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带着车夫来到卖油伞的店铺后,便看到男子坐在台阶上,依旧裹着那块带着异味的黑油布,正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当看到叶婉若的身影时,这才收敛起眼中布满的杀意。

    扶着男子上了马车,车夫便赶着马车朝着目的地而去。

    其实原本距离回春堂医馆也不远,可是男子此时异常的打扮,目标实在太大,而叶婉若也是第一次出来,路还认不全。大概是确定了叶婉若不能再逃跑,男子直到上了马车才放松了警惕。

    “你叫什么名字?”

    直到气喘吁吁的爬上了马车,男子这才想起问叶婉若的名字。

    “景远!”

    须臾,叶婉若才爱搭不理的吐出这两个字。

    是的,她希望自己的未来有着美好的远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身边总是存在着无法预知的危险。提到预知,又不得不让她想到谈天,那个奇怪的所谓知天命的老者。

    “景远....景远....”

    男子轻声呢喃了这两个字,声音却是越来越小。

    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导致的大脑严重缺氧,一路上男子一直处于昏睡的状态,叶婉若则是掀着车帘,用心记下路线。

    对于现在自己的处境,记不住路是件很麻烦的事,也是暗藏着无数危险的。

    直到车夫赶着的马车停下来,帘外响起车夫恭敬的声音:

    “这位公子,回春堂医馆已经到了!”

    叶婉若看到了还处于昏睡当中的男子一眼,不带有丝毫感情。

    自己第一天的京都之游也真是够刺激的,不是被人说有劫难,就是被人用长剑指着,好像随时都准备奔赴黄泉。

    好在没有出现什么差错,叶婉若收回眸光,抬步走了出去,清冷且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去叫里面的掌柜来抬人,他们会给你钱的!”

    车夫不敢耽误,连忙进去叫人。

    羲和公主虽然过世,却给叶婉若留下不少财富,保她一生无忧。

    可这并不代表叶婉若会做赔本的买卖,凭什么自己救人还要给他付车钱?

    果然如叶婉若所说,在看到男子后,他们不但给了车夫钱,还是货真价实的一块银锭子。这可乐坏了车夫,直接赶了马车回家去了。

    叶婉若闲散的走在回去的路上,一点也不好奇回春堂是什么地方。那男子点名要来这里,想来这里也不过是根据地之类的。现在自己都是自身不保,叶婉若也无瑕去好奇与自己无干的事情。

    突然感觉到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响声,叶婉若抬头望向那悬挂在当空中的太阳。

    想来平时在公主府这个时辰已经用过午膳了,今天却一直忙着救人,竟然都忘了填饱肚子!

    看向前面不远处,一座古色古香的二层小楼伫立在一旁,远远的便看到迎风飘扬的商铺旗帜。

    黄底红边上面是黑色的字体,写着三个醒目的大字‘醉梦楼’。

    这个朝代的字体看上去很像东汉时期的隶书,而恰巧的是叶婉若在大学课余时间学习的毛笔字也正是‘汉隶唐楷’。

    看着那酒楼的名字,叶婉若突然想到了辛弃疾的一首词: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诗人将自己的梦境写的酣畅淋漓,将爱国之心、忠君之念及之间自己的豪情壮志推向顶点。结句处却猛然跌落,在梦境与现实的强烈对照中,宣泄了壮志难酬的一腔悲愤。

    爱国之心,人皆有之,只是不知道这醉梦楼的掌柜是否也与辛弃疾有着同样的情怀?

    叶婉若忽然升出想要见一见这醉梦楼掌柜的想法,下意识的迈动步子朝着酒楼走过去。

    大概是人在饿的时候,警惕性会随着降低。

    叶婉若并没有注意到了自己身后一直小心谨慎尾随着的身影,当看到叶婉若走进了酒楼后,这才放飞了手中的白鸽,似乎是在给什么人传递讯息!

    才刚迈进醉梦楼,店小二肩头上搭着一块洁净的毛巾,急忙迎了上来:

    “这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叶婉若的眸光在走进酒楼的同时,将里面的环境看了个彻底。

    普通的木桌板凳一尘不染、窗明几净、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让叶婉若又平添了几分好感。

    找了一靠窗位置坐了下来,而后不急不缓的朝着店小二说道:

    “将你们店里的特色小菜上来四道,再来一壶好茶!谢谢!”

    店小二看着叶婉若气度不凡,说话也是谦逊有礼,意识到叶婉若一定是大户人家的公子,不敢怠慢,一边应承着,连忙退了下去。

    这条街应该是属于偏街,过往的行人明显少了很多。

    在窗子的对面有个捏泥人的老头,身边围着一群兴奋的孩子,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看在叶婉若的眼中也别有一番景致。

    醉梦楼的菜上得很快,菜码不大却也是色香味俱全,陡然间令叶婉若胃口大增。

    一份白切鸡、一份松鼠鱼、还有三色炒虾仁和叶婉若钟爱的油爆虾。

    趁着店小二上菜之时,叶婉若借此机会与店小二攀谈着:

    “小二哥,你们掌柜在吗?看到这酒楼的名字很是新奇,我想问问掌柜这醉梦楼的得来。”

    似乎是思乡心切,仿佛如若能找到与自己产生共鸣的人,恐怕也算是知已难求!

    只见那店小二一边上菜,一边歉意的答道:

    “客官有所不知,我们家掌柜是生意人,游历四海,一年也来不了几回。但说到这醉梦楼的得来,小的却是略知一二的。听我们家掌柜的说,有一天他醉酒之后做了个非常奇怪的梦。

    梦中有个醉酒仙子出现,他们在梦中饮酒对诗好不快哉,后来,掌柜便索性将这酒楼取名为醉梦楼。”

    店小二的回答让叶婉若难免有些失望,如若不是这掌柜有意隐瞒自己的本意,那就是这掌柜也不过是泛泛之辈而已。

    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这醉梦楼菜品的口感却是令叶婉若赞不绝口。

    大快朵颐的将面前的菜都吃得干净,叶婉若这才满足的摸了摸肚子。

    叫来店小二准备结账,叶婉若摸索着去袖袋里取银子,这才发现自己的钱袋居然不见了。

    思来想去,叶婉若这才想起在雇马车的路上,好像有个男子撞了自己一下,难道就是在那个时候?

    叶婉若暗骂自己真是个笨蛋,这下可是闹出笑话了!

    如果放在科技发达的21世纪,一个电话打过去,就会有人来给自己送钱了。可是自己这身打扮又不能暴露,要怎么样才能让店小二发现自己不是吃霸王餐的人?

    大概那店小二也察觉到了叶婉若拿不出钱来,神色中从刚刚的恭敬变为不耐烦的探究。

    而叶婉若两边的袖袋都已经找了个遍,更加确认自己的钱袋被偷了。

    “这位小哥,我钱袋被人偷了,您看能否这样?如若您相信我,我给您打个欠条,明天我一定遣人送来,好吗?”

    叶婉若无可奈何之下,只得与店小二商量着。

    那店小二听到叶婉若的话,当时便翻了脸,哪还有刚才客气的模样?横眉怒目的瞪着叶婉若,嘲讽的苛责道:

    “没钱?没钱你来这里做什么?看你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还想着吃霸王餐?

    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醉梦楼是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吗?亏了我刚才还对你十万分恭敬呢!我呸....”

    那店小二一边怒吼着,一脚还踩在叶婉若对面的长凳上,如泼皮无赖般与叶婉若对峙着。

    原本叶婉若钱袋丢失,没有钱付帐已经觉得很抱歉了。

    此时因为店小二刻意喧嚷的嗓音,让在用膳的其它桌客人也都放下筷子,目不转睛的朝着叶婉若这边看过来。叶婉若从来没有觉得这样丢脸过,更让她气愤的是店小二对她的态度。

    只见她腾的一下站起身,右手掌用力的拍了下木桌,刻意压低声音:

    “你这小哥怎么这么说话?我只是丢了钱袋,你又何必这样咄咄逼人?再说,我都说明天给你送来了,你还有什么信不过的?”

    “明天给我送来?你可别开玩笑了,这醉梦楼里以前也没少见你这样的客人,都说明天送来,之后干脆见不到人影儿。你这套都是别人玩剩下的了,也没有点花样儿出来,相信你才有鬼了呢!

    我们醉梦楼不成文的规矩:既然有胆量敢来我们醉梦楼吃霸王餐,总要留下点什么,不然下次说不定你还要去祸害别人家。”

    听到店小二正义凛然的话,叶婉若也是醉了,看来自己赶得还真不是时候。

    看来赊账这条路是行不通了,虽然心里慌得不行,可脑海里还是快速的运转着,想要找到自保的方法。

    “这样的人抓住就应该严惩....”

    “是啊,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吃霸王餐?就应该剁了他的手,让他长长记性!”

    “依我看,他这一身打扮不像是这样的人啊?”

    “你这小小的年纪懂什么?越是读书人,心眼儿越多,俺娘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大概是叶婉若的行为真的引起了全民共愤,其它桌的人也都围了上来,对着叶婉若的行为不停的指指点点着。

    叶婉若垂首着眼睑,面色却因此涨得通红。这些人的行为正是让店小二找到了依仗一般,眼中嚣张的神色更加盛气凌人了起来。

    只见那店小二拍了拍手,从后厨走出来两名五大三粗的伙夫,手中提着锃亮的菜刀,均是一副豹头环眼、威严凶狠的模样。

    两人高大肥胖的身体,还留着一脸的络腮胡,径直朝着叶婉若走来。

    刚刚围观的人群自觉让到一边,仿佛生怕会溅他们一身血似的。

    “剁下他一根手指,让他长长记性,看他还敢不敢来我们醉梦楼闹事?”

    店小二颐指气使的指挥着那两名粗使汉子,只见他们一人上前按住叶婉若的手,一人举起刀便要跺了下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