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婉若警醒的看向周围,如若没有五皇子相救,恐怕自己早就掉进这池塘中溺死了。

    看到自身所处的环境,叶婉若不禁有些后怕,收回心神,却发现自己依旧在五皇子的怀里。

    叶婉若面色闪过一丝尴尬,连忙从尉迟景曜的怀抱中退了出来,然后躬身道谢:

    “谢谢五....表哥相救。”

    “哦?表妹是要感谢我哪次的救命之恩?是母后宫中的那次?还是眼前的这一次?”

    看着叶婉若此时慌乱的神色,还有那有些粉嫩的面颊,尉迟景曜竟忍不住与她打趣着。

    “我只知道眼下是表哥救了我没错,但在舅母宫中,难道不是皇帝舅舅授意的吗?既然是皇帝舅舅的质疑,我又为什么要谢表哥?”

    听着叶婉若分析的头头是道,这让尉迟景曜很是好奇,如此通透的女孩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

    从皇后的宁贤宫里出来,五皇子一双眼睛都未曾离开过叶婉若。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走在自己前面,也不知道看着脚下的路,暗自摇头。

    难道这些年都没有人告诉过她宫里的事吗?怎么做事如此莽撞?这丫头还真是胆大妄为,居然敢挑衅起皇后的威严?如若不是自己在这里,不知道皇后究竟会不会允许叶婉若的胡闹?

    可是尉迟景曜却不知道,叶婉若之所以小脸煞白并不是因为她的鲁莽行事惹得皇后震怒。

    叶婉若正是因为看懂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打从尉迟景曜进门,叶婉若便知道这是南秦皇授意他来带自己离开这里的。

    这一次有德公公通风报信,自己能够侥幸躲过一场。

    那接下来呢?皇后还会以其它名义宣自己进宫,拒绝便是抗旨不遵,如若接受,便是自愿跳进陷阱里。

    就算叶婉若只不过是想当个悠闲的大小姐而已,前提也是要懂得自保的不是?

    皇后如今的试探,不过是为了验证自己是否真的失忆了?再有就是证明自己后宫之首的位置,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而已。

    自己又何不借着这个机会来个一举两得?一来让皇后觉得自己是个愚蠢的丫头,放松对自己的警惕;二来也可以让皇后放弃再一次对自己的试探,难道不好吗?

    只是想起皇后说起之前的那个提议,叶婉若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在自己丢失的记忆里,到底都是些什么呢?不知道失忆对自己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叶婉若知道就算今天躲过了,还会有下一次。反正时间上或早或晚都会有这么一场戏等着自己,叶婉若还不如主动给她机会表演,一次性了解的好。

    单说李公公的处置,最多也不过是想让他受些皮肉之苦,给他些教训而已。

    这点事情,哪里就构成杖毙了?

    皇后身边的嬷嬷如此夸大此事,还不是为如了皇后的意?一方面也可以让李公公对过往皇后的秘密,永远的闭上嘴巴?

    叶婉若之所以变了脸色,只是因为自己为了自保而致使别人丢掉性命。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样的感觉让叶婉若意识到自己想要当个逍遥小姐,置身事外是多么不容易?眼下能够自保已经实属不易!

    想起这视人命为草芥的皇宫,让叶婉若有种想要逃离的感觉。

    不知道之前的叶婉若之所以不愿意进宫,是不是也有着与自己同样的感受?

    看来,不管是哪朝哪代,宫里最不稀缺的就是冤魂。

    而这一切落入尉迟景曜的眼里,却是以为她被刚刚的场影吓到了。

    “表妹果真还像小时候一样牙尖嘴利!”

    其实尉迟景曜没有说出的后半句是,既然如此通透,又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不过他猜想,就算他问了,叶婉若也不一定会说。再或许这丫头是故意的也说不定,只是她这样做的目的目到底是什么呢?这让尉迟景曜怎么都想不通。

    “小时候?我们小时候很熟吗?”

    两人一边进着御书房走去,一边闲散的聊着天。

    “你....真的失忆了?”

    想起外面关于叶婉若失忆的传言,尉迟景曜停住脚步,定定的盯着叶婉若。

    “是啊,这样也好,对我来说也算是重生一回了吧?”

    叶婉若不知道尉迟景曜这样看着自己是为了什么,只是故作轻松洒脱的说着,而后自顾自的朝着前面走去。

    五皇子若有所思的看向前方那道倩丽的身影,半晌,才缓缓跟了上去。

    两人离开,并没有看到另一条小路上,走出来的太子--尉迟盛。

    看着两人的背影,而后朝着相返方向的宁贤宫走去。

    “母后....母后....刚刚与五弟离开的可是叶婉若?儿臣听说母后将表妹请来了,便连忙朝这里赶来。母后怎么没能帮儿臣把人留住呢?”

    “盛儿,你这孩子,看你急的。快擦擦汗,先吃些水果!”

    皇后的心情明显是极好的,看到自己眼前最宠爱的儿子走进来,持着温和的笑意为尉迟盛擦去额头上汗水。

    还拿起手边最新进贡的荔枝递到尉迟盛的面前,可是一脸急切的尉迟盛哪里有这个胃口?如今能够顺利的继承皇位才是最重要的!

    “母后,儿臣现在哪里有心情吃这个?母后,您什么时候帮儿臣把表妹再召进宫来?儿臣刚刚看到表妹和五弟一起离开的,儿臣可不想让五弟抢占了先机。”

    看着尉迟盛那副火急火燎的样子,皇后再次宠溺的一笑,指了指他的头顶,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先把这颗荔枝吃了,母后就告诉你!你看你这猴急的样子,难道还怕那叶婉若跑了不成?”

    “母后,您知道的,那领侍卫内大臣可是手握重兵权,到时候儿臣登基,还得需要他的扶持才行。再说放眼望去,整个京都的千金小姐,有谁还能配得上儿臣太子妃之位的?

    何况儿臣能选择这叶婉若,是她的福气。如若她再像之前那样,不知好歹。那儿臣定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尉迟盛一边说着,一边接过皇后亲自剥好的荔枝,一口含在嘴里,略带恼怒的说着。

    “盛儿,你要记住:承大事者,必须要有超强的忍耐力,不能急于求成!今天母后在叶婉若的面前演了一场杀鸡儆猴的戏码,看那叶婉若都变了脸色, 想必也是害怕得不行。

    相信给她些时间,她自会想明白的。不过,母后今天也试探了她,看来她是真的失忆了。

    居然还傻嘻嘻的认为我是真的喜欢她、疼惜她的。不如盛儿你也趁着眼前的好机会,好好把握才行!距离皇上出去祭拜黄陵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你也要更加努力,不要让母后失望。”

    “儿臣谨遵母后教诲。时候也不早了,母后早点歇息吧!很多事情,还要提早做好准备才行。至于表妹那,儿臣会用心的!”

    尉迟盛站起身,朝着皇后庄重的行了一礼后,便退下去。

    看着尉迟盛得体的言行举止,皇后不由得露出开心的笑意。

    收回视线,皇后侧过头,朝着幔帐后,温柔的说道:

    “哥哥,如此看来,你也要早做打算才是啊!盛儿毕竟还小,很多事情目光短浅,掌握大局的还是我们!”

    从幔帐后走出来一个健硕的身影,浓重的络腮胡,鹰眼锐利的扫过屋内的侍婢,眉宇间的透着杀气。见此情景,那桂嬷嬷连忙指挥着一众婢女走了出去。同时,关上了门窗。

    “嫣儿,一切还在掌握之中,放心好了!你独自在宫中面对那老狐狸,可要加倍小心才是!”

    说着,那男子伸过手,握在皇后白皙的手上,满脸的深情。

    而皇后柔顺的点头,眼中是数不尽的柔情,早已不见刚刚的算计与威严。

    有谁会想到,南秦皇的皇后居然与自己的哥哥存在着不正当的兄妹关系?眼前的一切简直让人大跌眼镜。

    原来,南秦皇的皇后是被莫家收养的,取名为莫亦嫣。

    莫家有个独子叫莫亦落,莫亦落的父亲莫成礼在南秦国是殿阁大学士,相当于如今的中常委。

    当年莫亦嫣的亲生父母死于非命,年纪尚小的莫亦嫣一个人靠乞讨来到京都,流落街头。

    有一次莫成礼带着莫亦落去游湖,便看到了沿街乞讨的莫亦嫣,虽然那时候莫亦嫣也只有八岁,但已经出落的非常美丽,尤其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着实吸引了莫亦落。

    莫亦落便央求自己的父亲,收养下莫亦落。

    原本莫成礼在皇宫当差,家里的吃穿用度也是不用愁的。

    看儿子竟然对一个小丫头青睐有加,便如了莫亦落的愿,想着给他当个书童或者妾侍婢也是好的。

    原本两个孩子一起长大,郎情妾意也是极好的,谁知新皇选秀,有人便举荐了莫大学士家的女儿莫亦嫣。

    说得她简直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新皇权衡利弊不仅认同了,还给了莫成礼家天大的殊荣,特封莫亦嫣为皇后,一国之母。并重下聘礼,吉日成婚。

    自此,两个有情人却难再相见!

    皇帝的后宫,三宫六院实属正常,哪怕是皇帝也必须要做到雨露均沾,少不了忽略莫亦嫣。

    莫亦嫣年纪轻轻,就要面对后宫三千佳丽等待南秦皇的垂帘,偏偏自己还要装作大度。

    随着莫成礼的过世,莫亦嫣以为父守丧的名义回家小住。

    这些年莫亦落一直关注着莫亦嫣的情况,如今莫亦嫣回到家,自是一时间感慨万千。

    终于莫亦落与莫亦嫣旧情复燃,如今两人还依旧保持着这种不正当的关系。

    而莫亦嫣也在这其中再次品尝到了爱情的滋味与报复的快感。

    对于南秦皇,莫亦嫣对他只有无尽的恨意。

    如若不是他,自己也不会与莫亦落背负着私通的骂名,更不会在这深宫大院中,品尝着思念的苦涩……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