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是要放过马卫东了,梁淑萍心领神会,看着斜对面的谭部长,转移了话题:“谭部长本来是老组工干部了,这次的错误犯的有点匪夷所思啊!”

    谭部长脸色一僵,急忙接过回头:“我正式向常委会做出检讨,今后一定加强组织修养,绝对不会犯同类的错误。”

    放大抓小,这调子定的不错。李晓看了看末尾的陈鹏华:“这次区办是谁参与了方案起草?”

    陈鹏华神色一僵,抬头扫了一眼首位上的马卫东,想了想,才说道:“李区长,区委办这次没有任何人参与方案起草。”

    嗯?李晓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马卫东扫了眼一眼陈鹏华,眉头紧紧皱起,脸色却慢慢涨红了。今天的人算是丢大了,陈鹏华竟然......早有倒戈的意思。

    李晓看火候差不多了,咳嗽了一声,然后平静地说道:“我们东城区最近负面新闻太多,省市领导都希望我们尽快做出成绩,所以招商工作是当前重中之重,我不希望今后再发生此类事情。马区长,你看呢?”

    马卫东点点头,接着李晓的话头说了几句,然后失落地宣布了散会。

    李晓端起茶杯,回到东边大楼,直接走到一楼的接待室坐下,时间已经十二点过半了,李雅萍带着上次招商组的人马都坐在这里。

    等卫娟和徐艳红一起进来坐下,李晓才说道:“下午李局长又要带队去南方招商,区里会刚结束,耽搁大家连午饭也没有吃,现在卫区长和徐区长都来了,我们一起去国贸大酒店给你们送行。”

    李晓率先起身,一行人离开接待室,来到大楼前,开了三辆小车,一辆考斯特商务车离开区委大院,来到国贸大酒店三楼中餐厅。

    李晓让李雅萍点了菜,然后,张静也被李晓一个电话叫下来作陪。李雅萍拉着张静,和卫娟和徐艳红互相介绍了认识一番,都是职场的女强人,张静自然对李晓的盟友很客气,落落大方地安排酒宴,给足了李晓面子。

    饭后,大家一起到酒店门口给李雅萍送行,等招商组考斯特车离开,卫娟和徐艳红坐车回了政府。李晓却没有走,和张静来到二十九楼的套房。

    “李晓,总感觉你今天有什么心事,刚才在席间不时就发呆。”

    李晓神色黯然,疲惫地靠在沙发上:“早上我和晓怡去办了离婚手续。”

    嗯?张静愣了一下,默默泡了茶端过来,轻轻依偎着李晓坐下,知道李晓心里难受,知趣地一句话也没有说。

    李晓闭眼沉思了好半天,最终睁开了眼睛:“付大哥马上要回来了,真想早点见到他。”

    张静自然知道李晓想做什么:“你不用急,付大哥早就安排好了,从香港找了一个很帅气的年轻男人派到山城,我估计早和姜斌的妻子张琴搭上了。”

    “很帅气的男人,付大哥这是什么意图?”

    “嗯,就是小鲜肉那种类型的男人,叫龙飞,帅气不说,名义上还是鼎城集团副总的,你想张琴会怎么做?怕你多想,就没有告诉你,陶青也过来了,和龙经理配合先找机会进入俱乐部,和那些太太们好好周旋一番。”

    嗯?李晓略一想,嘴角玩味地翘起:“其实你多虑了,我可不是死板的人,对有些人只能用一些手段。”

    “你能这样想最好,那就等结果吧,看看那个夫人俱乐部里到底是什么情形。”

    李晓松了一口气,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会所被纪委秘密查封了,你的损失大不大?”

    “不用担心,租金马辉辉倒交过了,里面的设施大部分都是马辉辉购置的,对酒店的名誉是有点影响。我现在想的是那三层楼今后做什么,那种会所是不能再继续做了。”

    “十九楼可以改造成客房之类的,另外两层楼距高,可以改造成高级会议中心,山城市可没有太高档的会议中心,这个方向你可以考虑一些。”

    “嗯,那就等市场部的人考察后再说吧,现在纪委结案还要一些时间,倒不用着急。我担心的是你的事情,下一步那些台商都就来了,你个人的事情看来也不轻松。”

    李晓想了想,意外问道:“你认不认识飞海集团的戴春?”

    “飞海集团的戴二公子,我当然认识啊,又都在开发区有投资,不过私交倒不多,你怎么问起他?”

    “他昨晚来我家里了,一方面说要参与东城区的开发,另一方面却是替冯昌平传话,冯昌平意思今后和我再无瓜葛。”

    张静想了想,却轻轻摇了摇头:“飞海的戴老董事长染病卧床都几年了,集团现在暂时是大公子戴御庭当家,现在戴家的几个儿子为继承权争得不可开交,这个投资有点不靠谱,就是有投资意向也轮不到戴春这个花花公子出面。”

    “花花公子?”

    “嗯,戴家几个兄妹之间就属他不成器,在三地之间大名远扬,都结婚了却四处招摇,不是招惹了这家的小姐,就是和那家的夫人传出绯闻。一年前在港岛招惹了一个女人,是社会大佬的夫人,大佬发出追杀令,戴春为避祸才来到内地的。投资是大事,能轮得到他出面?”

    “原来是这么个货色,看来投资不大靠谱,来替冯家跑腿才是真的。”

    “看来冯昌平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既然在秦城冯洋和晓怡都说清了,他这就太刻意了,刻意就是掩饰,今后你得小心点。”

    李晓点点头:“前天你回山城后,晚上在酒店就有人跟踪我,昨天我回来,家里就被人翻了个底朝天,却什么东西也没有丢,晚上戴春就上门安抚我,呵呵,确实太刻意了。”

    张静想了想,担忧地说道:“晓怡参与了冯昌平的事情,本来就没有退路,结果被你给撞破了。按说是他冯昌平对不起你们,应该果断放手,现在却是这样步步紧逼,那晓怡手里绝对有什么东西令冯昌平放心不下。”

    李晓痛苦地闭上眼睛:“接连发生这么多事情,她何尝会不知道?今早主动提出离婚,恐怕也是为了怕连累到我的家人,一种避祸的手段而已。”

    “晓怡这是用心良苦,冯昌平和你比太强大了,她不得不出此下策,只是世事岂能尽如人意?看来你和晓怡今后还有的是纠缠。”

    李晓摇了摇头:“我只是保她平安而已,有些事我无法原谅,我净身出户也算对得起昔日的情分了。”

    “看来你现在没有地方住了,你可想好了,如果晓怡在你们的婚房中和别的男人再组建一个家庭,你心里接受得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