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一大早,李晓带着妻子和岳母,开车上了回山城的高速。十点刚过,车已经开出了山城高速出口。

    坐在后排的徐兰兰却说道:“李晓,我现在身体还不大方便,还离不了人,方便的话先去你家修养几天。”

    李晓还没有回答,梁晓怡却先开口了:“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去我家里正好,有我和赵姐,正好能照顾你。李晓,给赵姐打电话,让她把豆豆带回来,好多天没见,我太想豆豆了。”

    “也好,我们先回去收拾一下,家里几天没有人了,然后让赵姐带豆豆回家。”

    开车回到人民路小区,李晓拿行李,梁晓怡搀扶着徐兰兰,三人乘电梯上楼,回到自己家门口,李晓拿钥匙开了门,三个人走进门却都愣住了。

    客厅似乎有点散乱,被人翻动的痕迹随处可见。电视柜的抽屉都半开着,客厅地面上散落着纷乱的纸和杂物。身边鞋柜的抽屉也没有关严实,李晓低头看了看,里面被翻的一片凌乱。

    嗯?家里进贼了!

    “不要乱动,家里好像有人来过,你们先退到门外。”李晓换了鞋,走到卧室门口往里一看,卧室比客厅还凌乱,又转身看了看书房,里面同样被翻了个底朝天。

    李晓略一想,端了张椅子放到门外,先让晓怡陪岳母坐下,然后拿起手机就给庆伟打了过去:“你在哪里?”

    “我在国贸,廖书记来了,我得盯着呀,你回来了?”

    “我现在家中,你带两个可靠干警,带上勘察设备快来我家里。家里被人动了,不要声张,我等你。”

    “知道了,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李晓点了支烟,脸色变得很难看,损失财物倒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自己的家被翻成这幅样子,心里真不是滋味。

    梁晓怡同样脸色苍白,担忧地看着李晓,心中不知想着什么。

    不到二十分钟,庆伟带着小朱小白就走出了电梯口。小朱提着一个手提箱,小白背着相机,三个人焦急地走了过来。

    李晓忙迎了上去:“你们来的倒挺快,快进去看看,我只进去看了看,现场基本没有动。”

    庆伟也不客套,小声给梁晓怡打了声招呼,带着两个徒弟走了进去,李晓跟着过去站在门口。

    庆伟仔细看这房间的一切,小白一边忙着拍照,一边不时看一眼李晓。小朱打开手提箱,取出手套带上,按庆伟的的吩咐,不时提取一些物证,忙乎了近半个小时,才堪堪把现场看完。

    “李晓,家里四处都被仔细翻过,但是门窗都完好,应该是从门口正常进来的。你让晓怡伯母先进来,小白帮着收拾房间,我和小朱把门口勘察一下。”

    李晓和晓怡搀扶着徐兰兰进来坐下,然后和小白开始收拾凌乱的客厅,等庆伟在门口忙完,五个人一起帮着收拾。半个小时过去,才基本让房间恢复了原样。

    梁晓怡去厨房烧了水,出来泡了茶,然后扶着岳母回到主卧躺下休息。

    “庆伟,家里没有丢失任何东西,包括现金和晓怡的首饰都没有少,看来对方是另有目的。”

    “不求财的盗贼才麻烦,我们等会下去再调看小区门口的监控,我想这个特殊的来访者就会露出蛛丝马迹。”

    李晓眼神一亮,小声说道:“我下午还要参加区里干部大会,这事暂时不要声张,你去找找你的战友周建光,他在家里安装的设备还没有拆除,他们的设备可都是好东西。”

    庆伟点点头,站了起来:“知道了,你先安顿家里,等我的消息吧,小朱小白,我们回去。”

    送走庆伟他们,李晓给赵姐打了个电话,然后回卧室安慰了岳母一番,等赵姐带着豆豆回来,已经十一点过了。令李晓意外的是,母亲张梅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豆豆看见梁晓怡,顿时就委屈的不行,扑到妈妈怀里好半天不撒手,母子两个人都眼泪连连,看得张梅直皱眉头。

    李晓拉着母亲来到阳台,母子两个人小声嘀咕了半天,然后张梅终于有了笑脸,出来去卧室陪徐兰兰聊天。

    李晓看家里也没有菜,打电话叫了外卖,然后又给区里市里分别回了电话。大会是下午三点,吃过午饭,李晓稍事休息,开车先送母亲回了厂区,然后开车回到了的东城区委大院。

    时间刚好是下午两点多,李晓在停车场停车下来,看着熟悉的大院,深深地呼吸几口,然后平静地走进东边的政府大楼。

    “李区长好!”

    “李区长回来了!”

    大楼里莫名地有了几分生机,碰到李晓的干部打招呼的声音都透着几分欣喜。李晓顺着楼梯走到二楼,正对着楼梯口的区府办里,李雅萍端着李晓的玻璃杯,欣喜地迎了出来。

    “李区长,早知道你要回来,茶都给你泡好了。”

    李晓接过茶杯,温热刚好,心中不由一暖:“回来了,走,先回办公室看看。”

    李晓在二楼东侧的办公室,窗明几净,几盆绿植青翠欲滴,一看就是每天有人打扫。

    “雅萍,这都是你的辛勤劳动成果吧?”李晓感叹一句,舒服地坐在大班椅上。

    李雅萍关了门,走到大班椅前,挨着李晓坐着扶手上,深情地看着李晓:“我既然回来了,自然不会让人碰你的办公室。怎么样,马上就要大权在握,这办公室有点小了吧?”

    “就这里吧,搬来搬去还麻烦。你下来吧,万一有人进来找我。”

    李雅萍不为所动:“我知道你不想到三楼办公,可是今后你也需要配秘书,这里确实不方便。其实二楼西侧有一间大办公室,办公座椅都是新的,原来就是给徐艳红当助理后准备的,她今天过后要去三楼办公,你就搬过去吧。”

    李晓想了想,点了点头:“也行,等开完会再搬吧。嗯,你今天怎么没有打口红?”

    “准备干坏事哟!”话音一落,李雅萍扭身攀住李晓,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身过来,红唇就吻住了李晓的嘴唇。

    李晓顿时懵了,瞪大了眼睛,唇间感绝暗香生津,嘴唇不自然地回应了几下,清醒过来抬手推开李雅萍,起身站在一边。

    “你疯了,这是办公室,你想送我去纪委喝茶?”

    李雅萍红通红一片,妩媚地咂咂嘴:“办公室最好不过了,你马上就要单身,便宜你了,呵呵。”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