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婉若的手被那粗壮的男子死死的抵在木桌上,脸色也跟着变得惨白,任她怎样都动弹不得!

    最重要的是那男子身上散发出来恶心的狐臭味儿,让叶婉若直反胃。感觉似乎自己刚吃进去的饭,都在随着胃里的翻滚想要吐出来....

    “哎....真是可惜这白嫩的手了!”

    “可不是嘛,好好的非得学人家吃霸王餐....”

    “对,就应该剁下他的手指....”

    “惩罚他吃霸王餐,惩罚他....”

    不知道是谁最先在围观的人群中率先感叹,接下来便是围观百姓们一呼百应、众星捧月的附和声音。

    这样的情况叶婉若完全没有想到,没有人上来阻止也就算了,反而看热闹的围观人,都为店小二的行为而拍手叫好。

    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环境,让这些人连最起码的同情心都丧失了。

    想起在21世纪,受大环境的影响,人们怕惹火烧身,习惯了冷漠,对任何事都置之不理。而眼前的情况,叶婉若也只能说他们是文化教育没有普及的结果。

    从而让这些朴实的老百姓因为缺乏主见而习惯于随声附和、亦步亦趋。

    “小哥,我头上的这发簪还值几个钱,刚好能够抵这一顿饭钱,怎么样?”

    看着周围人男女不一的打扮,叶婉若突然想起自己的装束,那根玉簪子也是价格不菲的,别说抵这一顿饭钱,就是买下这小店也是富富有余。

    现下,叶婉若只希望面前这店小二是个识得玉器之人。

    听到叶婉若急切的声音以及那带着希冀的眸光,店小二故意装作不经意的从叶婉若的发髻上扫过。

    似乎是发现了叶婉若所言不假,二话不说的从叶婉若的发髻上一把夺下发簪。

    只见店小二先是用心仔细摸索着,而后又将玉朝向窗口的光明处,反复看了又看,这才小心翼翼的贴身放在自己的胸口处。

    那宝贝的模样,叶婉若只需看一眼便知道他是个懂得鉴赏玉器之人。因为店小二所做的两个步骤都是识得玉器的人,在分辨玉的真假时才会做出来的举措。

    就在叶婉若以为自己即将会被释放时,却没想到那店小二的眸光中闪过一丝精光,接着不屑的说道:

    “谁知道你这是不是假的?还想拿来骗我?我才不会上当!动手!”

    这店小二明显是想将对这玉簪独擅其美,一方面既不愿承认这玉簪的价值,一方面又想霸占玉簪而惩办了叶婉若。

    叶婉若突然有种进了黑店的感觉,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就在店小二一声令下,另一名壮汉将手中的菜刀举起,眼看着便要落在叶婉若的手指上。

    没有了退路的叶婉若也不忍看到自己失去手指的画面,只得闭上眼睛,将头撇向一边。

    “哎呦....”

    并没有臆想中的痛感,可却在耳边清晰的传来一声惊呼,而这声音似乎还很耳熟。

    叶婉若连忙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位俊秀的男子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一只手掌压在店小二的肩膀上。

    虽然看似没有用力,可那店小二的脸上却清晰的呈现出痛意,更让叶婉若诧异的是:

    自己的手之所以没有受到伤害,完全是因为男子另一手中的玉扇,刚好间隔在了粗壮男子的刀与自己的手指之间,此时正僵持不下。

    面前的男子相比那粗使汉子的身材,显得有些单薄。

    但那男子却如此不痛不痒的一只手便阻隔了他的动作,如此看来这男子如若不是内功深厚,腕力也是非常大的。

    再看他抓住店小二的动作以及熟练的手法,看来也是长年习武之人,这点倒是与他俊秀的外表不太相称。

    “原来这是家黑店啊?霸占了这位兄台的玉簪,还要剁人家的手指。青天白日的,还真是没有王法了!来人,去报官!”

    环视了整个醉梦楼的整体布局后,俊秀男子这才闲散的说出的这一番话来。

    每一个动作都掩饰不住那股高贵与优雅气质,但字字句句都透露出不可忽视的威严。

    “是,公子!”

    俊秀男子身边跟着的随从,应声答着,便要朝外面走去。

    “别!小哥,千万别!这位公子,误会,误会啊....是他想吃霸王餐,所以我才这么做的,也是怕他再去霍乱别家!我也就是吓唬吓唬他,哪敢真的剁他手指啊,这位公子,您真的误会了!”

    店小二听到陌生男子的话后,连忙赔着笑脸,朝着两名粗使汉子使了个眼色,那两人便连忙拎刀小心翼翼的按原路返回。

    俊秀男子带来的随从在听到店小二的话后,眸光转向他的主子,得到他的示意后,这才重新守到俊秀男子的身边。

    获得自由的叶婉若也连忙起身,松驰着自己一直被紧握着的手腕。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也不闲着,趁着这个时间,仔细打量起这位见义勇为的‘侠客’。

    只见他一身乌金云绣衫,手中拿着碧绿玉扇,风流倜傥中又不缺失儒雅的气质。白皙的皮肤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微微向上扬起。

    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如朝露般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薄唇微抿。不知道为什么,叶婉若竟隐隐觉得他哪里看着有些面熟,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那男子似乎是感觉到了叶婉若目光的探寻,只是朝着叶婉若友好的笑了笑,转而又对店小二说道:

    “这么说你还是正义凛然,担心这位兄台出去祸国殃民了是吗?还吃霸王餐?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就算兄台的这身行装都可以抵好几顿饭钱了,说他吃霸王餐?”

    随着俊秀男子质疑的声音,还有肉眼看不到,所加重的力道,使那店小二又开始了如杀猪一般的嚎叫起来:

    “啊....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是小的错了,小的错了!小的再也不敢了!”

    听到店小二的回答,那陌生男子这才点了点头。哪怕威逼利诱又怎么样,至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不是吗?

    随之抓在他肩头的头也松缓开来,毫不留情的将那店小二一把甩了出去。

    “二位爷还想吃点什么,小的这就去准备!”

    店小二此时已顾不得自己丢落在地上时,身上所染上的灰尘。

    连滚带爬的起身,生怕惹怒的此人,再次恭敬的回到两人的桌前,将刚刚自己踩过的凳子用袖子擦个干净。

    而后献媚似站到一边,直到俊秀的男子坐下,店小二再次开口,小心的在一边伺候着。

    “这个你收着,一会儿再说我也是来吃霸王餐的,那我可是自投罗网来剁手指的。顺便麻烦这位小二哥,给我们上壶好茶!”

    俊秀男子虽然放过了店小二,却依旧对刚刚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犀利的言语时刻提醒着店小二过份的行径。

    听到俊秀男子的话,店小二诚惶诚恐的连忙躬身答道:

    “这位爷真是折煞小的了,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这就下去准备,二位爷稍等!”

    虽然如此说着,但店小二却是毫不客气的将俊秀男子放在桌面上的银锭子收好,便小心的准备退下去。

    “且慢!”

    就在店小二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那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店小二不得不再次赔上笑脸问道:

    “这位爷还有什么吩咐?”

    俊秀男子却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店小二,手心朝上摊在店小二的眼前,一双眼紧盯着他。

    虽然眉间带笑,可店小二却依旧感觉到了那眸光中射过来的冰冷寒霜。

    难道是后悔了给自己银子?店小二在心中质疑着俊秀男子此动作的寓意。

    最后还是俊秀男子终于无法忍受他的榆木脑袋,不耐烦的指了指店小二胸口的位置。店小二恍然大悟,虽心有不甘,却还是恭敬的从胸口贴身的位置,取出那只价值连城的玉簪,双手放在俊秀男子的手心里。

    那贪婪的目光,似乎还在为不能将此玉簪占为已有,而感到懊恼。

    俊秀男子随意的朝着店小二一挥手,那店小二便没再做停留,连忙离开。

    只觉得一道春风迎面扑来,俊秀男子已经起身为叶婉若戴上了发簪。

    如此如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令叶婉若有些措不及防。

    倏地,叶婉若如梦初醒一般,连忙起身,双手合在胸前,朝着俊秀男子作揖道:

    “多谢兄台今天拔刀相助、仗义执言,才令小弟保全了手指。还请受小弟一拜!”

    俊秀男子也因为叶婉若的动作,不知如何是好,竟一时情急,也朝着对面的叶婉若作揖: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我与兄台也算是有缘之人,又何须放在心上?”

    两人相互客气,相互奉承着,再加上这滑稽的动作,令其他人再次将眸光纷纷转过来。

    略过众人的眼光,又看着眼前相互作揖的两人,彼此相视一笑,就仿佛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不曾有过一丝的尴尬。

    “在下景远,不知道兄台出身何处?今天已经给兄台添了不少麻烦,这垫付的银两,无论如何在下都是要送回的。”

    坐回椅子上,叶婉若率先开口。

    无论的是在21世纪,还是穿越到这个陌生的朝代,叶婉若都不喜欢欠了谁的!

    也正是因为叶婉若如此性格,让盛权眼中划过一抹暗淡的神色,语气中也夹杂着一抹疏离:

    “在下盛权,并不是京都人,我本是临淇人来京都科举考试,现还住在客栈里。兄台一看绝非是小户人家,盛权无意高攀,也只是举手之劳,真的无需如此客气!”

    “盛权兄真的是误会小弟了,小弟只不过....”

    听到叶婉若的解释,盛权的眼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急迫的将叶婉若的话打断:

    “既然兄台并无此意,我看兄台也是个读书人,不如明天随我去参加以文会友怎么样?”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