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随着老者的话落,便看到老者将自己左手边的绢帕掀起。

    应入众人眼帘内的是一方“石眼”纹端砚,整方砚台雕琢精致、材质圆润,最难得的是石纹的纹理好似一只眼睛,十分漂亮。

    这砚台也算得上是砚中之上品了,叶婉若学习过毛笔字,自然对砚台有过一些研究。

    叶婉若曾在教习书法的导师家,看到过类似眼前这端砚的砚台,第一眼便是喜欢的不得了。

    事后,叶婉若对弘惟俊提起过,没想到弘惟俊真的花了重金为自己买了一方上好的端砚,作为叶婉若二十三岁的生日礼物,为此叶婉若还兴奋了好一阵。

    砚台为“文房四宝”之首,自古文人皆好砚,而砚台本身又是集实用价值、艺术价值、收藏价值于一身。

    历代的文人墨客们对砚台也十分重视与喜爱,好在叶婉若之前也研究过一些,否则今天在这里便要显得孤陋寡闻了。

    砚台材料种类繁多,其中端砚、歙砚、洮河砚、澄泥砚被称为四大名砚。

    其中又以端砚为佳,端砚材质温润,石纹细腻,砚体以紫色为主,且不伤毛毫,因而被称为“群砚之首”。

    叶婉若还记得非常有趣的是:曾看到有一本书中记载,有一位对砚达到痴狂的文人--大书法家米芾。

    传闻米芾曾经寻获一方宝砚,竟然“抱眠三日”,虽有夸张之嫌,但依此却可以看出米芾对墨砚的痴迷喜爱可见斑。

    虽然对这样的场合没有什么兴趣,但对这方砚台,叶婉若却是喜欢的紧。众人接连发出的感叹声,也证明了叶婉若独道的眼光,这方砚台绝不是凡品。

    俗话说‘武人好剑、文人好砚’!叶婉若虽说不敢与古今闻名的诗圣、诗仙等相提并论,但却也算是整日与文字打交道。

    对于这砚台,叶婉若有种势在必得的士气。

    想到这里,叶婉若不禁对眼前这位老者的身份有些质疑,为什么如此平凡的院落,深居简出且看似平凡无奇的老者会有这样一方上好的砚台?

    身边的盛权似乎是看出了叶婉若眼中的不解,趁着众人将眸光聚集在砚台上时,贴进在叶婉若的耳边,轻声说着:

    “传闻,这位老者便是前朝的殿阁大学士--夏渊。据说,他是南秦国学识最广、最渊博的学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上京赶考的秀才来与先生请教,就是因为想要得到先生的真传。”

    原本叶婉若一开始,看到这一屋子的老学究与不断摇头晃脑的学者们,整个人都觉得怪怪的。

    如果不是一开始答应了盛权的要求,叶婉若说什么都不会来参加这种莫名其妙的场合。

    古往今来的值得学习的诗词数不胜数,却从来没听闻哪首诗词是在这种情况下突生出来的灵感。

    叶婉若甚至开始怀疑这样环境,到底能塑造出多少学识渊博的人?

    此时听到盛权的解释,叶婉若这才了然的点了点头。

    就在众人感叹间,前面正中间,便继续传来夏渊沉稳的声音:

    “接下来,要说今天的第一选题便是以荷花作诗,时间以一盏茶为限定,超出时间算作自动放弃。评定结果以大家的选票为准!”

    随着夏渊的声音落下,在场的每个人都收回了心神,低头颔首,每个人都作冥思苦想之状。

    就连盛权也拿起暗板上的羊毫笔在宣纸上来回写着什么,只是似乎写得并不满意,转眼间宣纸也被他揉弃了好几张,眉心好看的拧在一起,不断思索着。

    而叶婉若相对就清闲了很多,要说赞荷花的诗词,叶婉若可是熟知很多。

    但那些着名诗人的诗词,叶婉若也不敢拿来借鉴,万一有人知晓,被指证为抄袭可就算是出乖露丑了!

    再者盛权来京参加科举考试,肚子里的墨水自然是少不了的。再者,原本自己也只是陪衬而来,并不想太过引人注目。

    只是眼看着一盏茶的时间就快到了,而盛权却依旧交不出答卷。眼看着其余人正埋头记下自己创作的诗词,叶婉若心里也忍不住着急了起来。

    感觉到衣袖被人拉动着,叶婉若收回心神,不解的看向身边带着歉意的盛权。

    “景兄,真是抱歉,我知道你非常喜欢那方砚台,但我实在是尽力了。看来不能为你争取到了,还请景兄见谅!”

    传入耳中带着歉意的声音,还有盛权那愧疚的神色,反而让叶婉若有些于心不安。

    想到自己刚刚那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与此时盛权为了帮助自己得到那方砚台而尽力而为的行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时间也竟觉得自惭形愧起来。

    不敢再做停留,叶婉若拿过一旁的宣纸,腕下生风的握着羊毫笔,笔下龙腾虎跃间,已经在宣纸上落下了雄健洒脱的字体。

    此时的叶婉若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只有一面之缘的盛权都肯为了自己的喜好而竭尽全力,自己没有理由不去做最后的争取!

    可叶婉若却没有注意到,身边坐着的盛权早已被叶婉若这如行人流水般的动作以及惊人的气势看惊了眼。就在台中间的夏渊敲响了木桌旁的椭圆型铁钟之时,叶婉若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羊毫笔。

    只见宣纸上出现了一幅娟秀多姿的诗词,仔细看去笔势活泼、栩栩如生的笔锋中透着奔放与雄壮。

    随着夏渊的示意,四周围坐着的学者们,已经依次站起身,抑扬顿挫的朗声读出自己所创作出来的作品:

    “荷日用兮情无极,花萼楼前初种时。美七德兮天地清,景迟风慢暮春 情。”

    随着那学者的语句停止,而后走出自己的位置,将手中所记录下诗词的宣纸,双手恭敬的摆放在到夏渊面前的暗台上。

    第一位学者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后,下一位学者便立刻起身,朗朗诵来:

    “荷衣蓝缕闭柴门,塘东白日驻红雾。月落星微五鼓声,色照书窗透竹林。”

    每一位学者都重复着一样的顺序,叶婉若当然也不例外。

    原本叶婉若是想交给盛权,可盛权却是执拗的很,说什么都不肯抢占了叶婉若的智慧所得。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

    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

    《赠荷花》是唐代着名诗人李商隐所作的一首七言古诗。

    诗人通过此诗展现出摘花的人们常常取其花而抛其叶,看似爱花,却不懂得花需绿叶衬的道理。

    对待荷花时,只有花叶兼顾,才能两两相互映衬。

    荷花的生长写出诗人对照着自己的身世,感慨际遇也投射在荷花的荣枯之中。

    叶婉若之所以选择了这首诗,也是对于李商隐这种渴求知已的心声达成共识。

    尤其是叶婉若身处异世,身边没有亲人与好友相伴,处在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朝代,以及自身危机四伏的现状,徒升孤独以及忐忑的心情。

    随着叶婉若的话音落下,围坐着的学者们都忍不住摇了摇头,就连夏渊也紧皱着的眉心。

    眼前的情形让叶婉若没由来的升起了紧张感,坚定的意念强烈支撑着自己,起身抬起沉稳的脚步朝着台前走去。

    当叶婉若将自己的作品摆放在夏渊的面前时,眸光接触到叶婉若笔墨横姿的笔体,以及美妙多姿的诗文。

    夏渊的眼中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但很快转瞬即逝、消失不见。

    “此诗何解?”

    不等叶婉若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夏渊突然出声问向叶婉若,浑浊的眼中透着铮亮的精光,直射叶婉若的心底。

    虽然对于现状还没搞清楚,但叶婉若还是彬彬有礼的回答道:

    “回先生的话,以在下所见,世人对花和叶的说法不同,把花栽在美观的金盆中,却不管花叶让它落在土里变为尘土。只有荷花是红花绿叶相配,荷叶有卷有舒,荷花有开有合,衬托得那样完美自然。

    荷花与荷叶长期互相交映,当荷叶掉落,荷花凋谢之季,也是令人惋惜之时。在下是蝉不知雪、学识浅薄,纯属个人粗略所见,还请先生不要见笑!”

    叶婉若拱手朝着夏渊作揖,谦逊有礼的说法,让夏渊刚刚紧皱的眉心此时已经慢慢舒展开来。

    “小友可曾娶妻?”

    “未曾!”

    听到叶婉若的回答,夏渊点了点头,接着便又问出了这令叶婉若一头雾水的问题,却也坦白回答着。

    “此诗别具匠心之处便是,看似表述了花与叶的关系、荷花花叶相配、交相辉映的特殊之美感。实则是以荷花的花与叶的匹配,暗指天赐良缘之意,被小友渲染的十分美妙,自然却不失和谐。

    如若小友还未娶妻,可是暗中所指小友珍视情感,渴望得到知已的心理?老朽说的可符合小友的心意?”

    听到了夏渊的分析,叶婉若此时才真正相信了盛权所说的,此人乃是南秦国最聪明的慧者。

    叶婉若笑着朝着夏渊再次作揖回答着:

    “先生是慧智之人,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先生的眼睛!”

    尽管叶婉若是肺腑之言,便却也不缺少恭维之意。

    在叶婉若的话结束后,夏渊一手捋着下巴的胡须,哈哈的爽朗笑出声来。

    “小友目达耳通、疑悟绝伦,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能创作出一手好诗,字体也是刚柔并济,令老朽折服!老朽不会看错人,假以时日,小友定当大有作为!”

    “先生抬爱,景远愧不敢当!”

    听到夏渊的称赞,叶婉若连忙谦逊的拱手作揖,这一表现却令夏渊更是连连不断的点头表示欢喜。

    此时叶婉若只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便出尽了风头,颇得夏渊的喜爱,周围学者们眼中直射过来嫉妒的神色,简直要将叶婉若淹没。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