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下面请梁书记传达几份市里文件。”

    等梁淑萍念完了文件,马卫东又强调了几点文件的精神,打够了太极拳,终于绕到了今天的戏肉。

    “我们是一个崭新的班子,人员更替都是正常的事情,所以区委区政府的工作就要重新分一下工,我让组织部和区委办拟定了一个方案,大家先看一看,然后我们再讨论。”

    组织部和区委办拟定的?李晓心中一动,这个程序就不对啊,起码也应该开一个书记办公会,三个副书记先研究一下在上会,可是现在方案草案都出来了,这马卫东是真不懂?

    不会!想起这次变动市里常委会上的争执,这六比五代表的信息量太大了,不出意外,这个区常委会有市领导的影子。

    李晓看了一眼发到手中的草案,区委里面的分工还是马卫东负责全盘,梁淑萍是专职副书记,分管组织等重要工作,这个是题中应有之意,而李晓这个副书记兼职分工却是主持区政府工作。

    区政府的分工还是马卫东负责全盘,李晓协助马卫东负责政府工作,其它副区长的分工也已经明确了。这不等于李晓其实主持不了区政府工作?

    再看看李晓系的圈子,卫娟分管科教文卫,徐艳红主要负责下梁镇,李存协助马卫东工作,都不是政府的重要工作,卫娟和徐艳红这两个常委副区长还不如一般副区长实权大。

    马卫东的吃相太难看了,这是把李晓当傻子,还是把大家当体制内的小白?

    “现在分工草案大家都看了,有什么需要调整的,大家都议一议。”

    按惯例应该是梁淑萍第一个发表意见,她正要说,却看见对面的李晓轻轻摇了摇头,梁淑萍借机端起茶杯,低头喝了起来,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马卫东微微一笑:“梁副书记你的意见是?”

    “哦,我还没想好,先让大家发表意见。”

    马卫东又看向李晓:“李副书记说一说?”

    呵呵,这个称呼真是煞费苦心,刻意把李晓的区长职责给忽略了,“我也没有想好。”

    马卫东皱起了眉头,心中隐隐有点不安,昨晚打电话那位在山城位高权重,自己也不得不答应,但是这个方案毕竟上不了台面,这不仅仅是打擦边球了。

    梁淑萍和李晓都不表态,这个势头可不好!马卫东轻轻咳嗽了一声,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

    组织部谭部长突然开口了:“我来说一说,这个分工方案是根据区委领导的意见拟定的,我们组织部和区委办就负责具体起草工作,由于时间仓促,一些细节处可能不太完善,但是主体是好的。”

    统战部宗部长接着点赞:“这个方案我看很好,尤其是强化了区委领导这个核心,利于今后我们开展工作。”

    政法委书记刘书记想了想,谨慎地表达了支持:“我同意。”

    “咚!”一声刺耳的震响吓了大家一跳,众人都是脸色一变,齐齐扭头看去。右首位上李晓把茶杯重重地放在会议桌上,摸出烟吧嗒一声点上,狠狠抽了一口,然后双目直直盯着谭部长。

    “谭部长,是哪位区委领导让你起草这个方案的?”

    “这......”谭部长惊慌地看了马卫东一眼,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马卫东眼皮一跳,不悦的说道:“李副书记,区里调整了班子,自然要重新进行分工,是我让区委办和组织部先起草方案的,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嘛!”

    李晓冷冷一笑:“马副书记,这份方案不但和在座的常委有关,还涉及了几位副区长的分工,那么请问你,组织部和区委办是否有这个权利?”

    马卫东顿时语塞,谭部长脸色涨得通红,强辩道:“我们就是负责具体工作,听区委领导的安排嘛。”

    “谭部长,既然你负责起草这个方案,为什么不请示梁书记也不请示我?难道区委是谁的私人天下?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原则?还有没有我这个区委领导?”

    谭部长呆若木鸡,脸色变得苍白一片。其余的常委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此时敢开口,来捋一捋李晓的胡须。

    梁淑萍也不客气,直接顶了上来:“这件事情必须调查明白,区委的下属部门就敢给我副书记安排分工,这是不讲原则的胡作非为,必须追究当事人的组织责任!”

    龚鹏也亮了刀子:“我看立即上报市纪委,对有关当事人立案调查。”

    卫娟气愤地说道:“这次会议是有目的的突然袭击,我这个常委副区长分管的竟然不如一个普通副区长,这是谁家的道理?”

    徐艳红乘热打铁:“卫东同志,我是常委副区长,兼任下梁镇的书记,难道区里工作我就不能分管,那么这个常委又有什么意义?”

    五票了,对现在东城区十个常委的特殊局面来说,自己已经失败了。马卫东瞪大了眼睛,此刻肠子都悔青了。明明知道李晓已经尾大不掉,自己为什么就昏了头,市领导私下一个电话自己傻乎乎就冲了上来,难道因为权利的吸引力让自己智商下降了?

    “看来大家对这个方案意见很大,那就作废,我们重新再研究嘛!”

    敢伸手就要做好挨打的准备,此时想耍流氓,晚了!

    “昨天市里才宣布我主持区政府的工作,在这个方案上我却成了协助。你们想干什么?究竟是你谭部长的主意,还是卫东同志的意见?市委的文件都敢公然违背,这不是一般的工作错误,而是一次严重的事件!”

    李晓话音一落,会议室里顿安静得落针可闻,事情大条了,李晓这是向马卫东开炮了,而且这帽子大到足以将马卫东压死。

    梁淑萍玩味地一笑:“卫东同志,因为庞明星的事件,你还受到了市委的处分,昨天马建国被纪委采取‘双指’措施,为了挽回东城区被动的局面,市里才调整了东城区班子,你这是对市委有意见啊!”

    “东城区被纪委接连审查两个主要领导,现在这股歪风邪气还在蔓延,我看这不是小事,否则东城区还要出大事。李区长,我建议立即将这个方案上报市里,再附上市里昨天的文件,让市里给我们一个说法!”

    龚鹏到底是纪委书记,话不重却绝对有杀伤力,足够让马卫东喝一壶,弄不好这个区长帽子也保不住。

    马卫东额头上冒出了白毛汗,脸色也变得很难看。现在看来,自己是被人当刀耍了。昨天被李晓收买人心的举动给刺激了,恰好市里主要领导鼓动他向李晓使绊子,莫名奇妙自己就出了这个昏招。

    输了就要认,闹到市里绝对没有自己好果子吃:“李区长,这件事错主要在我,我给大家做出检讨,我们都是一个班子的成员,团结也很重要啊。”

    李晓想了想,真闹得撤了马卫东,市里再重新任命个书记过来,那才真是麻烦。今天拨了马卫东的脸皮,自己也秀了秀肌肉,也算刺刀见红了,见好就收吧。

    “既然马区长承担了责任,也给大家检讨了,我看此事就到此为止,区委和区政府领导的分工,我们可以再研究嘛!”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