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直到早朝结束,群臣依旧还沉浸在胆战心惊的后怕之中。

    南秦皇最终决定:这件事交由给五皇子--尉迟景曜去调查、取证。

    叶玉山虽是领侍卫内大臣,掌管兵权,但却是叶婉若的亲生父亲。就算为了避嫌,如此决定也不施为一个万全之策。

    对此事,虽然南秦皇并未对叶玉山重用,还是以叶婉若受到惊吓为由,赏了不少玉器珠宝。

    一来表示了自己对叶婉若这个外甥女的重视,二来也表明了自己一直以来对于公主府的关注与爱护如旧。

    另外还吩咐了尉迟景曜代替自己去探望受了惊吓的叶婉若,实则还是给尉迟景曜制造了两人独处的机会。

    群臣将南秦皇的目地看得透通,更加确信这公主府的叶小姐,可不是各家公子可招惹得起的。

    其实这件事情是已经再明显不过的栽赃陷害,可是南秦皇居然借此发挥,禁了太子盛的足,其寓意已经再明显不过。

    既然是南秦皇的决定,就算是太子盛的太子党成员也不敢再站出来,为太子盛说情。一个个都生怕惹火烧身的波及到自己身上来,惟恐躲避不及。

    早朝散去,后宫也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不仅是太子盛的事。就连皇后被南秦皇呵斥禁足的事,也快速的在后宫传播开。

    那些平时没少受皇后气的嫔妃们,听到这消息时,已经恨不得要载歌载舞的庆祝起来。

    代理后宫的事也在此交由容妃管理,不知道南秦皇这样做的目地是故意让皇后引起对容妃的不满?还是真的只是信任而已?

    后宫的一众嫔妃们已经没有空去理会这些,一个个都不由自主揣测着圣意,猜测着南秦皇此举,是不是代表着南秦皇有废太子的打算?

    有皇子的嫔妃们,开始蠢蠢欲动着那颗想让自己儿子继位的不安分的心。

    没想到,更让嫔妃们喜悦的消息在巳时传来:说是皇后在听到太子盛也被禁足的事,一时急火攻心,晕死了过去。

    原本现在皇后也是戴罪之身,众嫔妃也免除了假心假意的去探望,私下里议论的更甚了。

    叶玉山下朝后,便直奔听雨阁。

    早朝的情景叶玉山也是看得通透,想起昨晚尉迟景曜的提醒,叶玉山决定采纳让女儿面对动荡的时局。

    否则未来不知明的危险,叶玉山生怕自己与羲和公主惟一的女儿会成为更朝换代的牺牲品。

    经过了昨天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叶婉若来到听雨阁却睡得格外的香甜。

    早上醒来时,连叶婉若都觉得不可思议。

    要说这听雨阁叶婉若非常喜欢,别有一番依山傍水的好景致,两层小楼独立于水中央。荷塘里有着含苞欲放的荷花苞,清澈的荷塘随处可见各色锦鲤,它们在水里肆意畅快的游玩。

    水域边种的是富贵树与罗汉松,青葱的绿色,赋予着勃勃生机。

    听雨阁的门前是一处凉亭,四通八达的石板桥延伸到各处。

    叶婉若此时已经用过早膳,做着21世纪的瑜伽操在强身健体。

    要说这个时代还真是无聊,没有电脑可以上网,没有电视机可以看,就连手机这样的通讯工具也没有。

    以前的叶婉若平是除了和姐妹们小聚,其它时间都窝在家里码字写小说,此时面对这难得惬意的生活,也自是享受不已。

    菱香与迎香站在一边对于叶婉若这番动作,虽然看不明白,但看到叶婉若表现出享受的面色,她们也便没有多问。

    这时从远处走来管家岑元,看到叶婉若如此奇怪的动作,连忙垂下眼睑,躬身行礼恭敬的说道:

    “小姐,老爷从早朝刚回来,请您去书房一趟!”

    “好的,我换身衣服就过去,请岑管家先回禀了爹爹。”

    在菱香的搀扶下,叶婉若起身,踱着莲步回到内室去换衣服。直到叶婉若的身影消失,岑元这才转身离开,回去复命。

    “爹爹,您找我?”

    叶婉若换了件米色滚雪细纱百褶裙,未施任何胭脂水粉,却依旧美得无可挑剔。

    门口的书童将叶婉若迎了进去后,便将书房的门关上。

    就在叶婉若走进书房的那一瞬间,叶玉山有种当年初见羲和公主的错觉。恍惚间,连女儿都长这么大了。

    想当年羲和公主也如现在的叶婉若一样,美得这般纯粹。

    都说宫里的女人都有着与生俱来的心机与手段,但羲和公主却是个例外。

    当年,叶玉山之所以能拜倒在羲和公主的石榴裙下,就是因为她如璞玉般的真实简单。

    “爹爹?”

    似乎是感觉到了叶玉山的失神,叶婉若再次出声唤了叶玉山。

    “婉若,你随我来....”

    在叶婉若的提醒下,叶玉山收回了心神。怔怔的看了眼叶婉若,眼中满是慈爱,缓声说道。

    看着叶玉山提步走向靠墙的书架,叶婉若连忙提步跟了上去,心中好奇着叶玉山这么着急来找自己,难道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书?

    只见叶玉山转动了书架中间摆放着的金麒麟,随之而来便听到‘呼隆’石门转动的声音。紧随其后,便看到原本整齐的书架中间,被缓缓拉开,里面露出一个石门,也正在打开。

    难道这就是电视剧中所传说的密室?

    虽然不知道叶玉山此举为何?但叶婉若的中心却暗暗有些向往与澎湃。

    “小心脚下!”

    叶玉山转身朝着叶婉若提示着,便一马当先的先迈了进去。

    随着两人消失在石门处,书架也回归了原本的位置,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一般。

    密室里甬长的通道,一眼望不到边际。叶玉山拿出火折子,将密室通道两边的烛台点燃,一边与叶婉若耐心的讲解着:

    “这府邸是你母亲在世时,先皇命人给你母亲打造的,据说里面的设计都是先皇亲自执笔设计的。你母亲天性纯良,就算在先皇的一众儿女中也甚是耀眼夺目,精于诗词歌赋,也深得先皇喜爱。

    你别小看了这密室,里面可是别有洞天。这条通道打开机关,便直接可以通往城外。

    每朝每代都少不了一些谋权篡位的忤逆之徒,先皇此番设计更是为了保全了你母亲的皇世血脉。这里有很多机关,所以你要记住这里的一切,稍有不慎,都可能会让人在这里丧命。

    因为巧妙的设计,也不怕有外人闯入进来,不了解的人,只以为是普通的通道而已,并不若人注目。”

    虽然叶婉若完全对这位羲和公主没有什么印象,却是别有一番好感。

    电视剧中的公主好像不是古灵精怪就是蛮横无理,可自己名义上的这位母亲却不一样。

    单凭老百姓的口碑,先皇的手笔,便足以见得这位羲和公主是多么受人爱戴?  走着走着,叶玉山突然在一石拱门前站定,用手拧动了门旁的灯台。原本通道的墙壁上再次出现了一个石门,叶玉山再次转身朝着叶婉若示意下,走了进去。

    面前出现一个开阔的场地,与之不同的是,里面金碧辉煌的皇家风格,一览无遗。

    更让叶婉若惊讶的是,里面挂着的随处可见的人物丹青。画里面的女子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但那温柔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画里面的女子或独倚长椅,或倚额沉思,或遮面娇笑,每一张都是娇美无匹、不可逼视。

    不用猜想,叶婉若便知道面前的女子正是自己素未谋面的母亲--羲和公主。

    叶婉若简直不敢想像,叶玉山对羲和公主究竟是怎样的爱意,居然在人过世后,还能这样为其洁身自好,视这些丹青为珍宝?

    “我娘真是个绝世佳人,怪不得让爹爹不能忘却!”

    叶婉若一边环视着密室内的场景,一边发自内心的感叹着。

    “你娘在世的时候,我常说她是仙界遗落的天使,在我心里没有哪个女人能比得过你娘。可惜,你娘却红颜薄命,留下我们父女两人。婉若,你简直像极了年轻时的你娘。不仅是那一汪秋水眸光,还有天性的善良。

    虽然过去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但你娘却是爱极了你的。直到你娘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还一直在念叨着你的名字。

    你娘在世的时候曾说过,我们的婉若未来一定不要嫁给皇子,哪怕你喜欢一个平民百姓,依公主府的资本都可以让你一生享尽荣华。

    婉若,你是爹娘生命的延续,所以爹希望你的未来是快乐的,不想看着你成为皇室争权夺利的牺牲品。就像景曜说的那样,有爹在,爹定当护你一世周全,只怕此时的公主府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

    当年,先皇为了疼爱的女儿不受到谋权篡位的干扰,将南秦国的兵权交到我的手中。我也为此立下誓愿,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兵权自当不落入奸人之手,誓死保卫皇家不受到侵害。

    虽然先皇突然暴毙,新皇继位,也并未夺了我的兵权。这些年,我不露锋芒,谨言慎行,不参与到任何一方的皇权争夺中,就是为了履行当初的承诺。

    南秦皇如今已经到了知命之年,随着太子的无能,各皇子都处于蠢蠢欲动之中。昨天你所经历的刺杀,一定不是偶然。所以爹告诉你,是想让你学会自保。

    南秦皇虽疼爱你,但同时他也是一国之君,或许南秦皇会看在与你娘的往日兄妹情分上,不会为难你,但前提是你没有影响到皇族的威严。所以婉若,如今的局势,你也要避免与任何一位皇子有所牵连。

    往往他们的示好,其实在意的是你背后公主府的势力与兵权。千万不要被假象所迷惑,你娘已经不在了,爹不能再失去你....”

    叶玉山此时只是在表达着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疼爱与期望,字字句句中表露出的担心与忧虑,让叶婉若为之感动。

    可也让叶婉若烦心的是,本想畅快肆意的做个吃喝玩乐的大小姐,随时准备着老天哪天开恩,将自己送回自己的时代。

    此时听到叶玉山的话,才知道原来自己早已危机四伏,别说吃喝玩乐,哪怕想要独善其身都是难上加难的事情,不禁也觉得一阵烦闷....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