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注定要分手的一对夫妻,现在纠结的却是曾经爱与不爱,这特么讽刺,可是它就是发生了。

    “算了,现在说这些还有用么,你陪了冯昌平一夜,不管发生不发生那些事,别人会怎么看?”

    梁晓怡抹了把泪痕,神情显得很是纠结:“别人当然认为我成了冯昌平的人,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这件事。我后来才察觉出来,我是小聪明,冯昌平才是老谋深算,让我背上了一个情人名头。后来有人想见冯昌平,他都放话让我接洽,而我就糊涂地接了。”

    李晓闭眼想了想,还是揪心不已:“你们两人交往五年多,难道都没有走出那一步?你没有感觉出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本来见面机会就不多,我对他说过不能走出那一步,而他最注重的就是利益而已。他是有几次让我离开山城,但是我都没有理会。有事都是我出面和别人接洽,我知道这事情不对,可是晓军还在上学,我也只能忍着,我也不沾那些钱。”

    “我不明白,既然你有这特殊的身份,山城有些人也知道,那你在东商怎么甘愿当几年的文员,你只需一句话就可以升职的?”

    梁晓怡苦涩地咬了咬牙:“我本来就不愿多欠他的人情,怎么会通过这个关系升职?冯昌平和山城那些人交往,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女人就是点缀而已。再说了,升职也不是小事,爬的过快难道不会引起你的注意?”

    李晓点了点头:“所以你接受了庄总的好意,升了职,接着小尹也来了东商,你周旋在两人之间,对我也很冷淡,其实你心里也有小尹的地位,只是你自己没有察觉而已。”

    梁晓怡没有否认:“那时我心里压力很大,而你在下梁只是镇长助理,我没有一点安全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掌握一点主动,和庄总、赵海交往一方面也是这方面的考虑,最主要的是想掩盖我去俱乐部的事情。”

    “小尹呢?他和你走的那么近,你几乎对他是不设防的,就不怕惹我生气?”

    梁晓怡脸色微红,叹了口气说道:“我总把人想的很好,我承认对小尹心里是有他的位置,也很享受他的陪伴,自己也觉得这种感觉不对,可是总下了决心斩断这种暧昧。今晚他的表现真的伤到我了,没想到他竟是冯家的走狗。”

    李晓冷冷一笑:“尹小冬才是心机最深沉的人,他是冯昌平安排到你身边监视你的人,他不但骗了你,也骗了冯昌平。”

    梁晓怡心中一凉:“我怎么总认不清身边的人?爱我的我没有珍惜,不爱我的我信以为真,害我的人我自己凑上去,我做人真是失败。”

    “不是你做人失败,而是你自己的私欲所致,要求得到的太多,必然会受制于人,必然会一无所获。”

    梁晓怡默然,神情显得了无生趣:“你还有问题要问吗?”

    “有!我有一个疑惑,以冯昌平的谨慎,他和外人的交易都交给你来出面接洽,这不是把证据交给你了吗?他又没有完全掌控你,这不是受人之柄么?”

    “体制内的事情本来就有风险,当初我也很困惑,还以为他是很信任我,渐渐接触多了我才明白过来了。外人认为我是他的情人,如果纪委来调查,我会承认吗?当然不会,因为我本来就不是。”

    顿了顿,梁晓怡又说道:“你再想一想,从我手里接到的利益都转给了冯洋,而冯洋名义上只是侄儿,万一事情败露,冯昌平本人确实没有收到一分钱的好处。”

    李晓恍然大悟:“冯洋拿到了绿卡,一有风吹草动自然溜之大吉,看似简单的做法却很有效。纪委办案都是讲证据的,而你就成了唯一的替罪羊,他冯昌平却能安然脱身。”

    李晓抽了口烟,回头看了一眼梁晓怡,眼神充满怜悯:“你因为弟弟姜斌的逼迫,自然不敢反击冯昌平。这五年多,不是你躲得巧妙,而是他本身为了利益不愿动你而已,否则,你早主动沦为他真正的情人了。”

    梁晓怡却不服气:“你别把我想的那么弱智,如果他敢动我,我宁愿去死。”

    “死?别把自己说得多勇敢,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就是你愿意求死,难道你舍得下娘家,舍得下豆豆?冯昌平能让冯洋动你,就是看透了这一点,也觉得你有点不受控制了。如果事情发生了,你痛苦过后还是会接受的。”

    梁晓怡想了想,最终还是沉默了。对啊,两个家里都有自己不能割舍的东西,死,嘴上喊喊罢了,真要去做,自己真的没有那份决绝的勇气。

    “你在山城遇到过两次危险,市里都有大佬暗中帮你,这个人是谁,我想他的地位应该不低?”

    嗯?梁晓怡抬起头,为难地看着李晓,心里犹如潮涌。山城已经有姜斌、马建国之流,秦城这里有冯昌平,这些还不够么,难道你要和全省开战?

    “嗯......是我求了姜斌,一次是他自己听到了主动出手的。”

    李晓的眉头皱了皱,不悦地说道:“你这个便宜姐夫还真是关心你,看来你俩关系不错。去海城之前,姜斌来东商检查工作,午休时你俩在房间单独待了一个多小时,我想不仅仅是只向你打听东城区的招商这么简单吧?”

    梁晓怡顿了顿,神色很是纠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谈话之余他在我办公室里间休息,借机纠缠我了。但是我不同意,他也顾忌冯昌平的存在,就没有再敢过分。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是小尹在咱家楼下告诉我的,没有再过分也就是过分了?”

    梁晓怡低下了头:“他拉了我的手,提出那种要求,我回绝了,那是办公室,他不敢怎么样的。”

    “呵呵,事情太多我都麻木了,这一件件事情你有没有独自想过?你是什么人?你是一个妻子,一个孩子的母亲,你自己看看,你成了什么?西省的交际花吗?”

    梁晓怡身躯一震,伸手捂住脸,痛苦地抽泣起来:“对不起,我真的错了......”

    “你知道昨天我有多狼狈,市里区里在逼我,你母亲怀孕了,你又撒谎玩失踪,我又能舍弃谁?心里的痛苦我都忍了,可事情太多我真的要崩溃了。这边尴尬地陪着你母亲做手术,那边又得知你到了秦城南郊别墅,你们能不能别这么自私?”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