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晚上八点多,天台上来了一位意外的客人,区委办公室主任陈鹏华。陈鹏华能来约见李晓,也是情理之中。做为马建国一系的干部,大厦倾覆,总要做出正确的选择。

    天台边缘,夜风徐徐,山城市夜景尽收眼底。李晓倚栏而立,手里的烟头时明时暗,“陈主任,我能让你来这里相见,代表着什么你也清楚。只是,你确定你已经想好了?”

    陈鹏华心里一紧,抬手猛抽了一口烟:“自从马书记被纪委带走,我连着几晚也睡不好。我个人倒无所谓,只是看到东城区有了重振雄风的希望,不想自己成了拖后腿的人。”

    这倒是掏心窝的话,李晓微微一笑,也就不再隐瞒:“马建国这个人,能力不错,只是他适应不了现在的形势,又被那个坑爹儿子的拖累,走上邪路也是必然。这类人绝对不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那我只好请他到该去的地方。”

    陈鹏华叹息一声:“马书记是咎由自取,可是马区长也算科班出身,他现在怎么也这样,我真想不通。”

    李晓呵呵一笑:“其实我起初和马区长合作的不错,但是,从他的几次选择来看,他实际上比马建国还坏。马建国是为了个人利益,而马区长为了上升,什么民生什么发展他都可以牺牲,这种危害才是最可怕的。”

    顿了顿,李晓手指着栏杆外的灯火,意气风发:“诚然,我也有升职的私心,我们体制内的人都不能免俗。可是,我有底线,我不会拿东城区的明天去换取我的前途,我们当了一回干部,总得为这个城市做点什么。”

    陈鹏华松了一口气,主动伸出了右手:“李区长,想一想这么多年,我真有点惭愧,但是,我也想为东城区尽一份力。”

    李晓微微一笑,伸出手和对方紧紧相握:“陈主任,今后还要老哥多替替我把关。徐艳红能当常委,我就是想告诉全区的干部,只要你想真正为东城区做事,谁都有机会。”

    “谢谢!我明白了。”

    陈鹏华心中大定:“李区长,你前天说想申请一套流转房,现在还没有空房。马建国名下倒是有一套,可现在还在纪委审查之中,只能等纪委解封后分配给你了。”

    李晓点点头:“你费心了,晚一阵子也没有事。不是我要沾这份福利,而是我没有地方去了,住到这里也是没有办法。”

    “哦?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李晓摇摇头,看着脚下的城市,情绪顿时低落了下来:“不提也罢。”

    陈鹏华也不好再问,迟疑了几秒,还是说道:“那好,李区长我不打扰你了,我先回家了。”

    李晓偏过头准备送一送陈鹏华,看到栏杆台沿上却多了一个鼓鼓的信封,剑眉一挑,伸手拿了过来,里面是一叠大钞。

    “陈主任,等一等。”

    陈鹏华回头看过来,见李晓神情严肃,脸色有点尴尬:“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否则,我心中不安。”

    李晓端直把信封塞到陈鹏华手里:“收起来吧,我知道你也不宽裕。我不学马建国,更不做马卫东,我希望我们今后的合作都走在正路上。”

    陈鹏华脸色红了红,顺手收起了信封:“是我想差了,李区长,我先走了。”

    “好!我送一送你。”

    等李晓重新回到天台上,赵庆伟已经现身站在栏杆处:“看来你又多了一票,这下你可以大展拳脚干一场了。”

    “老陈为人还算本分,众人拾柴火焰高嘛!”李晓摸出烟,递给庆伟一支,然后两人倚着栏杆,一时都不想说话。

    最终,还是庆伟忍受不了这种压抑,“是不是想家了?”

    李晓的眼睛不由湿了,呆滞地看着脚下绚烂的城市,眼神里却空无一物:“有家不能回,我不知道,我的未来在哪里?”

    庆伟心里一疼,“都会好起来的。”

    李晓自嘲地摇摇头:“是会好起来,但是,那些伤害了我婚姻的人就在这座城市里,我现在又能怎么样,还不得笑脸相迎?”

    顿了顿,李晓的手紧紧抓着栏杆:“抓了小尹,现在又冒出个戴春,明知他是冯昌平派来的,晓怡瞒着我又和他见面。她想死我可以放弃不管,但是,我不能让豆豆受到伤害,他有享受母爱的权利。”

    说完,李晓感觉胸口闷得慌,看着无尽的夜空,突然仰头悲呛地大声喊了一声:“啊......”

    庆伟泪流满面,扭头看着脚下的灯海沉默不语,心头却堵得厉害。天台楼梯口的暗影处,张静伸手捂着嘴,无力地靠着墙壁,看着栏杆边缘处的伟岸的背影,眼泪簌簌滑落下来。

    一声长啸似乎泄尽心头了的愤懑,李晓慢慢平静了下来,“马建国招了没有?”

    庆伟一愣,对李晓跳跃式的问话有点断片,下意识地回道:“没有,虽然搜查了他的几套房子,取得了证据,可他打进来就一语不发,和纪委硬抗呢,倒是马辉辉看到他老爹也进来了,几乎全撂了。”

    “哦?涉及到会所的事情没有?”

    “当然涉及到了,他手下的保安大都涉及违法,还有分局里有会所的保护伞,廖书记已经在请示万书记了,可能下一步就要抓人了。”

    “有没有刘局长?”

    “我没有权利看到笔录,但是我猜一定有他。”

    李晓想了想,看着庆伟说道:“一旦涉及到刘局长,东城分局人事就会有变动,你在中层打熬的时间也太长了,应该动一动了。”

    “我无所谓,当个副局长还没有刑警大队长来得畅快。”

    “不要这么想,我今后在山城还需要你帮我,你必须再上一步。刘局一旦出现问题,市局就脱不了干系,一个用人不当的错误是少不了的,你不用管了,我给廖书记说一声。”

    庆伟却摇了摇头:“别麻烦了,我这里慢慢熬资历吧。人情不好还,你现在全凭廖书记帮忙撑着,你的东城区计划才是大事,其它事情都先放下吧。”

    李晓却不同意:“这是个机会,这次你就听我的,我在山城不仅仅就这么点底牌,你放心好了,山城很快就要很热闹了。”

    庆伟聊了几句就下楼去了三号别墅,李晓想了想,拿起手机给张静打了过去,没成想,铃声就在身后不远处响起。李晓扭头看去,张静端着一个餐盘正微笑着走了过来。

    “看你晚上没有吃饭,现在应该饿了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