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渊这眉眼带笑的样子,让叶婉若这才长长的吁出一口气。刚刚看到众人的神色,还以为自己借鉴的事被揭穿。

    此时的叶婉若才算是真正舒缓了紧张的心神,安心落意下来。

    叶婉若并不知道,夏渊以往在众人前的形象,从来都没有这样和颜悦色过,而且对众人常常求全责备。

    尽管来到这里的人,无一不是为了给夏渊留下个好印象,想要得到夏渊的青睐,却也是屡屡受挫。

    对于夏渊所提出来的第一选题,最后的胜出者,相信众人已是有目共睹。虽然个别人心有不服,但却也在夏渊面前,不敢造次。

    随着叶婉若回到自己座位上,盛权友好的朝着叶婉若竖起了大拇指。

    叶婉若反而不好意思的挠挠了头,自己本是无心插柳之举,却没想到误得夏渊的赏识。更何况,叶婉若还是借鉴了古人的诗词,在现代也算是作弊了,自然对盛权觉得有些抱歉。

    接着台中间,再次响起了夏渊底气十足的声音:

    “今天能坐到这里的小友们,自是苦读诗书几十载,不仅为了能够考取功名,更是为了可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提高精神境界。

    在书中我们不仅可以体会到豪迈的气势,还可以感受到羞涩与怅然的酸楚,更让我们每一位学者都谨记我们每人应有的爱国的热忱之心。在浩荡的历史长河中,是我们这些所谓的文人用精神激起了朵朵浪花,甚至只需要徜徉其中,便可感同身受之。

    读书对我们带来的种种好处,相信各们也自有感受。曾有一位同修问过老巧,既然读书对我们如何重要,那是应该博览群书还是应该精益求精呢?

    接下来,我们的第二选题便是由我们在坐的小友们,自由发表谈论辩证,求证这个问题。现在开始,以半个时辰为基准!”

    要说现场作诗词可能不是个别人的强项,但说到读书,在座的诸位却是再有发言权不过。

    在这个通信闭塞的朝代,老百姓都忙着各自的温饱问题,虽然国泰民安,但因循守旧的保守思想让他们认为读书都是百无一用之功。

    所以,能像这些来京都考取功名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看他们之中的面容,或是天真稚嫩,或是历经沧桑,甚至从面相上看,有的年岁已经参加了几年科考,依旧没有考取任何功名;

    无论他们是否有着阅历的差距、年岁的差距、但叶婉若想,他们那颗想要以此摆脱穷困,为老百姓谋福祉的心都是一样的。

    一时间,叶婉若看向周围学者的眼中,多了些敬佩与万般无奈。

    眼看着众人显露出跃跃欲试的面色,都想将第一局所失掉的局势找回来。

    叶婉若深知这其中对自己而言,或许只是单纯的想要得到一方砚台那么简单。但对于这些学者来说,却是失去了一次人生的际遇。

    所以,接下来,叶婉若并不打算太过崭露头角。

    只见在叶婉若思绪之间,对面站起一位白色素袍的瘦弱公子,摇着手中的折扇,韵味十足的说道:

    “读书当然不仅是为了提高文化素质,陶冶情操,开阔视野。我爹还说过,博览群书还能使人拥有高深的学问,能言善辩,受人尊敬。所以我个人认为,博览群书理应高于一切!”

    还不等那瘦弱公子坐下,他对面站起身一位,相对魁梧的男子,粗犷的声音响起:

    “我反对这位兄台的话,博览群书也应该是多读一些有益的书。书是人知识的源泉,就好比,如果一个国度如是要失去了书的文化,那么就算它是个富丽繁华的国度,也迟早会遭受到灭亡与毁灭的威胁。

    反之如果一个国家终日只知道夺城池、扩领土,不懂得精益练兵的话,就算得到的城池与领土也会终有一日,被人夺了回去。所以,精益求精应该是博览群书的基础才是!”

    这时,坐在叶婉若对面的一位着深蓝缎锦长袍的男子并没有起身,而是挂着嘴角并不礼貌的笑意,打量着对面的叶婉若,大声肆意的说着:

    “只要是读书,总会有好处的!我说的对吗?这位兄台?”

    早在那男子一直紧盯着叶婉若时,叶婉若便已经从他的眸光中感觉到了不善。

    在那男子向叶婉若发难时,叶婉若早已与身边的盛权低声交待着什么。

    听到那男子嘲讽的神色后,叶婉若只是礼貌的笑了笑,盛权则是站起身,看着对面的男子说道:

    “于好书是有益处的,这点在座的兄台都能够明白。至于读书的益处来讲,大到能使人大彻大悟,痛改前非,走向光明之路。小也至少能教会我们认字识词,学会不同的写作手法。

    的确这些读书的益处无处不在,只是难道这些益处不是建立在精益求精的基础上吗?如果读书只是大致了解书的皮毛,只看表面,又怎么可能痛改前非、大彻大悟?”

    盛权的论证就连在台中央看着学者们辩论的夏渊也跟着不住的点头,只是那眸光流转间确是看向盛权身边的叶婉若。

    叶婉若只是泰然的嘴角带着微笑看着身边盛权的表现,并没有注意到夏渊对自己的关注,而这笑意在对面公子看来,却是异常刺眼。

    在这同时也让刚刚那位最先发难的公子,脸色变得更加暗沉。

    让他气愤的是,叶婉若本身并没有站出来应对也就算了,居然还告诉身边的人来反驳,这也算让那公子彻底失了颜面。

    只见那公子这次不甘心的站起身,不甘心望着叶婉若,眼中满是挑衅:

    “的确,读书自是要精,只有精才能找到自己专的方向。但反过来,书籍浩如烟海,不选择读也是不可能的。而是要建立在博览的基础上选择,只有博览群书,我们才会拥有正确的判断力,才能选择更好的读书方向。”

    大概是感受到了那位公子的不善,刚刚那位身材矫健的公子第一时间再次站起身:

    “那这位兄台所言的博览群书,是否也包括了朝廷里所明确勒令禁止的禁书呢?虽然里面内容不一样,但也应该算是博览群书内的吧?

    而且,现世有不少人也打着博览群书的旗号翻阅朝廷禁书。如果这样,就不是博览群书的问题了,而是个人素质的问题!这位兄台,您认为我说的对吗?”

    “你....”

    被这回答气急了的男子,站起身,伸出拾指,怒瞪着指向不远处那身材矫健的公子。一时语塞,竟回答不上来。

    “景远小友,对两种观点,你怎么看?”

    似乎是察觉出来此时的气氛中夹杂着烟火的气息,夏渊沉声阻止了两人的辩论。

    本以为这场辩论最终没有分出胜负,却没想到夏渊的眸光则是略过众人,看向了叶婉若。

    自是不想再出风头的叶婉若,在这时却被夏渊亲自点名,自知也是逃不过去,慢幽幽的站起身,刻意压低声音说道:

    “回先生的话,如果抛开此次论证不谈。景远认为读书本身,重要的不是知识的数量,而是知识的质量,有些人知道很多很多,但却不知道最有用的东西。

    正是验证了那句话--学贵精不贵博。知得十件而都不到地,不如知得一件却到地也。当然,景远这样说,自是没有偏袒任何一种言论。读书要博但须选择及要精,借用刚刚那位兄台的一句话:

    读书一定要精,只有精才能找到自己专的方向。但反过来,书籍浩如烟海,不选择读也是不可能的,也要在博览的基础上选择。

    有的兄台说读书要“博”,有的兄台则说读书要“精”。其实都不矛盾,正是验证了“学贵博”,“知贵精”。仔细想想这世上诸多事情本就是对立统一,却又相辅相成的。

    景远认为,先生之所以让我们如此论证,就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记住这其中相得益彰的关连。以上只是景远拙见,还请先生不要见笑!”

    “好!好!好!”

    夏渊一连说出三个好字,看向叶婉若的眸光中满是欣赏。

    叶婉若本不想争强好胜,对此夏渊提出来的问题,也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而依理解的随意说辞。

    只是先不说叶婉若的说法是否深得夏渊的心,只是对那发难公子的大度,也是令其他们学者们都不禁暗自夸赞着叶婉若的胸怀。

    听到夏渊的赞扬,台下的一众学者们都跟着毫不吝啬的点头,小声议论着!

    “以小友学富五车、卓尔不群的才华未来在朝廷内做个文官,定当出类拔萃,为当今皇上的重用。老朽倒是可以为小友引见,让小友去参加今年的科举考试,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夏渊好意,叶婉若备受感动。

    但这建议,叶婉若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同意的,景远的身份永远都只是叶婉若的希望而已,并不能示于人前。

    虽然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但自古以来女子不得干政也并不是特例。

    如果今天不慎重,迟早必定招来杀身之祸。

    何况自己这样特殊的身份,哪怕不参加科举,不进宫谋职,也是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何须再去以身犯险?

    思及于此,叶婉若连忙惶恐的躬身说道:

    “感念先生的好意,但景远志不在此,还请先生海涵!”

    听到叶婉若的回答,夏渊只是惋惜的叹了口气,捧起左手边的那方“石眼”纹端砚,缓步走到叶婉若面前:

    “正所谓人各有志,小友既如此通透,老朽也不再多言。今日小友的学识足以惊艳全场,这一方砚台理应赠于景远小友,希望来日有缘再与小友相聚。”

    双手接过夏渊手中的砚台,眼中尽现掩饰不住的喜爱,微微颔首:

    “多谢先生,景远自当小心保存、珍惜备至!”

    直到以文会友的活动结束,叶婉若依旧爱不释手的捧着手中的砚台不肯松手。

    夏渊老宅内,学者们都已散去。在书桌内,此时夏渊坐在上方,而盛权则站在一边,眼中尽现恭敬的神色....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