年轻,正处在热恋之中。说实话,你就是我的天。假如有男人拿一个市长位置来换你,我不但不会答应,我还会狠狠揍他,因为他侮辱了我。”

    “我表面答应了,其实我还是做了准备,晚上临去前我带了一杯蜂蜜,还在山庄特意点了蜂蜜做的菜。然后,我在房间里陪他先喝酒,冯昌平之前和别人就喝了不少,也因为高兴,就喝了我加蜂蜜的白酒,最后在酒桌上就醉倒了。”

    李晓的脸色却更难看了:“不得不说,你很聪明,这个办法真是巧妙,一般人真想不到,不懂的人绝对着了道。不过,冯昌平不是平凡之辈,胆大心细,你和他喝酒之间也不好应付吧?”

    梁晓怡脸色一红,不自然地往李晓怀里缩了缩:“他......摸了我,在床上休息时抱着我,我自己最后躲开了。”

    李晓身躯一震,伸手推开了梁晓怡,然后下床去了临窗的沙发上,点了一支烟,默默抽了几口,才有了动静。

    “他今晚上摸你,你是为摆脱他,尚可理解一二。但是,我不能原谅,你和我热恋时让人摸,答应去陪别人过夜,一月之后却嫁给了我,你这得多大的心脏啊,呵呵,你从来就没有真正爱过我!”

    梁晓怡呆若木鸡,然后颤抖着坐了起来,嘴里语无伦次:“不!不是的,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爱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