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进宫的时候坐的是皇家的马车,出宫是由五皇子亲自护送,恐怕这叶婉若也算是史无前例了吧?

    “没想到表妹居然会答应父皇一起去黄陵祭祀,表妹以后一定要多与父皇亲近亲近,这些年父皇很想姑母,也很想表妹!”

    一路上,叶婉若规矩的跟在尉迟景曜的身后,对于过往太监与婢女的打量,叶婉若也不在意。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连尉迟景曜与自己说话都没听到。

    心中想着以后一定要减少入宫的次数,这样才不用再面对那个诡计多端、手段狠毒的皇后。

    毕竟耍弄心机、趋炎附势、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不知道自己的未来究竟会怎样?但叶婉若却坚决不想卷入争权夺利、勾心斗角的是非漩涡之中,只想安然做个逍遥的大小姐,生活在父亲的羽翼下,平淡了此一生。

    “表妹?”

    并没有听到叶婉若的回应,尉迟景曜停住脚步,转身看向身后的叶婉若,轻轻呼唤着。

    “呃....以前都是婉若不懂事,以后自然是要与舅舅多亲近的。劳烦五表哥挂心,是婉若的过错!”

    其实在听到尉迟景曜的话后,叶婉若很想说,‘我倒是不想去,可是我有得选吗?让南秦皇认为自己的是个六亲不认的女子?’

    想着在去黄陵祭祀的路上,可能会发生的种种危险,叶婉若就非常恨自己当年怎么没有学习个跆拳道之类的防身?

    尉迟景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继续转身率先朝着前面走去。

    再次见到叶婉若,开心之余,总是让尉迟景曜隐约觉得叶婉若似乎与之前不大相同,可具体的似乎又说不出来。

    大概是因为失忆,身体又才刚刚好起来,所以还会觉得有些反常吧?

    接下来两人没有再说话,一前一后走出了宫门,门口的侍卫在看到是尉迟景曜连忙行礼,直到尉迟景曜离开才起身。

    走出宫门,叶婉若长长的吁出一口气,好似心中积压的烦闷在这一刻终于释放了出来。

    “主子!”

    几乎在两人走出来的同一时间,便走过来一名带刀护卫,朝着尉迟景曜作揖打了个千儿。

    借着皇宫门口微弱的宫灯,只见他穿着打扮普通,身材矮小,身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把看似很重的弯月刀背在身后。

    那护卫在看到叶婉若时明显一愣,很快便恢复了神色,恭敬的对着尉迟景曜说道:

    “主子,马车在这边....”

    尉迟景曜点了点头,随即引导着叶婉若,跟随在那护卫的身后,便要朝着马车所在的位置走去。

    “小姐....小姐....”

    不远处传来菱香焦急的声音,叶婉若停下脚步,才转过身,菱香便已经扑进了自己怀里,紧张中带着哭腔:

    “小姐,真是担心死奴婢了,刚刚德公公派人先将奴婢送了出来,奴婢担心小姐也没敢离开。小姐,您没事吧?皇后娘娘有没有为难您?”

    “好了,我这不是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快给五表哥请安,不要让表哥看了笑话!”

    叶婉若安抚性的揉了揉菱香的头发,听到菱香这样担心自己,心中划过一阵暖流。

    独自一人生活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叶婉若最需要的就是关心与陪伴。而对于叶婉若来说,菱香和迎香与叶玉山一样,都是自己的亲人。

    听到叶婉若的提醒,菱香这才涨红了脸,垂下眼睑,朝着尉迟景曜福身作揖:

    “奴婢菱香给五皇子请安!谢五皇子送我们家小姐出宫!”

    “真是个伶俐的丫头,不必多礼了!”

    尉迟景曜依旧是那温文尔雅的样子的,看到面前两人主仆情深的模样,也备感欣慰,不吝赞赏。

    “小姐,公主府的马车就在那边,老爷也在马车里呢!听说小姐被召进宫,老爷便没再离开,一直等小姐到现在,算一算也有两个时辰了!”

    听到菱香的话,叶婉若连忙转过朝尉迟景曜福身轻语着:

    “今日多谢表哥的恩情,婉若定会铭记于心。父亲在那边,就不劳表哥相送了!”

    “等一下,既然姑丈在,景曜自当过去请安才是,一起吧,表妹!”

    语毕,尉迟景曜率先走了出去,那护卫连忙紧随及后。

    而叶婉若与菱香对视一眼后,便也跟了上去。

    “父亲,婉若让父亲忧心了!”

    此时借着昏暗的宫灯,看着叶玉山有些疲惫的面容,让叶婉若想到了远在另一个世界的父母,是否对自己也有着同样的牵挂?

    不禁眼眶有些微红,走到叶玉山面前,福身愧疚的说着。

    公主府的马车旁,叶玉山已经从马车内走了出来,看到叶婉若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如此乖巧懂事。那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如出一辙的小脸,惹得叶玉山欣慰的点着头。

    “景曜给姑丈请安!”

    这时,尉迟景曜打破了眼前和谐的画面,对叶玉山行了个礼。

    “一家人不用拘礼!景曜,今天在宫里,婉若多亏了有你!姑丈代表你过世的姑母谢谢你的相救之情!”

    “姑丈这是说得哪里话?姑母在世的时候很是疼我,保护婉若是侄子应该做的。”

    尉迟景曜的话刚落下,便听到划破寂静的夜空中,由远处穿梭而来的箭雨带着冷光扑面而来。

    “嗖....嗖....嗖....”

    眼前的情景饶是在小说中虚拟过不少这样打斗场景的叶婉若,也被吓傻了眼。

    只是同一时间,叶玉山与尉迟景曜身边的护卫都拔出随身佩戴的刀剑,不断挥舞着。看着一只冷箭朝着自己扑面而来,叶婉若便像定住了一般,无动于衷。

    突然感觉到腰身一紧,叶婉若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随着尉迟景曜后退的步子,看着他像变戏法一般手持着玉扇,将那冷箭挥掉。

    被挥掉的箭头上绿光隐现,尉迟景曜冷冽的眸光中似是有些微怒,沉声提醒着:

    “小心这箭有毒!”

    叶玉山沉着的冷眸一直观注着叶婉若周身的情况,察觉到她有危险,刚想拉过她,便看到已经到达她身边的尉迟景曜。

    听到尉迟景曜说这箭居然带毒,如此狠戾的做法,看来是真的想置人于死地了。手下挥舞着冷箭的动作也越加的用力!

    菱香原本跟在叶婉若的身边,如今也被那护卫拉住手腕保护起来,暂时没有危险。

    尉迟景曜揽着叶婉若不断穿梭在密布箭雨之中,脚下如行云流水般快速闪躲着,不时变幻着行踪,让叶婉若眼花缭乱,丝毫没有因为多加了一个人的重量,而影响他俊逸的身形。

    手中那把看似普通的玉扇,不停的挥舞着,潇洒自若的样子仿佛不是生与死的较量。

    这境况还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想着刚刚被皇后试探,现在又面临着被刺杀。这密于细雨般的冷箭,明显是想要了几人的命!

    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在皇宫的门口设下埋伏,这挑衅皇威的举措可不是谁都敢做出来的。

    “子墨朝马车靠近,先离开这里。”

    公主府驾马车的小厮,已经被乱箭穿心而死,就连马匹也被重伤,明显已经跑不动了。

    尉迟景曜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再好的体力也都有耗尽的时候,忙吩咐着自己的亲信准备逃离这里。

    几人背靠着背,朝着五皇子府的马车方向逃离。

    大概是这响动惊动了看守宫门的侍卫,待看清是五皇子等几人的身影,连忙也指挥着侍卫跑过来增援。

    这才让几人得了空,由子墨驾车朝着官道上奔去。

    透过马车的窗帘,隐约可以看到那箭雨也渐渐平息,直至消失。

    侍卫统领似乎正吩咐着几人,在皇宫四周进行彻底的盘查。毕竟这种事情发生在宫门口,如若再混入皇宫伤及龙体,龙颜大怒可不是好玩的,所以就算是侍卫统领也不得不仔细提防着。

    马车内的几人,虽然都略显狼狈,但总算没有受伤。

    只是菱香那丫头,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让叶婉若心疼的握住她的双手,不断安抚着。

    “这京都就要不太平了....”

    坐在平稳的马车里,叶玉山缓缓的吐出几个字。

    尉迟景曜没有回答,一双眼睛却是紧锁着叶婉若,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叶玉山也明显察觉到了尉迟景曜那探究的神色,倏地,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就连一向镇定自若的叶玉山连脸色也转眼间变得惨白,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尉迟景曜这才缓慢的敛回眸光,与叶玉山对视一眼,两人显露出来的坚定,似是达成了某种共识一般。

    一路上也总算没有再起波澜,马车在公主府门前停下,叶婉若对尉迟景曜行了一礼,便在菱香的搀扶着走下了马车。

    而叶婉若并没有看到在她身后,叶玉山与尉迟景曜对视一眼后,才不急不缓的走下去。

    待几个在地上站稳后,子墨朝着几人略施一礼,这才驾着马车离开公主府,朝着五皇子的府邸而去....

    回到自己的院落,叶婉若便吩咐菱香去休息,今天的情形明显将那丫头吓坏了。

    而叶婉若的脑海里却不断重复着刚刚的情形,直觉告诉叶婉若,今晚的刺杀明显是冲着自己而来。

    可是,就算是想要了自己的命,也不至于在皇宫门口动手吧?

    除非....除非这个人时常出入皇宫,对这周围的地形相当熟悉,对守卫宫门的侍卫班次交替也很清晰。

    可自有意识以来,自己见过的人也是有限的。到底是谁?那么迫不急待的想要自己的命?难道是皇后?

    不可能,如若是皇后刚刚在宁贤宫她就有一万个理由可以要了自己的性命,那这人到底是谁?

    晚饭叶婉若只是略动几口,丝毫没有胃口,饭后在迎香的帮助下,泡个了热水澡,洗去一身的疲惫。心中却还在思量着,看来如若自己想做个闲散的小姐,还需要多加小心才行!

    寂静的夜,星星都藏进了云朵里,晚风吹扶着,又是一场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突然,天际边闪电惊现,从远处传来滚滚响雷的轰鸣声,在天空中炸开。

    “哗....”

    瓢泼大雨从云层中散落下来,顿时在这宁静的夜晚奏起快乐的篇章。

    趁着夜色,两名穿着夜行衣的男子在叶婉若所居住的房间屋顶上,快速移动着,手中拿着长剑在闪电的映照下呈现出带着冷冽的光芒.....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