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来宣圣旨的德公公还依旧等在公主府的门外,这个时辰叶玉山在兵部当差,还没回来。

    想来,这南秦皇的情报网还真是无处不在,自己才刚刚醒了两日,就得到消息,来宣自己进宫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叶婉若已经来不及多想,吩咐菱香为自己换了件素气的娟梅花纹纱袍。

    对于叶婉若这身打扮,菱香与迎香实在想不通:听说要进宫,小姐怎么就突然换了行装?别的女人不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去进宫面圣吗?

    可是叶婉若是别的人女人吗?叶婉若可是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看多了宫内女人们的尔虞我诈。

    也深知自己穿的耀眼容易招惹是非,叶婉若才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疏忽,成为众矢之的。

    再次拒绝了迎香搭配的华丽耳坠子,叶婉若素面朝天的连忙提着裙子走了出去。

    毕竟让南秦皇身边的公公等得太久,也有失礼仪。

    更何况,皇上身边的管事公公,哪是自己得罪起的?

    说起这不实用的裙子,让叶婉若最为挠头,走起路来十分不方便。也不知道这古代的女人是怎么忍受过来的?

    穿过自己居住的后花园,踏过小桥,穿过长廊,叶婉若才来到前厅。

    看到叶婉若婀娜的身姿,德公公笑着给叶婉若行了个礼,这才恭敬的说道:

    “老奴给叶小姐请安,多年不见,叶小姐出落得越发的水灵了!皇上自从来公主府探病后,回去便整日念叨着叶小姐。这不,才听说叶小姐身子已经康健,便迫不急待的让老奴来宣小姐进宫了!”

    乍一听这半男不女的声音,还真是让叶婉若没由得的一阵胆寒。

    不过,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不少。再说,叶婉若哪敢表现出什么异样的表情?

    这德公公可是南秦皇身边伺候的老人了,随便说点什么,都够自己喝一壶的了!自己阿谀奉承还来不及!

    “真是有劳德公公等了这么久!”

    叶婉若抿嘴含笑着,朝着迎香递了个眼色,迎香便拿出了一个香囊交到了德公公的手中。

    虽然叶婉若不懂得这个朝代,但没有谁会不喜欢钱的。

    只要能用钱解决,自己又能免于刁难,不失为一件划算的事情。

    况且对于这种小恩小贿,德公公自是早已司空见惯了的。人家经常收贿赂的小手,掂量一下就可以知道里面有多少银两了。

    此时看到叶婉若对自己出手如此大方,连忙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叶婉若精光闪过,不给德公公寒暄的机会,便再次婉言开口:

    “那我们这就进宫吧!让舅舅等的太久,那可就是婉若的不是了!”

    听到叶婉若一口一个舅舅叫得亲切,也让德公公有些微微的愣神,而后又立刻恢复如常,笑着称是。

    德公公便前面带路,亲自扶着叶婉若上了皇家的马车。

    以前只是在电视里才看到的这种御用銮驾,此时看到里面的情景,还真是让叶婉若不禁咂舌:

    这南秦皇还真是懂得享受,马车内一切用品样样奇全,还有那舒服的靠垫,看着都让人向往。

    感觉到叶婉若的诧异,德公公这才又响起尖锐的声音:

    “这些都是皇上亲自吩咐老奴准备的,皇上说小姐身子才刚好,要准备的舒服些,别委屈了小姐。”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叶婉若连忙笑着感谢隆恩,而后在菱香的搀扶下迈进了马车内。

    一路上,菱香又和叶婉若嘱咐了不少,宫内的礼节。

    毕竟那里不比自己家,当你踏进宫门的一刻起,便恨不得有八百只眼睛紧盯着自己、挑你的过错。就等你露出马脚,上来反咬你一口。

    叶婉若也自知马虎不得,用心致志的听着。

    从菱香的话中,叶婉若还了解到:在五年前羲和公主去世后,叶婉若再也没有进宫。

    要说这南秦皇,对这个皇妹的孩子,尤为疼爱。甚至相比较于自己的皇子公主们,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刚开始,南秦皇还招见过几次,但叶婉若都以身子不适为由,拒绝了南秦皇。

    慢慢的,南秦皇便也不再来招见叶婉若。大概是怕这可怜的孩子,睹物思人吧?

    听到这些,叶婉若在心里暗骂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真是蠢。

    在南秦国,还不是南秦皇是老大?有这个舅舅为自己撑腰,那还不是可以横着膀子晃?反正一切事情,这个舅舅都会为自己摆平,自己又为何有这样的先天条件不用而浪费呢?

    看来上天对自己还是极好的,小说里的女主们穿越后,不是牵扯进宫斗?就是与阿哥们扯不清的?要不然就是皇上想拉她当小三、斗皇后!

    如今看来,自己还是不错的。

    有南秦皇为自己作后盾,母亲虽然过世了,但大小也是个公主。父亲负责兵权,又是对自己极为疼爱。

    看来,自己以后可以做个无忧无虑的大小姐了。

    想到这些,叶婉若竟然还有一些乐不思蜀,要不是有菱香在身边,恐怕都可以笑出声来。

    “小姐?小姐?”

    看到叶婉若又开始愣神,完全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菱香顿时升起一阵无力感。

    敢情自己浪费了这么多口舌都是白说了?自从小姐这次身体恢复以后,好像越发的喜欢自娱自乐了!

    “啊?我知道....在听呢,在听呢!”

    叶婉若在听到菱香的呼唤后,连忙收起心神,便看到眼前的菱香顶着一张怨妇脸,正看着自己。

    这让叶婉若有些不好意思,好似从自己穿越过来后,总是喜欢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已经让菱香这丫头不知道碰到多少回了!

    “小姐,您怎么又分神了?奴婢说的这些,您一定要用心听。不然出现了差错,老爷会怪罪奴婢的!”

    看着菱香有些委屈的小表情,叶婉若连忙笑嘻嘻的坐到她身边,轻声安抚着:

    “知道了,我的好菱香,我都听到了!一会儿进宫,我都按照你说的做,这下可以了吧?”

    叶婉若这副乖巧的模样,让菱香满意的笑出了声。

    自从小姐醒了以后,跟以前比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想起以前的叶婉若,菱香的小脸不禁变了颜色....

    马车一路奔跑在官道上,那明晃晃的皇字,足以让普通的老百姓肃然起敬。

    一路上也还顺利,马车行驶到了宫门前,便停了下来。

    马车的帘子被掀开,应入德公公那丰满的圆脸,恭敬的说道:

    “叶小姐,就请在这里下来吧,马车是不允许进宫门的。皇上特意吩咐老奴为小姐准备了步辇,所以小姐随老奴来便是!”

    “有劳德公公了!”

    叶婉若点头,在菱香的搀扶下走出了马车。

    望着宫门前,高高的宫墙,承载了多少人的期望,又是多少人连做梦都想要离开的地方?

    多少人的一生都因为这一墙之隔,被锁在坚固的牢笼里?

    感觉到手臂上一痛,便看到菱香朝自己递个眼神,余光却是瞟向前面正望着自己的德公公。

    呵呵,自己居然又魂游九天了。

    叶婉若只得尴尬的笑了笑,踱着脚下的莲步,连忙跟上。

    直到坐上步辇,叶婉若才开始肆无忌惮的欣赏起宫内的景观。

    眺望远处,一座座宫殿连绵起伏,宏伟壮观。楼阁台榭、雕梁画栋、如玉一般的栏杆,衬着蓝色的天空,不禁让人为之沉迷。

    跟紧在步辇后的德公公,一直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叶婉若的神情。

    那眸光中的带有趣味的欣赏是如何也装不来的,看来传言叶婉若失忆是真的了。

    可如今的叶婉若却更讨人喜欢,言语间进退有度、举止高雅。连德公公都不禁要对叶婉若另眼相看。不再像之前那样....

    想到之前的叶婉若,德公公暗自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而叶婉若看似是在欣赏宫内的景致,其实余光都未曾从德公公的身上移开过。

    既然他的眸光中透着简单的探索,那叶婉若也不介意,大方的任他寻找答案。

    步辇并没有朝着那片宫阙而去,在路口的时候,则是朝着另一条偏僻的小路转过。

    转而出了路口,却没想到里面别有一番景致。

    随着眼前豁然开朗,便看到一大片水域赫然出现,春风拂过水面,波光粼粼。水里面好像还养着些不知名的各类金鱼,生龙活虎的在水里,争先恐后的游玩着。

    岸边高大翠柳形成天然的遮阴处,所见之处百花争先开放着,香气也跟着的扑鼻而来。鼻息间还萦绕着甘甜香腻的味道。

    在水域的中间有一个凉亭,站在其中,可以将周围的景致全部都容入眼底。

    这不会就是所谓的御花园吧?这设计之巧妙,真是让人为之臣服。

    “叶小姐,皇上说让您在御花园里先欣赏一下美景,皇上正在与五皇子下棋。老奴这就去通报,请叶小姐先小憩一下。”

    步辇平稳的降落,德公公绕过步辇,躬身走到叶婉若的身边,亲自扶着她走下步辇。

    “那就有劳德公公了!”

    德公公连忙惶恐的低下头,就在要转身离开时,前方传来高挑的声音:

    “叶小姐,皇后娘娘有请,跟小的走一趟吧!”

    那公公虽然口口声声叫着叶婉若为小姐,可是语气中的藐视却是寓意深重。

    不管哪个朝代的皇后,都是不可估量的,自己才刚被抬进这御花园,便已经找上门来。

    按说这当朝皇后也就是自己的舅妈了,怎么这太监给自己的感觉,并不亲近呢?

    原本要赶去赴命的德公公,听到这奴才的话,便又转了回来,不满的说道:

    “没看到叶小姐是皇上请来的吗?李公公将叶小姐带走了,老奴又如何与皇上交待呢?”

    “哟!这不是御前伺候的德公公嘛?怎么皇上将你赏给叶小姐了吗?小的不敢与皇上抢人,但是皇后娘娘的命令,小的也不敢不从!”

    相比之下,叶婉若对德公公的印象也要好一起。

    看到此时李公公对德公公的不尊敬,除了愤怒还有诧异。

    御前伺候的人也敢得罪,这李公公如果不是长了一个刀枪不入的身子,就是皇后的势力范围已经大到足以让李公公如此猖狂了。

    “好,我跟你去!德公公还是先回了舅舅的话,别让舅舅等着急了!”

    在德公公刚要开口时,叶婉若率先答应道,还俏皮的朝着德公公眨了眨眼。

    就算今天德公公帮助自己躲了过去,难保皇后不再找机会为难自己。一味的逃避可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语毕,叶婉若落落大方的跟随李公公离开。

    心领神会的德公公凝视着叶婉若的身影后,也不敢含糊,连忙朝着御书房小跑而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