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晓接到谭小青的电话,得知她和梁晓怡成功阻击了南方集团,也算是出了心头一口恶气。既然南方集团袒护手下的败类,那就付出该有的代价,东商这只煮熟的鸭子飞了,虽然这代价大了一些,痛了一些,但谁让你们任性呢!

    李晓挂了电话,又忙着处理积压的文件,这时电话又来了,看是梁晓怡的电话,李晓任凭电话响着而继续审阅文件,知道手机自己挂断。隔离一会儿手机又来了电话,一看不接还不行,是师兄的电话。

    “李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万书记明天下来东城区调研。我一会儿还得通知市里,提前告诉你一声,万书记是代表省里来看你们招商落实的情况,他不喜欢铺张,你们真实点就行了,别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万书记要来!不会是山城又有什么事吧?”东城区刚走上正轨,李晓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

    “你想哪儿去了?万书记的确是带着任务来的,省里怕东城区的招商大局被人为破坏,委托他下来震震场子。你可是万书记力挺的典型人物,这是他亲自给你站台来了,你还不领情。”

    李晓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不管师兄怎么通知市里,自己知道了消息就应该立即通知市里。李晓立即给两办分别打了汇报电话,市委和市府起先吓了一跳,得知万书记是为东城区而来,才松了口气,现在山城也就东城区能拿得出手了。

    市里立即召开紧急通报会,会后,山城全市就高效地运转起来了,环卫、公安、城管等部门全动员,一时山城高度紧张起来。

    李国良亲自带队,来到东城区指导准备工作。李晓不愿大动干戈,李国良毫不客气地猛批了他一顿:“李晓,你别给我翘尾巴,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把准备工作做好,你是纪委万书记竖起的典型自然不用怕,但我们怕啊,市里指望给万书记留下一个新形象,你可是先锋,懂不懂啊?”

    李晓无奈,体制内许多时候就得随大流,太标新立异了也不好。和马卫东商量了一下,午饭一过,区里也紧急动员了起来。东城区一时鸡飞狗跳,分外忙乱起来,到处都是干部走进走出的身影。

    刘总和庄总一行回到国贸大酒店,对今天的失败,刘总可谓是摸不着头脑:“庄长杰,这个梁晓怡的老公到底是区里什么领导?”

    庄长杰知道无法隐瞒了,眼珠一转,弱弱地说道:“是东城区的常务副区长,实际上主持区政府的工作。”

    “你告诉我的,对方只是副区长,这和主持工作的副区长能一样吗?”刘夏一阵气结,指着庄长杰的鼻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刘夏带来的女助理可不是省油的灯,大有持宠而娇的味道:“那个梁晓怡也太漂亮了,想来庄总一定纠缠骚扰过对方,又和原来的刘总一起在海上想来强的,呵呵,你们的胆子也太大了点,当人家老公是吃素的。”

    刘夏还在思考该怎么回复总部,这是门铃响起,女助理扭着A字裙懒洋洋去开了门,门外是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微笑着递过一个大文件袋。

    “有客人让我把这份东西交给南方集团的刘夏总经理。”

    “我是他的助理,交给我就行了。”

    女助理接过文件袋,看没有封死口,一边走回来,一边取出看了看。嗯?公安局的询问笔录复印件,还有东城分局夫人一张便签。

    咦?庄长杰的亲笔签名,嗯,桃色事件啊。女助理稍稍满足了一下八卦之心,兴奋地忙把文件袋呈给刘夏,这下好了,替罪羊有了。

    刘夏打开文件袋仔细看了看,然后玩味地递给庄长杰,“没想到啊,呵呵,人家梁晓怡还去公安局救过你,你这回报方式也太特别了点。但是,影响到总部的商业布局,你想一想怎么跟总部交代吧。”

    庄长杰只翻看了几眼,就明白自己手里是什么东西,脸色顿时涨得通红。仔细回想一番,自己起初和梁晓怡交往,就抱着觊觎之心去的,今天梁晓怡和自己翻脸,也算情理之中,急色的刘总不过是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

    这时,门铃又响了起来,女助理秀着身姿去开了门,惊得红唇都快合不拢了,门外是几名穿夏装的警察,还有两名穿被短袖的男子。

    为首的警察和便衣都出示了证件:“我们是省纪委调查组的,要见东商集团的庄长杰副总经理。”

    女助理急忙退开身子,赵庆伟带着人涌进了房间,惊得刘夏和庄长杰都站了起来。

    “庄长杰,当初你在酒店犯事,我们采取的是取保候审措施。她现在,那个女孩开口了,当时她处于被人服药后的无意识状态中,你的行为可能触犯了刑律。你很荣幸,会所的案子由省纪委督办,你被拘捕了。”

    赵庆伟不屑地撇撇嘴,出示了盖有检察院大印的拘捕证:“签字吧。”

    庄长杰脸色苍白,嘴唇动了动,看着赵庆伟似曾相识的面容,心里顿时明白了是谁要对付自己,这回真完了!他很知趣地没有啃声。

    旁边有人过来递过笔,拉着庄长杰的手在拘捕证上签了字,有干警上来摸出手铐给庄长杰戴上,然后被灰溜溜押了出去。

    赵庆伟最后打量了一下房间,玩味地盯着刘夏和女助理,似乎对着空气说道:“怎么感觉你们集团就产流氓呢,滚吧,山城......此路不通!”

    碎碎念叨了几句,庆伟摸出手机,先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一边笑着打电话,一边慢慢走向门口。

    “晓怡,告诉你一个八卦消息,就在刚才,东商的副总庄长杰被拘捕了。呵呵,嗯,就春季发生的那件事,省纪委亲自督办啊,要是那个刘总在就好了,想办法也一起抓了......”

    庆伟离开了,嗯,洒下一路爽朗的笑声。房间里刘夏和女助理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女助理显然被刚才拘捕人的场景刺激了:“刘总,酒店里有监控,而我们是住在一起的,万一......”

    刘夏眼神一凝,脸色有点慌乱:“慌什么?我们晚上在一起那是谈工作,看来今晚不能再谈了。我看这样,此地不宜久留,你马上去定机票,我们今天就返回海城,我要及时向总部汇报这件事。”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