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门外的叶亦彤和叶羽西当然不知道房间内发生了什么事?并没有想象中传来惊慌的敲门声,反而代替的是一片寂静。

    叶亦彤与叶羽西侧耳倾听,屋内依旧没有声响。

    “婉若?”

    叶亦彤扒着门缝,试探着喊出声。

    可是,屋子内依旧静悄悄的一片。仿佛刚刚看到叶婉若走进去,不过是梦境而已。

    “婉若?”

    还以为那精明狡猾的叶婉若,说不定是看破了两人的小动作,在与她们闹着玩。

    姐妹俩相互使了个眼色,叶羽西再次叫出口,两人还一边将门悄悄打开。

    环视屋内,此时哪里还有叶婉若的身影?

    叶亦彤与叶羽西呆立于原地,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房间。

    如果刚刚两人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就说明叶婉若在这姐妹俩的眼前,凭空消失了。

    一时间,只感觉到寒意扑面而来,诡异的场面,让姐妹俩毛骨悚然。

    “啊.....”

    叶亦彤与叶羽西转而相视后,大叫一声,便从房间内跑了出去。

    似乎是身后有什么在追着自己一般,姐妹俩早已顾不得彼此,只知道自己离这里远远的才更好。

    叶羽西还在暗自庆幸,多亏了叶婉若给自己买的布鞋,否则自己穿着高鞋跟,行走都难,更别提跑路了。

    只是,想到叶婉若,叶羽西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头皮一阵发麻。

    直到面前的游客越来越多,叶亦彤与叶羽西才渐渐恢复了镇定,随着人流向前走去。

    虽然尽量保持着以往的神色,可是通过彼此颤抖着的双手,却依旧能感受到对方的恐惧。

    “亦彤、羽西,你们看到婉若没有?怎么找遍了红门宫都未曾看到她的身影?”

    迎面走了来弘惟俊与弘意惟,正焦急的搜索着人群中,寻找叶婉若的身影。

    当看到叶亦彤与叶羽西时,弘惟俊连忙拉过妹妹,走上前,急躁的寻问着两人。

    刚刚经历过那样的场面,此时再听到弘惟俊提到叶婉若的名字,姐妹俩相互对望着,神色中的含义也只有彼此才懂。

    “跟你们说话呢,你们这是什么表情?亏了婉若平时真心对待你们,怎么听到婉若失踪了,连一点反映都没有?不是自己的亲姐姐,就是不行!真是个白眼儿狼!”

    相比弘惟俊的寻问,弘意惟的语句中,却是字字透着讥讽。

    似乎觉得妹妹的语气有些过分,弘惟俊拉了拉弘意惟的胳膊,示意她要冷静。

    “你知道什么?婉若她....”

    “我们也没有看到婉若,刚刚还想找她一起祈福来着!之前不都是你们在一起了吗?不如我们分头找找看?”

    对于弘意惟的话,叶羽西明显一阵气急,刚想说出刚刚发生的一幕,却被姐姐叶亦彤打断。竟硬生生的将自己还没说完的后半句,咽了下去。

    看着叶亦彤瞪着眼睛,说出与事实不符的话,却不能理解姐姐这样做的真正含义。

    “好,那我们去那边找,你们也在这附近转一转。我们随时保持电话联系!”

    对于姐妹俩的小动作,弘惟俊虽然也感觉到似乎哪里不对劲,却也没有时间多想。说完这句话,便拉着妹妹朝两人刚刚来的方向走去。

    转身看着弘惟俊兄妹俩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叶亦彤拉过妹妹,便朝着山下红门停车场的方向而去。

    “姐,我们这是....?”

    听到叶羽西质疑的声音,叶亦彤不由得摇了摇头,抓紧妹妹的手,片刻都不敢迟疑。

    “他们兄妹俩对婉若那么好,找不到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我们在这里干什么?难道嫌刚刚的一幕还不够刺激吗?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一切真的能如她们所愿吗?

    姐妹俩还没等离开,便接到了康宁的电话,两姐妹哪敢说叶婉若消失不见了?只得硬着头皮说,她去了卫生间。

    原本计划着离开,却不得不停留在山脚下,等待着弘惟俊兄妹俩的好消息。

    半个小时后.....

    泰山脚下,全部封锁,所有游客都被莫名驱逐。游客不再允许上山。一时间汇集了无数议论与抱怨的声音。

    随处可见衣着统一持枪警戒的武警,还有一群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黑衣人。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从这人心惶惶的场面可以看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可是如今的和平年代,还真的会有恐怖分子来袭击么?

    尽管山脚下已经被封锁,一大批游客却并没有散去,相互交头接耳着。

    人往往就是这样,对自己未知的世界充满了无限探索的欲望。

    “怎么回事?不是说出来爬山?怎么就失踪了?刚刚和羽西她们打电话还说在一起呢?怎么眨间的功夫就找不到了?”

    从黑色林肯车上,走下来一位端庄优雅的妇人,此时却是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从林肯车的另一边走下来,看似从容淡定的中年男子。内心却也是焦急难耐。

    来人正是叶婉若的父母,康宁与叶安诚。

    本来今天康宁和几个姐妹约好了去做SPA,没想到突然接到叶安诚传来女儿的噩耗。

    脚步虚浮着,两夫妻相互搀扶穿越了警戒线,便看到一边瑟缩着的叶亦彤姐妹俩。

    而弘惟俊与弘意惟却不见踪影。

    “妈,我们也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可是婉若上个卫生间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姐妹俩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闪过的流光只有对方能看得懂!

    本来也没想真的怎么样?只不过是看不惯叶婉若那副心高气傲的样子,想吓吓她而已。没想到,受到惊吓的却是叶亦彤姐妹俩。

    刚刚已经矢口否认,现在也不能再出尔反尔,改变说辞。只得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你说,出来玩的时候还是姐妹几人一起,怎么回来就少了一个?”

    康宁看着眼前这一望无际的泰山,丢了一个人去哪里去找?是不是遇到了劫匪?还是不小心从哪里摔了下去?

    想到晚上,这满山遍野、茂密的丛林中,说不定还会有一些野生动物出没。

    所有的未知危险,康宁都反复的想了个通透,眼中随之而来的则满是恐惧。

    叶安诚虽然也担心女儿的安危,可是此时却只能留在山下等待着期待中的好消息。一边还不断安慰着康宁紧张的情绪。

    不远处,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站在山脚下,则依旧可以清晰的听出弘意惟那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

    “快准备车,婉若她受了很重的伤。”

    听到这声音,康宁连忙抬眼望了过去。

    走下来的人群中,簇拥着弘惟俊走在中间,怀中还抱着已经没有意识的叶婉若。

    只是两人身上触目惊心、却依旧涓涓不停流下来的血迹,刺伤了康宁与叶安诚的双眼。

    “婉若....”

    “婉若....”

    夫妻俩连忙冲上前去,不断呼唤着小女儿的名字,可是那脸色惨白的人儿却一丝反映也没有。

    大家都将视线停留在叶婉若的身上,却没有看到。紧盯着叶婉若的叶亦彤与叶羽西,眼中那仿佛见了鬼一般的神色。

    没有假借任何人之手,一路上都是弘惟俊抱着叶婉若,眼中的忧伤尽现。

    似是担忧、自责、疼宠,所有的情感都由弘惟俊的眼底迸发出来。

    因为有武警的车子在前面开路,一路上总算是畅通无阻。

    直到叶婉若被推进了手术室,弘惟俊这才从浑浑噩噩中惊醒,走到康宁与叶安诚夫妻的面前,俯身来了个九十度的大鞠躬。

    “伯父、伯母,对不起,今天都是我的错,原本是想带婉若出来散散心,却没想到发生了这场意外。不管以后婉若怎么样,都是我弘惟俊今生惟一认定的妻子,还请伯父、伯母给我这次机会。”

    叶安诚与康宁早就知道了弘惟俊对自己小女儿的这片心,况且这一切本就是意外,又怎能怨恨别人?

    “婉若到底是怎么受得这么重的伤?”

    康宁没有回答弘惟俊的话,毕竟儿女的幸福要由她们自己来选择,而是问到了关键的问题。

    “发现婉若的时候,是在石坊外一条偏僻的小路上,婉若的头部就枕在台阶上,应该是突然间晕倒导致的。

    伯父、伯母对不起,都是我没有照顾好婉若!”

    这一次康宁没有回答,叶安诚走上前,安抚的拍了拍弘惟俊的肩膀。

    在这关键的时候,过多的谦逊与寒暄都显得特别矫情。

    医生从抢救室里走出来时,只说了一句话,却将叶家与弘家都推向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因为头部受到重创,致使成为植物人。至于能否恢复,还要看个人意志!’

    ........

    时间像是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意识模糊间,叶婉若听到有人不断叫着自己。

    “小姐....”

    “婉若....婉若....”

    听到声音,睡梦中的叶婉若不禁长吁了一口气。

    看来不过是梦境而已,吓得她还以为,这次自己真的是死定了!

    只是全身传来的酸痛,让叶婉若暗自皱紧了眉心。

    接着便传来,接踵而来的呼唤声:

    “皇上,婉若好像真的醒过来了!”

    “婉若....婉若....”

    叶婉若被这声音吵得实在睡不下去了,挥了挥手,不满意的呢喃着:

    “别吵,再让我睡会儿,困着呢!”

    “胡闹,婉若还不起来接驾?皇上亲自来为你探病了,快起来....”

    那严厉的斥责声在耳边响起,可这声音却是让叶婉若真的迷糊了。

    皇上?当这是在演戏呢?还皇上?我还皇太后呢!

    虽然心里极其不情愿,叶婉若却还是强忍着睁开眼睛,想看看这么无聊的人,到底是谁?打扰自己休息?

    只是应入眼帘的情形,却是让叶婉若吓了一大跳。

    织锦丝被、绫罗绸缎的床帐、古色古香的架子床,上面是高高的承尘。

    而床边坐着的一位眉眼间散发一抹英气的老头,身上穿着明晃晃的黄马褂。正笑容可拘的看着叶婉若。

    还真是皇上,这梦做的怎么就这么真实呢?

    睡眼朦胧间,叶婉若忍不住抬起手,调皮的用手抓了抓穿着黄马褂老头的胡须。

    “咝....这孩子还像小时候那样调皮!”

    那老头不怒反笑,朝着床榻边守着的人们和蔼的说笑着。

    他居然感觉疼了?

    妈呀,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突然头部传来一阵巨痛,众人只看到叶婉若重重的摔回到床榻上,不禁又惹来一阵慌乱....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