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话音一落,会场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卧槽!真是大炸弹啊!称霸东城区十年之久的马建国父子玩完了!

    马建国脑海中一片空白,不敢相信地看着李晓,脸色变得苍白一片,身子软软地瘫在座位上。

    李晓冷冷地看着马建国,抬起手指着马建国:“来人,带下去!”

    礼堂门口待命三名年轻的男子扑上来,搀扶起马建国直接拖了出去。嗯,是实实在在的拖走了,这省纪委的作风......不大友好啊。

    李晓看了看主席台第一排的位置,毅然走过去在马建国空出来的位置上坐下。嗯?这一幕又让台下的吃瓜群众看不懂了,李晓这一坐犯忌讳啊!主席台中央是李国良,李晓紧挨李国良的右边坐下,比主持东城区的马卫东都靠近中间位置。

    这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廖中锋刻意咳嗽了一声,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台下,眼神鹰视狼顾充满了无形的杀气:“我不希望第二次来东城!”

    说完,廖中锋起身对着刘国梁市纪委刘书记点点头,转身离席而去。

    李国良起身离席送了送,然后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马卫东脸色有点发白,愣是好半天没有说出一句主持词来。直到李国良的眼神扫了过来,又对着李晓努了努嘴,马卫东才回过魂来:“下面请李副书记讲话。”

    台下的又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李晓伸手向台下示意了一下,等掌声停歇,伸手拿起桌上写有马建国的铭牌,玩味地看了一眼,然后直接扔到了台下,发出咣当一声,让台上台下的人心里都是一紧。

    “谢谢大家的掌声,财政局刘力东局长来了没有?”

    刘力东立即站了起来,朗声说道:“我在!”

    李晓豪气地摆摆手:“好!现在我给你安排两项工作,一是联系市财政局,收回东城区给市里的五千万借款。第二项工作比较急,今天按新标准补发全区的工资和津贴,有没有问题?”

    刘力东胸膛一挺:“没有问题,我现在就去组织精兵强将,加班也要完成任务!”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我的讲话完了。”

    咦?这戏唱的,卧槽,这个......可以有!台下又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比前面任何一次来得都激烈,差点把大礼堂屋顶的瓦震落下来。

    李国良听着雷鸣般的掌声,心中五味杂陈。这李晓真是二十八岁,而不是体制内的老狐狸?在秦城不提马建国的事,结果来了个现场抓人震慑全区,接着标新立异安排财政局立即发钱,轻描淡写就尽收人心。

    马建国完了,马卫东也废了,这东城区真成了李晓一人之天下。厉害,真是后生可畏呀!

    市纪委刘书记简单讲了两句廉政的话题,东城区干部大会就戏剧化的结束了。

    李晓回来了,马建国被省纪委抓了!两条爆炸性的消息迅速席卷东城区,嗯,东城区坊间的晚饭又有话题了。

    送走市里领导,马卫东落寞地回了办公室。李晓回到二楼办公室还没有坐稳,梁淑萍就走了进来,接着卫娟和徐艳红也尾随而来,等龚鹏和杨存说笑着进来,东城区的新贵不约而同聚在了一起。

    李晓给众人倒茶散烟,然后拉把椅子坐在办公桌前,先对杨存说道:“李镇长,这次让徐区长先兼任下梁书记,就是给你占位置,下梁的事情还是以你为主,徐区长还要忙区里的事。”

    李存哈哈一笑:“李区长,你还不了解我,当年待在下梁谁会注意到我?可是来了你,梁书记兼任了常委,现在都成了区委主要领导,我成了副处,想想真是令人感慨啊。”

    李晓淡淡一笑:“比如我和龚书记,就是不打不相识,不过你绝对不会后悔来东城区。接下来就是大建设大开发阶段,我不希望大楼起来了,干部却倒下了,今后全区工作你都有一票否决权。”

    “呵呵,我明白,现在你费尽心机换来东城区的新局面,我和在座的一样,等着跟你做一番事业。”

    徐艳红看着李晓眼睛不由湿润了,从春节换届开始,自己的经历仿若坐过山车,从名声扫地的话题人物,到现在的身兼数职,成为东城区的重要领导,一波三折之间也觉得有点不真实。

    “李区长,我身上的职位是不是太多了?”

    李晓抬起手,轻轻摆了摆:“你的能力一般人真比不上,最近在下梁你昼夜坚守在工地上,每天一身汗水大家都看得见,群众也看在心里。我和龚书记今后都是要走的,梁书记必要主掌东城,你和卫区长、李镇长都要挑大梁的。”

    卫娟这次胜过其它几个副区长意外当了常委,李晓要主持区府工作,自己必然是实际上的常务副区长,这份人情太大了。

    “李区长,现在你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做?”

    李晓略一想,神情凝重地说道:“我是这样想的,梁书记总揽大局,徐区长和李镇长主要精力放在南郊新区上,卫区长主抓城区改造和北郊新区。尤其是借着省纪委的东风,迅速把项目招标搞定,免得夜长梦多。龚书记辛苦一点,三处地方都要在纪委监督下进行。”

    一直没有说话的梁淑萍点点头说道:“我们这有点开小会的味道,既然定下了目标,我们就要抢时间,在市里的阻力没有发挥作用之前就奠定大局。我担心的只有一点,东城区现在成了特殊的十常委,可我们只有五票,马区长那里怎么说?”

    李晓点了支烟,凝神思索了足足一分钟,才问道:“陈鹏华这个人怎么样?他是马建国的亲信,拿下他换个人上来也不一定是我们的人。”

    徐艳红却轻松地笑了:“何必拿下他?马建国和庞明星都进了纪委喝茶,马建国一系树倒猢狲散,有我这个鲜活的例子在,他陈鹏华今晚能不能睡得着都是个问题。”

    几个人都笑了,李晓点点头:“那就等一等,我想马区长今晚恐怕也睡不着吧,呵呵。”

    梁淑萍一锤定音:“那是他活该,我们都散了吧,我们在这里时间长了,东城区多少人又该睡不着了。”

    “那就散了吧,对了梁书记,我看你身边缺个通讯员,在下梁支教的刘诗诗就不错,先借调过来吧。”

    梁淑萍点点头:“行,现在区府你当家,编制都在你手里,你发调令吧,西边那些人我一个都不喜欢。”

    送走一干领导,李晓看时间也过了五点,想了想,下楼开车先去了区财政局,看财政局机关都在忙碌,给刘力东打了个招呼就开车回家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