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姜斌牵着细腻的柔荑,转身继续向上走去。梁晓怡心中不安,想不让牵着手却也不好明说,只好尽量保持身体之间的距离。

    姜斌拐上了一条土质小径,环境更加清幽了,可是脚下的路越来越不好走了,不断有小石子踮得脚底生疼,梁晓怡的脚步有点颠簸,走得很是辛苦。姜斌干脆松开了牵着的手,顺势就扶在梁晓怡的腰间。

    “姜哥,别这样,你松开手呀。”

    姜斌疑惑地偏头看着梁晓怡:“晓怡,这里又没有外人,你怎么跟我生分了?以前你可不是这样啊。”

    梁晓怡脸色微红,任凭姜斌抱扶着走到一处平坦地面时,不动神色脱离开腰间的手,自然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又慢走了二十多分钟,梁晓怡感觉T恤都湿了,看到山势终于平坦一些,路边有一个很大的斜坡草坪,她走过去靠在一颗小树上,不停地喘息。

    姜斌看着梁晓怡柔弱不堪的娇样,会意的一笑,走近晓怡,看着天然的草坪,不由感叹:“真美!”

    梁晓怡抬头看着眼前连绵不绝的山峦,又偷偷看一眼上山的小径,那里深邃幽静,心中有点不安:“姜哥,我们就爬到这里吧,我身体吃不消了,歇口气就下山吧。”

    “好吧,那就歇一歇然后下山,其实山顶风光应该更好。”姜斌似乎对不能登顶有点不甘心,可也不能独留下梁晓怡一人下山。

    梁晓怡站了一会,感觉小腹发紧,脸上红得似滴水一般,咬牙看向四周,不远处有一个小土丘,便拔脚走了过去:“我去那边。”

    姜斌看了眼,明白她是去方便,玩味地笑笑,继续看着远处的山光。

    梁晓怡走到土丘背面,忍着羞意解决了个人问题,摸出湿巾擦了手,红着脸轻松走出来,还没走几步,突然觉得脚面发凉,低头一看,一条碧绿的小蛇,正爬在她的脚面上,顿时惊得魂飞天外手脚发麻。

    “啊!.....蛇......”

    一声尖利的惊叫声从梁晓怡嘴里传出,她拔脚想跑,身子却软得像面条一样。姜斌飞奔过来,找到元凶,一脚踢飞了逃到草丛的小蛇。

    梁晓怡从小怕蛇怕得要死,看姜斌赶跑了蛇,她松了口气,踉跄了几步,身子却瘫软出溜蹲在草坪上。姜斌紧忙俯下身,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别怕,晓怡,我在呢。”

    梁晓怡懵住了,死死抱住姜斌的腰身,头埋在臂弯,身子颤抖不休,意外的惊吓让她失去一切思维,只想紧紧藏在一个安全的所在。

    姜斌满怀的柔软和微微地颤抖,心中不由一荡,后背的一只手流水般滑下,拂过低谷,停在惊人的翘起上,轻轻抚摸起来......

    姜斌心中火热,看怀中的人犹在惊吓的余韵中,心中大定,深深吸了口迷醉的体香,侧下身子,把怀里的娇躯半放在草面上,接着半俯下身子,悄然靠了上去。

    梁晓怡感到身上压迫得不舒服,睁开眼,红唇便被吻住了:“唔......”

    梁晓怡又惊了,明白另外的危险又逼近了,费力推开姜斌,身子后仰着避开,双手撑着草坪就要起来:“姜斌,你想做什么?难道你忘了我的身份?”

    姜斌不屑地撇撇嘴:“晓怡,你和老头子闹翻了,你说你还有什么可以炫耀的?你一直就知道我喜欢你,上次在办公室,都拉你上床了你都躲过了,今天不正好是个机会,你从了我,我帮你解决弟弟的工作,这有什么奇怪的?”

    梁晓怡脸色一白,乘着她失神的时机,姜斌一只手霸道地摸到包臀裙后面。梁晓怡一慌,费力挣扎起来,可姜斌的手如影随行,怎么也挣不开。梁晓怡渐渐失去的力气,心急如焚地盼着有人能过来。

    “嘶......嘶.....”突然,一种喷发气体的声音响起。

    “啊......”姜斌双手捂住眼睛,发出几声惨叫,然后身子翻落在草坪上,不停打滚惨叫,似乎遭遇了很痛苦的事情。

    梁晓怡睁开眼,一张年轻女孩子的脸映在眼中:“你是?”

    她惊喜地呼出一声,接着嘴被一只手堵住了。女孩示意她不要出声,捡起旁边的坤包,俯身伸手拉起梁晓怡就躲到山路的林荫之中。

    在林荫中奔行了十几分钟后,两人停在一处隐秘的林间草地上,女孩放开梁晓怡的手,然后脱力般瘫坐在草地上,闭眼喘息不已。

    梁晓怡紧忙过去半坐在女孩身边,取出湿巾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然后俯身抱着她的肩膀,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流泪不止:“谢谢你救了我,你叫什麽名字?”

    女孩翻开眼皮,无力地看看她,“别谢我,要谢就谢李晓吧,他安排我一直跟着保护你。刚才在山间差点跟丢了,还好我听到声音及时赶到了。”

    “李晓?”梁晓怡脸色一红,愣了楞,低头羞愧地哽咽起来。

    “别出声,李晓就在外面呢,还有好戏上演呢,我们仔细听着。”

    李晓就在外面!梁晓怡脸色又是一白,身躯哆嗦着靠着女孩子坐下,盼着李晓来救自己,又怕见到李晓,要面对那种难堪。

    姜斌好大一会儿才能睁开眼睛,但是眼泪仍流个不停,他用纸巾擦了擦,瞧瞧四周,连一个人影也没有。刚才是有人过来,对自己喷了防狼剂之类的东西,闭合一下眼睛,感觉还火烧般发疼。

    人清醒过来又有点后怕,要是梁晓怡去报案,虽然怎么不了自己,但传出去名声总不好,尤其是在这个提拔的敏感时期。况且,梁晓怡背后的李晓也不是好招惹的,那个疯子一定会找准时机报复自己的。

    现在最好是找到梁晓怡,努力求得她的原谅,那怕付出代价也好,可她现在人在哪里?姜斌急切之下不敢迟疑,沿着山路返回。稍显湿润的土路上,有些明显的脚印。除了今天,这条路上这几天应该没有人走过,他留了心,一边走一边注意着路面新添的脚印。

    到山坡平缓之处时,旁边的草丛中有人走过的痕迹。姜斌也插到草丛中,沿着新鲜的痕迹走到一颗山树的背后,那是一片平缓的草坡。突然,他眼前一亮,草坡上似乎有人。猫着腰走近几步,冒头一看,不由心里一热,又有点羡慕嫉妒恨。

    梁晓怡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紧紧靠在一起,犹如两只可爱的小白兔,哀怨地靠在一起休息。哼,看来就是这个女孩朝自己下的黑手,呵呵,坏我的好事,难道我不应该要个说法么?

    姜斌猥琐地笑笑,然后站了起来,正要抬步过去和小白兔讲一讲“道理”。突然,感觉脑后有风袭来,来不及回头就感觉脑后一麻,耳中听得一声沉闷的声响,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接着,姜斌就在不断地清醒与昏迷之间徘徊,想呼喊时总被对方捂住了嘴,对方用钝器不断击打在姜斌身上,重点是下半身受到了重点照顾,疼得几乎都失去了知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