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父皇,您的棋技又精进了不少,儿臣都现在已经不是您的对手了!”

    御书房内,入门便可见硕大的玉石提案。在玉石提案的侧面软榻上,摆放着输赢已定的棋盘。

    左榻前坐着的一名青年男子,瑰杰无匹的容貌,菱角分明。传说中斜入发鬓的俊眉,狭长流畅,唇线优美。月牙白的长袍,腰间挂着绝无仅有,代表着身份的玉佩。

    正慵懒倚靠在软榻上,好似下棋对他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此人正是五皇子---尉迟景曜无疑。

    而对面坐着的南秦皇,依旧是一身明晃晃的龙袍,上面盘旋着的一条生龙活虎的蛟龙。眉宇间的威严不容忽视。

    只是细发间的白发触目惊心,展现出衰老的容颜。

    “哼,就属你嘴甜。看你那优哉游哉的样子。分明是没用心,就已经算计好怎么输给我了。还口口声声的来讨好我。不行,再杀一局。这一次,不许再让着我。不然今天,你就别想从我这御书房走出去....”

    此时的南秦皇哪里有平时的冷冽神色?眉宇间的慈爱,只是单纯与儿子撒娇,享受天伦之乐的父亲。

    “儿臣遵命,儿臣这次定不会再让着父皇了!”

    看着南秦皇老顽童的样子,尉迟景曜满眼含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南秦皇大概也只有在面对五皇子的时候,才会如此轻松自若吧!

    身为皇帝,虽然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却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就比如说后宫的妃子们。

    并不是所有都是自己喜欢的,只不过这里面的关系,牵扯太广。为了国家稳定与繁荣昌盛,就算是皇帝也不得不牺牲自己的色相,做到雨露均沾。

    惟有宜妃,南秦皇这一生所爱,便只有这一个女子。

    只是为了保护他们母子,南秦皇对于宜妃从来不表现的过为在意,甚至也没有给她太多的殊荣。

    就连如今所立的太子,也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私下里,皇帝早就拟过奏章,交由特殊的人保管着。

    一旦自己突然离世,也不会让有心之人有机可乘。还可以让自己最疼爱的儿子继位,也算是设计周全。

    要说这五皇子从小就聪明伶俐,只要他肯用心去做,就没有做不到的事。

    惟独一点,让南秦皇甚为烦恼。其它皇子都明里暗里的拉拢各方势力,为自己争取利益最大化,为争夺皇位而做铺垫。只有尉迟景曜在这点上,木纳的很。对一众兄弟姐妹也很是照顾,一点想当皇上的心思都没有。

    这可急坏了南秦皇,就想趁今天招见叶婉若的机会,让两人多多接触。

    想到自己的用意,南秦皇敛去老谋深算的精光,继续用心拼起了棋技。

    正在两人你一子,我一子,杀得火热的时候。门外响起焦急的声音:

    “皇上,不好了....不好了....皇上....”

    声音刚落便看到德公公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那上下起伏的胸口,证明自己此时迫切的心情。

    正处于兴头上的南秦皇听到这声音,明显蹙了蹙眉心,一记冷眼射了过来。德公公立刻警觉的闭上了嘴巴,看到南秦皇与五皇子正兴致盎然,怕是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

    可叶婉若那儿却等着南秦皇去救命,这可急坏了德公公。

    豆大的汗珠儿掉落下来,可是尽管心里再怎么忐忑,也不敢声张,踌躇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德公公在南秦皇身边伴驾这么多年,已经领悟得透彻。 而左榻前的五皇子,却已然将德公公的表情看进了眼里。

    心中很清楚,德公公在御前伺候这么多年,一直秉节持重。从来没见到如此慌张的神色,看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端起手杯的茶水,微抿一口,这才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父皇,您刚刚是不是交待德公公去办什么事情了?看德公公这副神色,会不会出了什么差头?”

    刚刚一直精心布局怎么赢五皇子,却把叶婉若的事情忘到了脑后。

    此时听到尉迟景曜的提醒,这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一般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这才问向德公公:

    “老东西,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慌张?朕不是让你去接婉若吗?难道她还是不愿意进宫见朕?朕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你怎么却越老越承不住事了?看你这副慌张的模样,真是有失体统!”

    “奴才该死,奴才之所以慌张,是叶小姐,叶小姐她进宫了....”

    听到五皇子为自己解围,德公公朝着五皇子递过去感激的眼神,这才恭敬的回答着。

    只是没等他说完,南秦皇却是已经被他的回答惊着了。

    按说这叶婉若在五年前,羲和公主去世后便再也没有进宫面圣过。对于自己的这个外甥女,南秦皇是既心疼又感到很无奈。

    此时听到叶婉若进宫了,立刻从软榻上站起了身。惹得身旁的尉迟景曜连忙上前扶住南秦的身子,便看到南秦皇寻问的声音:

    “婉若她现在在哪里?快招她进来!”

    “回皇上,皇上您不是吩咐老奴带叶小姐去御花园等吗?却没想到皇后娘娘宫里的李公公突然出现。不由分说的带走了叶小姐。老奴也不敢耽搁,便连忙回来禀告。老奴担心叶小姐她....”

    又是皇后,不然要不是她,婉若怎么会这么多年来都不肯进宫见自己?

    如今婉若这才进宫,她便敢与自己抢人了?心中早已经怒火中烧一般,抬步便要朝着皇后的寝宫而去。

    突然想到了什么,南秦皇的身子一缓,别有深意的望了眼身边尉迟景曜,幽幽的说道:

    “景曜,你也有几日没去给你皇额娘请安了吧?”

    尉迟景曜是何等聪明的人,当然听懂了南秦皇字句中意思,连忙躬身回答道:

    “父皇提醒的是,儿臣这就去给皇额娘请安。”

    说完,尉迟景曜后退了两步,才转身离开。

    看着如此聪颖的尉景曜,南秦皇的嘴角这才露出许笑意。可是又似想到了什么,顿时面色阴蜇起来。

    而叶婉若此时正跪在皇宫寝宫的正殿前,原本疼痛的双膝如今已经跪得开始麻木了起来。

    叶婉若此时才终于明白,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做跪得容易是十分有必要的。

    这没事就要跪来跪去的,还真是让自己找罪受!

    虽然如此,可是跪着的身子却依旧不敢乱动分毫,这皇后遣李公公带自己过来,以李公公的态度来看,明显不善。

    尽管叶婉若不知道皇后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叶婉若知道,自己如若有分丝差错,都可能让自己在这里掉了脑袋。

    心中只是祈祷着德公公的动作能够快一些,南秦皇能尽快赶到这里来救自己。

    正殿之上,端坐在正中间的女子,保养的十分好。连南秦皇看着都有些衰老,而这皇后却依旧像个少女般。皮肤细腻的连叶婉若都觉得自愧不如。

    鹅蛋脸,柳叶眉,丹凤眼。虽然神态安祥,可是骨子里那狂傲像是与生俱来的一般。

    身上空着大红色的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裙,头顶上珠钗环绕、凤冠相衬,眉宇间透着一丝凛冽。

    此时正玩味的看着跪在下方的叶婉若,眼中带着的探究,与捉摸不透的打量。

    从叶婉若走进这扇门开始,便看似温顺的跪着。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德公公的信儿也应该传过去了。

    皇后这才伸出芊芊玉手,在身边嬷嬷的搀扶下,站起身。朝着叶婉若走了过去,口中还振振有词的说着:

    “哎呦婉若,都怪舅母,怎么一不小心还睡着了?这人老了,身子骨也就不如以前了!你们这群狗奴才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做事的?居然让我们婉若跪了这么久?

    快起来....舅母看看,膝盖都跪疼了吧?都怪舅母不好,让婉若受了委屈!”

    叶婉若当然也感觉到了皇后此时走进自己的动作,只是依旧俯身低垂着,不敢有一丝怠慢。

    此时听到皇后的话,嘴角勾起一抹不异察觉的笑意:这下马威算是结束了吗?

    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的力度,叶婉若也不矫情,顺着那力道起身。

    却没有走近皇后,而是俯身回答着:“回皇后娘娘的话,皇后娘娘身为一国之母,婉若跪皇后娘娘,是婉若的福气,不敢有怨言!”

    听出来叶婉若这是在提醒着自己注重身份,一国之母与一个丫头较劲,这话传出去可是会惹人非议的。

    看着眼前这举止张弛有度的叶婉若,深邃的眸光中流光闪过,却是亲近的拉过叶婉若的手,拍了拍:

    “婉若以前与舅母最是亲近,如今这才几年的光景,到是与舅母生份了,居然叫上皇后娘娘了?再这样,舅母可真的要不高兴了!听说婉若前一阵子生了场重病,如今看到婉若这精神头儿十足的,看来已经恢复了!

    看到婉若如今健健康康的出现在舅母面前,舅母真的感到很欣慰!”

    皇后拉起叶婉若后,便朝着偏殿内的软榻走了过去,硬是拉着叶婉若坐在了自己身边。

    如果让别人看了去,一定会认为这已经是天大的殊荣,可是叶婉若此时心里却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已。

    对于皇后的每一句话都小心应对着,生怕有什么遗漏的,给皇后当做把柄。

    “谢舅母的体恤,婉若的身体已经大好了。多谢了舅舅和舅母的惦念,还让宫里的御医去给婉若瞧病,婉若才好的这样快。”

    叶婉若一句无心的回答,却是让皇后一僵,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叶婉若。

    不是传言叶婉若失忆了吗?怎么字里行间还提到当年的事?皇后开始觉得传言不可信。

    不过,身为皇后自当什么场合都经历过了。只是瞬间,便掩去眼中的惊慌,试探的再次开口:

    “婉若,不知道之前舅母的提议,婉若考虑的怎么样?现在能否给舅母一个答复?”

    皇后这一番话,可是听得叶婉若一头雾水。不知道之前的叶婉若到底是怎么招惹到了皇后,还欠下了答案?

    叶婉若抬手抚了抚自己鬓间的发丝,这才不解的抬起头:

    “不知道之前舅母的提议是什么?这场重病,婉若之前的事情都记不起来。所以....”

    “哎....这可怜的孩子,都是舅母不好。其实舅母也不过是想让婉若进宫来陪舅母小住两日而已,不过婉若身体要紧,先不要放在心上了。”

    就在两人说话间,门外婢女走进来,俯了俯身,恭敬的说道:

    “启禀皇后娘娘,五皇子在门外来给皇后娘娘请安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