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寻声望去,一楼特别搭建的舞台上,走上来一位相貌平平的小老头。

    叶婉若知道,这人便是大家赞不绝口的谈天。

    之所说用相貌平平这个成语,是因为即使走在大街上,你可能都不会注意到对方有什么不同之处。

    就像电视剧里看到的道士那般,只见他留着仙风道骨的胡须,穿着一身宽大的墨色道袍,头发高高的被一根木质发簪固定在头顶。

    以往这种道士似乎都是坑蒙拐骗、无恶不作的主儿,叶婉若开始怀疑自己来到这里是否正确的?

    可是,既来之则安之,叶婉若到想听听,他有什么本领可以深得老百姓的喜爱?

    店小二恭敬的送上了一壶西湖龙井便退了下去,台下也随之缓声响起温润的声音:

    “今日与各位小友再次在这里相遇,是老朽与各位小友的缘分,谢谢各位小友来捧场。即使不相信老朽也没关系,既然来到这里就当作一个笑话来听,也算是缘分使然。”

    不知道为什么,叶婉若总觉得那叫做谈天的人,眸光有意无意的朝着自己的方向瞟过来。

    难道他有视透功能,会洞察人心?摇了摇头,叶婉若很快便被自己的想法吓到,那些只有在小说中才可能出现的特异功能,怎么可能真的在普通人的身上出现?

    不给叶婉若神游的机会,舞台上的谈天,再次沉稳的开口:

    “老朽游历人间一年余载,四处为家。今日总算又回到了这里。在此,谈天就给大家讲讲这一年来通过游历而得知四国之间的关系。

    作为南秦国的黎民百姓,当然肩负着荣誉与共的使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不用我多说,大家可以广泛了解一下。话说一百年前....”

    事经一个时辰的听书过程,叶婉若已经完全投入了其中。直到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叶婉若才从震惊中醒悟过来。

    此时的叶婉若终于理解了为什么谈天会如此受人喜欢。

    诙谐幽默的语句像是赋予了思想的翅膀,可以直接摄入人的心魂。

    这一个时辰就像被上紧了发条一般,滔滔不绝却也不知疲倦。抑扬顿挫的语调,或慷慨激昂,或婉转低回。

    侃侃而谈中透着言简意赅的寓意,让叶婉若深深被谈天独特的交流方式所吸引。

    当然,这一个时辰,让叶婉若也掌握了不少有用的讯息,也解开了叶婉若心中的迷惑。

    现在的四大国:南秦国、北海国、东越国、与西林国,其实还有另一个已经灭绝的国度叫做五洲国。

    当时皇帝荒淫无道、听信奸臣的谗言,视人命为草芥。百姓们常常食不果腹、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过着民不聊生的惨淡生活。民间有交好的五兄弟不忍看到众多流离失所的百姓,为了活命而背井离乡。

    便暗暗发誓哪怕倾其性命,也要改变眼前的状况。

    便有了传说中五兄弟一同打天下,广结天下英雄豪杰,相互扶持、互相帮忖、和舟共济的史记。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五兄弟悲天悯人之举得到了上天的垂怜,终于推翻了当朝的皇帝, 坐上了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位置。随之而来,便接连有了北海国、东越国、西林国、与五洲国。

    五国君王为百姓创造生财之道,群臣与君王一心为百姓谋福祉,也深受百姓爱戴。

    还有人将这五国君王的光辉史记,写成歌谣,广为流传。

    可就在这时,五洲国的君王--毕国,面对权利的诱惑,心生贪念。预其吞并其它四国,独自为大,一统天下。

    因为五兄弟有过命的交情,不曾想过会有人会违背当初的誓言,想独揽皇权。所以,并没有人会刻意对毕国存了防备之心。

    在毕国的精心准备下,围剿西林国、软硬兼施,还差点将西林国纳入囊中。

    幸亏西林国的地势救了西林国的黎民百姓,因为西林国四处环山,而且异常险峻,通入西林国只有一条官道,其它还正在承建之中。

    这西林国也算是易守难功的地势,当初楚杰选择了西林国,大概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终于坚持到东越国的兵力支持,才得以将五洲国的兵力围剿、歼灭。

    虽然都对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却也在五兄弟的心中深深划下了裂痕。

    一夜之间,五洲国倾覆,毕国也被软禁起来。最终毕国觉得愧对其他兄弟、无颜以待,在内心的煎熬下选择了自尽。

    从此以后,四国君王团结一致,同时达成盟约:世代子孙继位,不得有兵马纷争,永修百年之好。世代子孙吾必顺承,否则当受诅咒之惩。

    那个朝代,最大的罪过便是遭了天谴,在他们眼中,没有什么比诅咒更大的惩罚。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皇权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改变的不仅是各因的经济发展腾飞的状况,还有各自子孙那颗贪婪以及永无止境的心。

    子孙们无法理解父辈们当年一同打拼天下、浴血奋战、情同手足的心情。

    有的只是得到更大权利的野心!

    如今的四国,看似和平,实则暗流涌动。

    南秦国因为是发展经济强国,自诩为皇,要求由其余三国每年进供本国的稀有物种,也算是表示归顺与和平。而因为这些年南秦国的迅猛发展,其余三国已经不能与之抗衡,便应承了下来。

    世袭到本朝南秦皇--尉迟启的手中,已经是第四代了,虽然世代新皇继位,都会将当年四兄弟亲笔画押的盟约传承下来。

    可是具体能坚持到哪任皇帝,重现会狼烟四起、硝烟战争,是谁也无法预料得到的。

    当初叶婉若也对这现状迷惑不解:按说以南秦皇强盛的国力,想要吞并其它三国,只要稍施以兵法,便是分分钟可以搞定的事情。

    为什么迟迟没有动手的原因,直到今天,叶婉若才搞清楚。

    如今的南秦国,不同于文景之治与乾隆盛世。

    南秦国更注重律法创新与行政改革,以分其军、政、财三权。使任何一人都无法独揽大权。相互制约、相互监督。更因为世代南秦皇合理的管理下,与南秦国优越的地理位置。

    现在的南秦国也算是经济繁荣、国泰民安了。

    只是公主府独揽兵权的盛况却是意外之举,当初如若不是先皇疼爱羲和公主,也不会有如今的状况发生。

    好在叶玉山对羲和公主一往情深,一心效忠南秦国,并未有任何妄念。这也是保证了南秦皇稳定发展的因素之一!

    听书结束,叶婉若才感觉到今天的自己不虚此行,不但解开了心底的迷惑,还碰到这样学富五车、博览古今的谈天。

    想到自己之前对谈天的误解,叶婉若还真是有些汗颜。

    叫来店小二,结了帐,叶婉若便抬步朝着楼下走去,准备离开。

    只是刚走到门口,不远处传来阻止的声音:

    “这位公子请留步!”

    叶婉若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还是个女儿身,并没有留下,继续随着人流朝着门口离开。

    可是身后的那声呼唤声并没有放弃,还依旧谦逊有礼的呼唤着:

    “这位公子,穿冰蓝色长袍的那位公子请留步!”

    垂下头,扫了眼自己身上衣服颜色,叶婉若这才意识到,原来是在叫自己。

    可是自己初来乍到这个朝代,连自己认识的人都少,这人叫自己寓意何为?

    第一时间提高警惕,思绪快速的运转着。

    就在叶婉若停下脚步神游的片刻,呼唤叶婉若的那位青年男子已经赶了上来,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将叶婉若带到一边。

    叶婉若这才留意起眼前的人,这是自己来到这个朝代后,看到的男子所截然不同的风格。

    一拢红衣,玄纹云袖,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嗔视有情、天然风韵、尽在眉梢。

    如若不是他的头顶梳着男人的发髻,同样被一支玉簪高高的束起,叶婉若简直要相信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个风情万种的女子。接触到叶婉若惊艳的神色,男子的面色上划过一丝不满。

    虽然知道自己长得很妖艳,可是他却最讨厌别人用这样的神色打量自己。

    还以为老头子让自己找的人,会有什么不同之处,却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原本对叶婉若所有的好印象与好奇心,都在此时尽数土崩瓦解。

    刚刚还柔媚似水的眸光也暗藏了些许凛冽!

    “很美吗?”

    从男子红润的唇边响起邪魅的声音,兰花指拈着一缕发丝在鼻翼下划过,还真是摇曳生姿。

    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即将发怒的征兆。

    听到男子的声音,叶婉若这才转过神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是又立即意识到了不对劲,连忙歉意的摆手: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抱歉!”

    显然没有想到叶婉若会是这样一副神色,男子诧异的看向叶婉若,似乎是发现了她的与众不同。

    当然,两个人生长的年代不同,所接受到的教育模式也是不一样的。

    在叶婉若的21世纪,抱歉只是表达自己的歉意而已;但在这里,却仿佛被理解成了另一种示弱的表现。

    男子将手中的那一缕发丝放下,眼睛微眯,嘴角却换上了感兴趣的笑意。

    “这位公子,我家老头子请你过去喝茶,请随我来吧!”

    “我想我并不认识你家老爷,你一定是认错人了!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不得不承认,叶玉山昨天的一席话,让叶婉若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意识。

    自知事情并没有喝茶那么简单,叶婉若生怕中了别人的圈套,故作镇定的回答着,而后转身想要离开。

    谁知,那男子本应该被叶婉若甩在身后的,却如鬼魅一般重新出现在叶婉若的面前,好脾气的提醒着:

    “这位公子,我家老头子并没有恶意,只是觉得与你有缘,想要结识一下而已。

    但在我身后左手边方向,却有个衣着粗布衣衫的武夫已经盯着你半天了,公子确定要自投罗网?....”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