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谈天的话就像是一记重磅,敲打在叶婉若的内心。

    姑娘?非同凡人所相提并论?自己是女儿身不难分辨,可另一句话的意思,难道谈天知道了自己并不属于这里,而是来自于未来的21世纪?这其中的重要性,叶婉若已经不敢再想下去。

    在这个封建、闭塞的朝代,有着保守的思想,穿越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岂不是跟见了鬼一般?

    如果有人和自己说这么离奇的事情,自己也会将他当作精神病来看待。若不是亲身经历,谁会相信这样离奇的事?

    叶婉若越是这般想着,心中也越加的忐忑不安起来,可表面却一直镇定自如。

    恐怕这件事如果发生在自己生活的21世纪,早就被抓去用于科学实践去了!

    谈天当然一直在小心关察着叶婉若的神色,却没有看到她的惊慌失措,只见她淡然的朝着谈天抿唇微笑,一脸不解的回答着:

    “这位老伯,恐怕您认错人了吧?我就是土生土长的京都人,很普通,没有什么不同,老伯谬赞了!如果老伯没别的事,我就先离开了。”

    叶婉若淡然的朝着谈天略施一礼,转身便要朝着外面离开。

    “丫头,老夫并没有恶意,你大可不必这样担心。你想走,老夫不拦着你,但请听老夫一言:姑娘你清微淡远、心思通透,虽然如此,你却无时无刻不置于是非之中,无法逃避与躲闪。老夫是想帮你!”

    身后的谈天似乎与之前那个在仁德茶楼口若悬河的谈天与众不同,嘶哑的声音中透着看破世间凡尘的沧桑感。

    叶婉若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却隐约觉得可以听得懂他极度压抑的情愫。是悲切、是无奈、是直达心底的感叹。尽管如此,叶婉若依旧感觉到自己前面的这个人危险极了,让她想要逃离。

    可就算离开,自己真的会如愿吗?

    叶婉若幽幽的转过身,看着软榻边那个略显苍老的身影,缓缓问道:

    “老伯到底是什么人?难道老伯已经强大到可以随意改变人的宿命了吗?依我看,未必吧?”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老儿--谈天。要问老夫有什么过人之处,那便是熟知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之术,可窥视天机、预知命数。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助你,而你也恰巧需要我的能力。

    老夫现在也只是凡人而已,多年不再接见外客,如若不是与小友一见如故,也不会浪费自己的寿年来与你结识。

    要知道古往今来,多少人被迫成为争夺皇权的利器,难道丫头你不想摆脱眼前的一切吗?老夫不敢夸下海口一定会改变什么,但却还是想尽一丝绵薄之利,让丫头免遭命数轮回。”

    叶婉若是什么人?21世纪的新知识女性,在叶婉若看来,这也不过是迷信而已。

    虽然这谈天能够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还处于皇权争夺的核心之中,也算是有些道行。

    但叶婉若宁愿相信这是偶然,也不会相信这世上真的存在窥露天机的人。

    原本对谈天的好印象在此时已经消失殆尽,只是在听到谈天的话后,淡然却坚毅的回答着:

    “感谢老伯的好意,只是很不巧,我从来不相信这些。就算是命数注定,我也会牢牢的把握在自己的手中,哪怕有一天真的成为牺牲品,至少现在我也要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

    听到叶婉若的回答,谈天也不意外,而是悠闲的捋着胡须,点了点头:

    “早知你不会这样轻易相信,老夫也不怪你。老夫算到你月余后会有一劫,丫头要远离水域地界,不管丫头相信与否都要小心才是。而且,丫头早晚有一天会再来找老夫的,老夫不急,就在这里等你!但是,你出去后且不可透露老夫的身份。”

    “多谢老伯,告辞!”

    不管谈天与自己的这番谈话是出于什么目地,但叶婉若都能感觉得到此时的谈天对自己并没有恶意。

    略微施一礼,叶婉若便转身走了出去。

    远离水域地界吗?本小姐倒要看看哪来的劫难?

    叶婉若一边下定决心思量着,一边朝着原路走出院落。

    看着叶婉若离开,谈天一改刚刚沧桑且带着疲惫的病态,精神抖擞的站起身朝着自己所居住的床榻后面走去。

    有规律的敲了其中一块墙砖后,硕大的墙壁上瞬间便出现了一个密室的入口。

    谈天一路沿着台阶盘旋而下,沿路壁灯将谈天的脸照得通红。

    似乎是突然传来的灼热感,让谈天感觉到不舒服,不假思索的抬起手,烦燥的撕下脸上的人皮仿真面具,露出里面一半带有严重烧伤的面颊。

    大概是因为皮肤长期处于封闭的面具下的原因,另一半没有烧伤的脸上却是白皙细嫩的很。

    这样一半天使一半魔鬼的脸,在密室微弱灯光的映照下,让谈天看起来异常的狰狞。

    走下旋转石阶,便看到紧闭的石门上有一个巨大的阴阳太极图。

    门两侧立着两个面目凶恶的石像,那石像似人似兽,乍一看令人毛骨悚然。

    只见谈天熟悉的转动那石像的眼睛,就在打开里面密室门的那一刻,密室内出现慕寒娇小的身影以及两名只是身着轻莹薄纱的丰满女子。

    在接触到谈天走进去的身影,三人一致的朝着谈天恭敬的俯身行礼:

    “灵主!”

    谈天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坐到了最上方代表着权势与地位的交椅上。

    慕寒依旧恭敬的立于一侧,而那两名穿着薄纱的女人却娇笑着围上去,一左一右坐在了谈天的身侧。一人为谈天按摩着手臂,一人为谈天按摩着长腿,而谈天则一脸享受的闭上眼睛。

    看似和谐的一切,却被下方响起不合时宜的轻咳声所打断。

    凛冽的寒意从眼底升起,谈天随手一挥,一根细长钢针便随着一股无形的劲风没入慕寒的膝盖之中。

    如蚀骨一般的巨痛袭来,慕寒单膝跪地,小脸变得惨白,却是一声不吭的硬挺着,倔强的咬着唇瓣。

    看到慕寒如此这般神色,谈天眼中的寒气才尽数散去。饶有兴致的抿起唇瓣,淡然的抬起手,两名女子便离开原地,恭敬的守在一边。

    而谈天则慵懒的起身,一步一步的从台阶上走下去,还闲散的拍着手掌,仿佛是在为慕寒的行为喝彩:

    “真是有骨气啊,只可惜我需要的是能力,是结果,而不只是那分文不值的骨气。”

    只见谈天抬步来到慕寒的面前,食指弯曲将慕寒垂着的面颊抬了起来,让她与自己对视着,而谈天眼中的温柔却让慕寒有些慌乱:

    “寒,我不管你使用什么手段,一定要让离疏接受你留在他身边。这是命令,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无用的人我从来都不懂得怜惜,所以接下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浮灵宫未来的千秋大业就都寄托在你身上,希望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不然我怕我会亲手结束了你的性命!听懂了没有?”

    刚刚被谈天用钢针警告都不曾看到慕寒这副模样,此是在听完谈天的话后,满目通红,泪花隐现,令人好不心疼。

    “是....灵主!”

    慕寒强忍着痛意,缓缓吐出三个字。

    谈天似乎也被慕寒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所动容,满意的点了点头,伸出手,朝着慕寒做着邀请的动作。

    虽然痛意依旧存在,慕寒却像是不敢拒绝一般,一只手搭在了谈天的手上,强忍着痛意站起身。

    谈天硕大的衣袖在慕寒的膝盖位置一扫,膝盖上痛意顿时消失全无。

    只见他抚了抚慕寒的秀发,已不见刚刚眼中的寒意,满眼的柔情蜜意,可慕寒却不敢轻举妄动。

    “寒,我知道你为浮灵宫牺牲了很多。待成就千秋大业之时,你就是浮灵宫受人敬仰的少夫人,我是不会亏待你的!所以,不要让我失望!”

    耳边感受着来自谈天的气息,那令人沉沦的梦境以及低沉的声音,让慕寒为之沉醉。

    只是这样短暂的温柔,已经足以慕寒为之倾覆所有。直到慕寒踩着晕眩的脚步从密室里离开,慕寒才猛然从梦境中惊醒,两行清泪划过脸颊,却被她倔强的用手抹掉,毅然决然的离开。

    而从院落离开的叶婉若,一个人走出院落,按照自己的记忆中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可是叶婉若却高估了自己是个路痴的事实。

    七转八拐的长巷就像是迷宫一般,叶婉若试着走了几次依旧没有成功。

    就在叶婉若心灰意冷的时候,细微且极度压抑的喘息声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传来。

    此时焦急的叶婉若却将这声音当做了自己离开这里的救命稻草,放缓脚步朝着那声音的来源处靠近过去。

    那角落的位置是用来堆放杂物的位置,才刚刚靠近,叶婉若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

    越是靠近,叶婉若却是意识到这刺鼻的味道下隐藏了一股浓重的血腥气。

    当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时,叶婉若便停下了脚步。

    理智告诉她不能再继续走下去了,现在的局势对她来说已是多事之秋,如果再被不清不楚的事牵扯进去,那就算有一百张嘴也是说不清的。

    情况糟糕点,再遭到有心之人的利用,那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叶婉若说什么也不能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再说就算迷路自己慢慢找,也总会碰到过往行人。

    打定主意后,叶婉若原本靠近的脚步,转换了方向抬步离开。

    “救....救我....”

    一阵虚弱的声音传来,虽然极其细微,但还是传入叶婉若的耳中。

    你让我救你?我就救你?真当姑奶奶我是救世主呢?叶婉若一边在心中暗自菲薄着,一边加快了脚步离开。

    突然身后传来‘哗啦’的响声,叶婉若警觉的立刻转过身,便看到从废弃的杂物中,摇晃着站起来的黑衣男子。

    如若不是这一身黑色劲装,恐怕此人早已成个血葫芦一般了。

    那男子冷冽的眸光直射着对面而立的叶婉若,手中的长剑,不带丝毫感情的指向叶婉若,像是准备随时蓄势待发一般....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