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63章 弄个警察当
    送走了李书记和方部长,谭小青借故留了下来。看看快到晚餐时间,李晓对茶秀雅间外招呼咯一声,一个旗袍装女服务员走了进来。

    “你好,你们这里可以直接从餐厅点餐吗?”

    服务员直接拿出一个电子点菜器:“当然可以,我们是酒店直接经营的,请问您点什么菜?”

    “没有菜单啊,你推荐几个菜吧,就我们两个人,以清淡为主。”

    “这好办,我们餐厅推出情侣小套餐,有八十八元,一百二十八元,还有一百八十八元的,您点那种?”

    “就一百八十八元的吧,最好快一点。”

    “好的,您稍等!菜马上就上来。”女服务员高兴地走了出去。

    谭小青却捂嘴笑了起来,“现在这社会,不是情侣点个菜都难,这不是鼓励女人出轨么?”

    李晓苦涩地摇了摇头:“一点而窥全貌,国人现在是全民玩暧昧,把所有和女人有关的节日都过成了情人节。其实这都是商家为了销售刻意炒作出来的暧昧氛围,邀请花心男人入坑,瘦了钱袋,毁了家庭,何必呢?”

    谭小青点点头:“人总有回归理性的时候,但是这个躁动的阶段是躲不过去的,这也是经济繁荣的副作用之一。”

    套餐果然快捷,不到二十分钟,三个服务员就送来了菜品,两个凉菜四个热菜外加一个甜汤。

    谭小青中午也没有吃好,看到色彩鲜艳的菜品,拿起筷子招呼李晓开始吃饭,不过却吃相很文雅,一点一滴都流露出良好的修养。

    “李晓,我真理解你为何不愿回山城了,有万书记亲自同意支持,常委会上你的提议才堪堪过关,他可是省纪委书记呀,六比五,险胜啊!”

    李晓神色也凝重起来:“省里对山城班子不满意,我这件事还是应急情况下的举措,可见有些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张书记因为马建国保证不同意,宋市长和姜斌铁定不同意,你想一想,这五票中排名靠前的两个主要领导都不同意。”

    谭小青脸色也不好看:“张书记问我的意见,我先问了其它人的意见。倒是有一个人你要留意,他投了赞成票,才改变了局面。”

    虽然常委会上的情况属于保密信息,李晓还是忍不住问道:“哦,是谁?方便透露么?”

    “秘书长陈长年,他是教师出身,在市委是熬资历升上来的,虽然算是张书记的亲信,不过为人正派,大家都看出来,他对张书记和宋市长都有意见。”

    李晓眼神一亮:“谢谢你,陈秘书长我今后倒可以多交往一下。张书记的人品真不怎么样,秘书长都不愿追随他,也算很少见了。”

    “这倒是实情,不过他也是临死挣扎,你主要还是要注意宋天明。这个人很阴险,姜斌只是表面咋呼,大主意都是宋在拿,偏偏他躲在背后不出面,一个市长这样的性格真是令人失望。”

    李晓点点头:“我早就注意他了,赵海和姜斌来东城区威逼我,其实就是宋天明在背后指使。想当书记想疯了,可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个庞明星就把一切希望给断送了。还有宋维军这个坑爹的货色,他能不能善终都是个未知数。”

    谭小青皱了眉头,想了想,才说道:“你要做大事,不要和宋天明再起冲突,这个人不好对付。”

    李晓却摇了摇头:“姐,你不要担心,不是宋天明我还不回山城呢。我的妻子一切悲剧都来源于姜斌的妻子张琴,而最关键的就是宋维军那个南平山庄。他们不是爱玩么,那就准备身败名裂吧。”

    谭小青无奈地叹了口气:“想一想,你这几乎是和全省开战啊!”

    李晓眼神一亮:“这有什么?如果最终是我胜了,不是也显示出你的慧眼识珠,遇到这些糟心事,我起码得像个男人一样站着。”

    “呵呵,你这马屁功夫真是没谁了,行,我信你!说正事吧,招商的事情有把握没有,不要等上面派了人下来,你这里却撑不起?”

    李晓却自信地笑了:“姐,你应该反着想,我倒怕你们撑不起。不但是工业,商业上也有大投资,都是清一色的台商,集约式全涌到东城区,足够伯父出面做一篇大文章!”

    晚餐后,和谭小青商量好和上级台办配合的细节,李晓送走谭小青,回到房间后刚去浴室洗过澡出来,门铃却响了。李晓开门后,却发现门外站的是梁晓怡。

    “我方便进来吗?”

    李晓一愣,苦涩地看着梁晓怡:“你这话说的,快进来吧,吃了晚饭没有?”

    梁晓怡满腹心思,怏怏地走进来坐在床边:“在医院吃过了,是妈催着我过来的,我让护工在医院陪床。”

    李晓替梁晓怡冲了咖啡过来:“那你晚上在这里休息,这儿有两张床,医院也睡不好。”

    梁晓怡低头喝了口咖啡,满嘴苦香悠长,心中却是一疼。咖啡没有加糖,自己的习惯李晓总会记得很清楚:“我今晚过来也是有事和你商量。”

    李晓在另一张床上坐下,看着风采依旧的妻子,心中五味杂陈:“没事也可以过来,难道今后你不打算见我了?有什么难事你就说,我们一起想办法。”

    “昨天海城负责培训的方总给我打了电话过来,要求我假满后继续参加培训。”

    李晓胸口一闷,想发火又忍了下来,低头喝了口咖啡:“你怎么回复的?”

    “我没有答复,就说小尹被除名了,至于我去不去,想和你商量一下再说。”

    李晓很失望,淡淡地说道:“看来你还是想去参加培训,随你吧,明天回去先把手续办了,今后你的一切事情都和我无关。”

    梁晓怡愣住了:“你讲点道理好不,这个培训机会很难得的,讲课的水平很高......”

    李晓挥手阻止了梁晓怡继续说下去,咬牙压住心头的怒火,平静地说道:“我为什么不想让你去?不说海上的事情会不会重演,妈出院谁照顾?豆豆你多少天没见了?”

    梁晓怡愣住了,看着李晓弱弱地说道:“算了,我不去就是,行李让同事稍回来。我只是不想早点回山城,回去就要和你去民政局。”

    “躲着就能解决问题?当初你选择走上这条路,就要想到这一天,别让我看不起你。”

    梁晓怡咬牙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可现在家里的事情也离不开你,下午我去见了晓军,他谈了个女朋友,也要一起回山城,两个人工作都要安排。”

    李晓皱了皱眉头,想了想:“房子有了,两个人的工作就是违犯原则我求人也给你办了。”

    梁晓怡却丝毫没有喜意:“晓军说他要当警察,你能不能给安排?”

    “嗯?其它单位不行么?警察可是公务员,还要参加全省政法考试,今年也不一定招考啊?就是有考试他能过了笔试吗?”

    “他肯定考不过,我也劝他了,可他说警察社会地位高,挣钱也多?”

    李晓胸口隐隐作疼:“够了!真是够够的了。梁晓怡,你有没有脑子?警察怎么就挣钱多了?他打算当警察发财?依晓军的脾性,就是穿上警服,迟早把自己送进去,你这是为他还是害他?”

    梁晓怡捂嘴哽咽了起来:“他就是这个性格啊,我这不是和你商量吗?”

    李晓一阵无语,烦躁地点了支烟:“为了晓军,你几乎付出了一切,我不得不承认你很伟大,但是凡事都有底线!算了,你也别哭了,我这个姐夫就站好最后好一班岗,我就是磕头去求人也给他弄个警察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